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十七章 向海鬼漓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?”云崖暖看着来人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先生!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台词!请问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打听消息!杀人!购买食物!找女人!租房子!只要你有硬通货,我都给您搞定!顺便介绍下自己,我叫威廉!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眼前的威廉,知道了这货的工作性质,这就是所谓的中介。

    “硬通货?都是些什么?”云崖暖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烟,酒,糖,巧克力为主,铁盒罐头,生米,也行,看您有什么了!”威廉嘴皮子溜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间房子,住四个人,有什么好介绍?”云崖暖淡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哟,那就要看您要求多高了,您看最便宜的是外围路口的帐篷,一晚上三根烟,您再看那边,结实点的石头窝棚,那个要五根烟一晚上,湖边的帐篷,海景房,十根烟,树屋空气好,视线棒,还免费提供望远镜服务,晚上很多诱惑可以偷窥哟,嘿嘿,当然也更贵!”

    威廉的模样极尽猥琐。

    “嗯,那面的房子没得租吗?”

    云崖暖扬了扬下巴,对着农庄原本的建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哟,那个您就别想了,那是咱们红石集中营的八大金刚和家属的住所,这一整片的绿洲,都是人家的。没看见吗?那门前写着呢,闲人不可靠近建筑五米之内。”威廉一脸艳羡的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得,那我还是住车上吧!”云崖暖看着那些小屋子,还不如自己的车宽敞舒服呢。

    “别介,停车也要停车费,除非您开外面去住,绿洲方圆十里之内,都是八大金刚的地盘,你到了这,那就得花钱。我劝你,还是租个窝棚,这样就不用交停车费了。咱这安全啊?你出去十公里外,被那些活死人和巨型昆虫吃了,上哪喊冤去?花钱免灾啊,哥哥!”

    威廉嘟噜一连串的连唬带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开出去住,这地方味儿不好,我还懒得待呢!”云崖暖一看租不到好房子,那他宁可连夜进拉斯维加城。

    那可是举世闻名的赌城,五星级宾馆到处都是,随便找个没塌方的住下来,也比这里舒服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别走,听我说,咱们谈谈别的生意,找女人怎么样?咱们这,找个女人,一般的也就五根烟,还能住一晚上,还免停车费,多划算啊!我给您介绍一个,漓!你过来!”

    威廉对着湖边一个帐篷喊了一声,片刻后,就见一个貌如天仙,唇红齿白,柳眉月弯的女人款款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腿虽然在裙下只露出一小节,但是看得出来,笔直矫健弹性好,臀不大,但是摆动起来甚是有韵味。微微低着头,一股子楚楚怜怜韵味。

    几步来到跟前,对着云崖暖微微含笑,也不说话,这算是给云崖暖看看货。

    云崖暖本来着急赶路去市区,但是周围的一些变化,却让他好奇的停住了脚步,因为他发现,这个漓一出现之后,或者说当威廉喊出漓的名字时,那些原本漠然的人,都抬起了头,向着自己这面看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仔细看了漓一眼,心下也不由赞叹,竟有如此惹人怜爱的女子,难怪可以吸引如此多的目光。

    威廉一看云崖暖停了下来,心讨有门,急忙吸了一口丹田气,准备开始舌绽莲花的推销,要知道,这单生意介绍成了,他能得到半根烟的提成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他说出话来,旁边走来一个人,身高也就一米七左右,眼皮耷拉着好像没睡醒,带着一个不算厚的近视镜,瘦了噶几的,好像一阵大风都能吹走。

    这一副典型网游宅男形相的人来到云崖暖这里,声音也和他的样子差不多,懒洋洋的,好像没吃饱饭似的,有气无力道:“别信威廉那个混蛋,这看着是娘们的货,特么是男的!”

    “嘎!”威廉运了一口气,正准备滔滔不绝,被来人一句话给憋回去,差点没呛死,弯下腰使劲的咳嗽,好半天上不来气。

    他没法说话,漓可不满意了,杏眼一瞪,眉毛一挑,对着那戴眼镜的宅男喊道:“向海,你特么什么意思,都是讨生活的,你来拆台?老娘不就弄了你五根烟,至于这么记仇吗!”

