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六十八章 七韵梧桐2
    再回洞府之前,已不计其数的巫众跪拜与山前,篝火通明,连厚土部众的那名部落长老和蛊部的五彩衣女酋长也都闻讯赶来,纯是看热闹。

    玛雅刚刚小成,还没到能够出山的时候,尤其手下三千道巫还不到两成显现,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大事发生呢?

    但是,很快他们就知道阴皇要干嘛了。

    “火部风部齐动成鼎!”玛雅命令道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下面青红亮色衣装的部众开始雀跃舞动,一团天火无根而生,清风缭绕,盘旋火中,渐渐成形,竟然神似三足圆鼎。

    八卦之中,火风卦即为鼎卦,以规则而行,自然而然,显现真形亦不足为怪。

    玛雅见鼎成,把手中凤骨树心递给哼哈,两巫恭敬接过来,飞到青鼎之上,将凤骨树心以气旋,缓缓放入鼎中。

    “体骨双翼成人形之甲,风部同力,为其注命,凤喙为刃,雷部同心注命,上篆七孔,七韵全音。”

    玛雅一步步的指挥着众巫,结合千万人之巫力,以魄注命,用气锻器,这样成型之物,便如活体,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相和形。

    月圆初现为起,月上中天为终。

    气韵最强之时,玛雅以遁甲逆命之力,灌注气鼎之中。

    众心齐力,天人感应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,二五之数,天罡最浓之时,甲刃齐出,竟似要突破气鼎掣肘,飞遁九天、

    玛雅手掌一翻,以莹白之物现与手心,正是那烛九阴的第三眼,只是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这眼珠已经与玛雅手掌大小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玉掌轻拖,檀口轻喝:“镇!”

    烛九阴第三只眼瞬时飞出,由上而下,压在凤骨树心的刃甲之上,生生阻住那欲飞九天之势。

    风雷青光浓淡不一,渐渐收敛,蕴入骨中。那股飞天的意识也彻底泯然,玛雅一招手,烛九阴第三眼携着刃甲悬浮于玛雅眼前。

    玉手轻轻抚摸,感受那风雷之意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能在自己小成之时,锻造出这般宝贝,她已经很满足了,超出了自己的预想。

    众生都以为凤乃是火鸟,其实却不知,凤同风,是实实在在的风鸟,天道卦象六十四,其中有风火家人一卦,却说明了原委。

    风火本是一家人,凤能在火中涅盘重生,就在情理之间了。

    她自怀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葫芦,撑开自己的左手,看着那青葱般的无名指,没来由的笑出声来,倒是把下面万千巫部众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玛雅没搭理这帮巫众内心的惊讶,缓缓用心用意,在无名指尖,渗出了一滴鲜血。

    这滴血一出现,顿时芳香四溢,沁人心扉,满山生灵如醍醐灌顶,雀跃与内,臣服与体,跪拜皓月,祈祷阴皇。

    将玉瓶刃甲尽皆给了哼哈二将,无需言语,二巫已知任务所在,化为长风而去,眨眼间千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凤的阴魄之骨,九万年梧桐心的精纯阴力,加上我的一滴纯阴之血,云,这总可以阻止你成神了吧?我不要你画地为牢,我要你逍遥天地间,一定有更完美的存在......”

    云崖暖这段时间也是用心良苦,根本不睡觉了,全靠着打坐休息,时刻感受雷音之力,虽然一时之间还不能飞跃,但是熟能生巧,倒是能熟练把声音集散,攻击或探查。

    黎明将近,云崖暖突然心神一动,感受到那急速接近的气流,让他在静坐之中猛然惊醒,心讨:“莫不是流行砸下来了?”

    他急忙运转身形,想要躲避,但是声音传入神舍,让他发现,这来者是熟人,心里不由的惊喜,因为,他们是和玛雅一起离开的,如今,玛雅终于开始联系自己了吗?他高兴的对着天空来者欢呼。

    这俩青皮一来到甲板上,就面无表情的审视着云崖暖,俩巫不明白,阴皇咋对这小子这么好,费尽心力的弄个宝贝给他,到底哪好?

    云崖暖看到俩家伙太高兴了,混忘了人家不会说人语,拉着其中一个的胳膊,呼哈话痨的问道:

    “玛雅在哪?玛雅好吗?玛雅想我了吗?玛雅是让你们来找我的吗?玛雅知道戴安娜回mx国了吗?玛雅长高了吗?玛雅一定又发育了吧?玛雅...cNm!”

    一个青皮怪毫无预动就是一掌劈出,打在毫无防备的云崖暖脖子上,这小子只留下了一句脏话,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,玛雅在与前世阴皇结合之后,两世神海相容,她的巫可读神海之力,早就会说人语,只是这俩家伙实在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俩青皮怪,面面相觑,好一会,一起蹦出几个字来:“是脏话!”

    清风盘旋,缭绕云崖暖周身,片刻间,衣衫尽去,梧桐凤骨而成的刃甲悬浮而出,飘荡在云崖暖身体上方。

    俩青皮一起用巫力,压制梧桐骨甲下沉,紧贴云崖暖身体,弹开玉葫芦的盖子,一滴香血流出,浸与骨甲与皮肤之间。
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那滴血就化为生命的光华,遍布了梧桐凤骨和云崖暖的周身,光华收缩内敛,渐渐将两者镶嵌融合。

    骨骨相融,云崖暖在昏迷之中,进行着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日出时分,甲板上已经只有云崖暖沉睡在那里,梧桐凤骨不见踪影,倒是那把尺余的弯月短刀放在左心之上,那股来自纯阴香血的生命光华,在日出的一刹那,完全敛入刀内。

    晨风清扬,如女人的手,云崖暖在沉睡之中醒过来,混不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赤果果的躺在甲板上,随即想起昨晚两个熟人到访,还把自己打晕了。

    正迷惑间,突然发现自己未着寸缕,猛然心下惊骇非常,汗,大汗,大汗淋漓!那可是俩男的...

    任那豆大的汗珠子在额头淌进眼窝里,眨都没眨一下,尽量的平复心情,使劲的缩了缩pc肌,发现某处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还是不放心,轻轻探手与下,四指曲一指伸,小心探幽,一翻白眼,发现紧致如初,这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两个变态扒光了小爷作甚,又不占便宜,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,玛雅在千万里之外,借着草木,看到云崖暖醒来的一举一动,笑的捂着肚子,在花丛里滚了三圈,吓得万千巫众集体没吃早餐。

    安心下来之后,云崖暖才看到,一柄仅有尺余的弯刀,就在自己的身上,虽然短,但是刀体却很宽,上面似有雷纹,已经明了雷音之形的云崖暖,不仅心中一惊,因为这纹路,根本就是雷音的最原始形状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