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五章 撞船
   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    9527意念起,甲板上的金属在他脚下快速变形,向上裹了过来,眨眼间就把9527和癸水变异者包围密封在里面。

    9527手掌用力往边上一插,指尖触碰到金属壁,身体顺着那指尖大小的空间,透过癸水变异者,与外面的金属壁融合然后在外面析出。

    看着鹅蛋似的一个金属空球,9527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闭着眼睛听着里面癸水变异者撞击金属板的声音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自己的控制,这普通的金属板还真拦不住鬼水变异者的力量,但是自己在这里,那么这些金属板就像是狗皮膏药,牵不断,捅不破。

    手掌贴在金属蛋上,让金属壁变厚变小,压缩着里面的空间,直到里面的阻力让自己无法再改变金属蛋的体积。

    这才单手举着金属蛋,朝着船舱内部走进去,所遇到的普通活死人,都是一刀一个了事,如此径直来到厨房,看了看燃气罐还很充足。

    就把金属蛋往那灶台上一放,点着了火,站在一旁看着金属蛋越烧越热,而里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甚至金属蛋都在不断地变换着形状,要靠着自己对金属的控制力,维持金属蛋的完整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...两个小时...

    9527就这么安静的站在灶台边上,倾听着金属蛋里面的声音,就像小孩抓住蛐蛐,放在笼子里,贴着耳朵倾听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脸上没有厉色,甚至没有一丝杀气,平静而泰然,多了一丝玩味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一切安静了,金属蛋在蒸汽下,也变得大了好几圈,要不是9527时刻控制着,恐怕已经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安全第一!”

    这是9527脑子里对自己的告诫,不知道是曾经的记忆,还是塔克斯灌输进去的记忆。

    总之,他没有一丝好奇心,一点也没有打开金属蛋看看的意思,死了最好,大家省心,没死,那就在金属蛋里面饿死或者憋死吧,反正自己已经尽力不让他遭罪了。

    拎着还滚烫的金属蛋来到甲板边上,“嗖”的一下,把金属蛋扔进海里,海面激起一朵水蒸气,然后沉入水中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9527虽然是当初最完美的实验体,但是似乎塔克斯并不是很看重,因为他的心里只有魔,不是魔便是敌人,所以当初那句,玛雅归顺与他便“允许巫与之共生”,简直就是最大最大的善意了。

    这个不负责的博士,只留了一条毁灭所有电脑的指令,然后就撂挑子不管事了,留着一个没了记忆的9527在船上发傻。

    他知道逃命,思维敏捷,但是没了记忆,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能干啥,要去干嘛。

    坐在甲板上冥思苦想好一会,慢慢的捋出来一些原本的记忆,都是一些片段,就像一个卡碟的光盘,但是这些影像之中,有一张脸让他记忆深刻,虽然他不知道她的名字,但是,一看到这张脸,他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哥伦比,波哥大!”

    虽然不记得名字,但是却记得她的住址,甚至更多的讯息,既然自己想到她的脸会很高兴,那么就做自己高兴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用对金属的敏锐,探测这艘工程船是否损坏,对障碍位置进行修复,他的合金脑细胞之中,有着大量的机械讯息,修复这艘工程船,根本不在话下,要知道,这些知识,可是那些未知高等文明的机械知识,远超现代人类不知几远。

    开启自动驾驶,工程船顺水而行,朝着茫茫未知的前程而去。

    夕阳挂在天边,拖着半截圆脸还不肯下班,上至苍穹,下至船前万顷,白浅红乃至于深翠,幻化成几十色,一层层,一片片,一圈圈的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在这混沌十色的水平面下,并不是大海外表下的冷峻与安静,那深处的生命,比陆地上还要热闹喧嚣,云崖暖盘坐在甲板上,闭目感受着无色但是却鲜活的海内画面,感悟着生命的源泉。

    玛雅被称为阴皇,在最早的时候,也被称为风皇。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通晓万千规则的门路,但是最精修的,还是代表生命的木。

    风雷皆为木性。

    所以,她当初把云崖暖的体质,与风贴合,并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有着根本的原因,她希望云崖暖能够走出另外一条生命之路,哪怕像塔克斯一样的魔道,也比成为巫和画地为牢的神族要强。

    正沉浸在生命的美妙之中,突然远处目光之所不及处,一个小型的工程船正在向着自己的斜前方冲过去,靠着声呐的探索,他很轻易的判断出两者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凭借两者的速度,判断出他们将在二十分钟左右后撞到一处。

    云崖暖急忙走到船侧,张开嘴巴,向着远处仿似呐喊,但是在声音的唯一方向之外,却是一片安静。他利用对声音的控制,让自己嘴里喊出的声音尽可能的传出更远。

    “太远了,声音根本到不了那艘工程船!”

    云崖暖有些着急,他是不会开船的,完全靠着自动航行,他得看看对方船只上是否有完备的工作人员,如果有的话,那么到时候提醒一下,自然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和自己一样二,自己一个人开船出来漂洋过海,那就得想办法绕过去,否则一定撞到一起,不过貌似自己的船不会吃亏,因为自己的客轮非常强壮。

    “咦?对了,利用海水!”

    云崖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,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整个身体没入大海,学着海豚的方式,在水中发射出声呐,径直本着远处震颤而去。

    水是非常好的声音导体,一个水雷在海里爆炸,两万里外都能用声呐探测到,别说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多远,几十里水路罢了。

    声音在海水里的传播速度远远超过在空气之中,达到一千五百三十一米每秒,所以大概二十秒左右,他就收到了反射而回的声波,感受着那艘船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后,让他崩溃的事情来了,因为对方的船上的人,真的和自己一样二,真真的也是一个人,而且心比自己还大,正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云崖暖已经可以看到那艘船的船头甲板上,躺着一个二货,睡得正香,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撞到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这个距离差不多了!”云崖暖看了看,张嘴声呐,集中着声音冲向了对面船甲板上睡觉的人。

    “哥们儿,要撞上了,快醒醒!”

    9527睡得正香,突然耳边有人呼喊,敏锐的反应让他扑棱一下站了起来,双腿深弓,猫着腰,两手护在身前,眼睛狼一样左右一扫。

    “没人?嗯!好大的一艘船,这船不错!”

    左眼前出现一个半透明的虚拟屏幕,展现着那艘客轮的讯息,然后集光,看清楚了甲板上一哥们正对着自己的方向,手里拿着一块红布在那摇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