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五十二章 启明之子
    “哦?那你为何一身素白,却不与我一般玄黑?”玄衣人斜靠在高高的树枝上,声音如一汪深潭,其声深幽,却似有无尽回响。

    可心这才慢慢抬起头来,弯月之下,俏脸淡雅,犹如水墨仕女。

    她在浑噩之中醒来,莫名的感觉这黑衣人没有恶意,便也不怕,说道:“我从未想过要纯净啊!我以为白色可以容纳更多的色彩,结果我发现自己错了,白色原来会将其它的色彩远远推开!”

    这回答让树枝上的人有些惊讶,不由得脸上露出了一丝表情,很接近微笑的一种表情,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他还没曾笑过,或者说没做过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玄衣男子似乎有了一些兴致,侧了侧身,继续问道:“若想沾染更多的色彩,那你应该选择玄黑,容纳了万千颜色的唯一!万物尽在其中,岂不是完美?”

    可心歪着头,看着玄衣男子,脸上露出了不以为然,慢悠悠道:“万物不在其中!那白色你如何融进玄黑之中呢?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看到,有人对着自己做出这样的表情,而自己竟然没有生气,当下也不知如何感想,故意粗声道:“你藐视我,难道不怕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可心慢慢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对我没有恶意,我看得出来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皱起眉头,在树上跳了下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酒壶,听得出来,壶里已经没剩下多少酒,可是这人身上偏偏没有一丝酒气。

    他站在可心身前,足足比可心高了半个头,可那身形在宽大的黑袍之中,看不清个所以然,他好似生气的问道:“胡说,我已玄黑如墨,万色不透,你如何看懂我?”

    可心看他生气的样子,莫名的竟然笑了,这个黑衣人一眼看去似乎很苍老,那是一种感觉,可是走到近前,才看到,那是很年轻,很倔强,也很迷茫的一张俊俏的面庞。

    刀削一般的面庞,薄薄的嘴唇,一头长发披散着,却不会让人觉得凌乱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可心摇头道:“笑你没有镜子,你说你已如墨玄黑,万色不透,可是你的脸明明是白的啊!”

    “额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摸了摸脸,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,的确,自己还不是独墨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脸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“哼!这样说来,你也白的不够存粹,因为你的头发是黑色的!”玄衣男子自己都不清楚,为何要与眼前这个晨雾一般的女子犟嘴,而且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可心脸色一下黯然,不由自主的轻抚了一下发丝,似乎在回答,有更像是喃喃自语:“是啊,难怪人说这是三千烦恼丝,怕不是我该剪去它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眼睛一亮,急忙摆手道:“千万不要,不要剪去!”

    可心没理他,转身朝着远处慢慢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玄衣男子见可心没搭理自己,也没生气,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正准备爬到树上再睡一会,可是偏偏那一身素白荡漾在脑子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心?我竟然感受到了心,它乱了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摸着自己的胸口,脸上有惊恐,有诧异,还有一丝难以言明的纠结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他一转身,朝着可心远去的方向追过去,几步来到她的身后,也不出声,就那么看着眼前的素白身影,默默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可心感到他的跟随,但是她没有回头,她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恶意,甚至感觉不到一丝人的气息,可是就在前后这会功夫,他跟了上来以后,可心感受到了心跳,这个男人的心跳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男人在看自己,但是那目光与云崖暖决然不同,这种目光没有含色,并不会让她害羞或者火辣辣的刺热,因为,在这个黑衣人身上,她感受不到男人的味道,即便那略带棱角的脸,还有那宽松的黑袍。

    这是个很奇怪的人,而自己现在竟然觉得有个人在身边,即便是听着脚步声,也会觉得心里舒坦许多,只是,却也让自己更想念心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心情很不好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跟了不知多久后,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嗯!很不好!”可心也不回头,淡然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玄衣男子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,为什么自己会好奇?

    “因为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男人!”

    “这么奇怪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名字,这是性别!”

    “那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只在我心里!”

    这之后,可心便不再回答玄衣男子的问题,但是也没有刻意躲开他。

    走的累了,可心便也学玄衣男子,找个树枝丫荡上去一躺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玄衣男子特意选了比可心高一些的树枝,这样他就可以看清楚那张脸,他见过的最干净的一张脸,比自己还要干净。

    他听着轻匀的呼吸声,一直就那么专注,不是好奇,不是好色,就是那么默默的听着,于是他后来听到可心梦中的呢喃。

    “云崖暖?哦,原来就是这个人让你不高兴!我希望你高兴一些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终于第二次露出了类似于笑的表情,这一次比上次好很多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神念顺着大地一直向下,与一只虎头、独角、犬耳、龙身、狮尾、麒麟足的怪兽连接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云崖暖身在何处!”

    那野兽张开耳朵,倾听八方,片刻后一个由声波探测出的影像出现在玄衣男子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西亚途!哼哼!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身体仿似飘散成烟,飘散而去。

    地底深处,地下种族的十王突然聚集在一处,这是上次超人实验被塔克斯毁掉之后,他们第一次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“启明之子刚刚与谛听心神联系!”

    “哦?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,那谛听只听他一人之言!”

    “哎,还是没法驯服吗?”

    “上古异类,兽性难驯!”

    “哼,都怪那个塔克斯,否则,我们也不必提前启动启明之子,终究不是瓜熟蒂落,我很担心啊!”

    “广王不必担心,万年孕育,也该够了!只需他沾染凡尘,学会了人类的欲,我们就可以...”

    “不需说,小心谛听!”

    可心一觉醒来,泪湿满襟,回望离开的方向,三番五次想要回去,终究一声轻叹,迈步远方,混忘了昨天还有个玄衣人跟着他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