    “嘎!”云崖暖也呛着了,这声音太爷们了!

    似乎看到云崖暖吓到的模样,漓特不好意思的抛了一个媚眼,声音那叫一个清脆甜蜜:“先生,人家可男可女的啦!”说着,还一捂脸,加了句:“其实一样的啦!”

    他这话音刚落,云崖暖就看到向海的腮帮子往起鼓,那不是气得,那是恶心的,要吐了。

    威廉这个时候也缓过劲来了,就是声音有点漏气,说道:“先生,您听我说,我以为您好这一口,要不不能乱介绍,真女的咱这也有,我给您打个折,熟女四根烟,OK?”

    向海的脸上满是痛苦,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骨,对着云崖暖带着哭腔说道:“别听他的,确实熟了,都快烂了,六十八岁......”

    云崖暖默默的在包里抽出两根香烟,点着了,递给向海一根,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了句:“你...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向海刚抽了一口烟,一听这话,两道烟柱在鼻子里喷出来,对着云崖暖撕心裂肺道:“节什么哀顺什么变,你别胡说啊,我什么都没做,真的!我只是被骗了几根烟而已,而已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!那什么,我先走了哈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看,自己这什么运道,碰到的人不靠谱也就算了,这特么怎么精神都好像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他这一转身告辞要走,向海一把抓住他的手,云崖暖禁不住回头,看着向海一脑门子问号,结果对视两秒,这货来了句:“真的什么都没做!”

    云崖暖:“啊?啊!哦。”

    向海怒发冲冠,有撕心裂肺了:“为什么,为什么都不相信我!”话音没落,突然一道寒光暴起,紧挨着威廉的脖子动脉过去,直奔漓的哽嗓咽喉刺过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寒冷无比,那不是冰的冷,不是气温,而是阴森。

    漓一身红裙,好像一团火,一下闪到远处,冷冷的看着向海,张嘴一字一吐道:“哼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向海一击不成,那冷冽的眼神一下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,衣服要死不死的模样,懒声道:“鬼漓,鬼漓,果然精似鬼,佩服,你是怎么看出来我要杀你?”

    漓脸上带着一股子阴森,但是偏偏笑的妖艳,回答道:“你的身上,我没看出破绽,但是,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威廉的脖子上喷出一腔热血,云崖暖看得清楚,在漓的裙子宽袖之中,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,刚刚说话拂袖之间,就在威廉的脖子上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刀恰到好处,不至于让威廉立刻死,但是保准没救。因为鬼漓还有话没说完,他不希望威廉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接杀我的生意,这没什么错,按规矩我也不该怪你,不过,本姑娘还是很不高兴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时间刚刚好,这句话说完,威廉倒地身亡。云崖暖眼看着向海对鬼漓出手的时候,威廉脸上那幸灾乐祸的表情,哪成想,专眼就带着那表情凝固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!不讲规矩!难怪大伙都说,宁惹天王莫惹鬼漓。”向海看都没看死在脚边的威廉,只是移动了一下脚步,没让那血沾到自己白色的鞋底上。

    鬼漓妩媚一笑,说道:“规矩?这个世界还有这个词了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就要把手放在威廉的脑袋上,不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向海一伸手拦住鬼漓,懒洋洋的笑道:“二一添作五!”

    鬼漓摇了摇头,回了句:“二八,我八你二!”

    向海摇头,俩人讨价还价,最终四六分成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得一愣一愣的,心讨,这俩货这是准备摸尸体的钱包?

    可是,这威廉穿的不多,身上看不到什么财物,尤其是所谓的硬通货,一样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中的门道。

    鬼漓把手放在威廉的尸体头上,紧闭双眼,嘴里猛地吸了一口气,还发出空腔的怪声,就好像人断气了突然活过来,猛吸那一口活命的气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