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五十四章 天意
    “没耍你!只是你听不懂!”云崖暖已经扬起了七韵宝刃,劈向弥漫而来的黑雾。

    9527也发出一声长啸,震动金属翅膀,猛地撞向那玄衣男子。

    “咣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9527手里的厚背砍刀被直接振飞出去,而让人惊讶的是,振飞他武器的,竟是一只比女人还细嫩白皙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快逃!”

    9527喊了一句,双腿连环蹬了出去,结果却被黑衣男子挥手一拳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饶是9527钢筋铁骨,竟然被这一拳震的腿骨变形,那些超纳米合金细胞急忙活跃起来,还没等9527落地,那双腿已经修复完好。

    “哦?有意思,竟然没死!”黑衣男子对自己没能一拳打死9527感到很惊讶,因为那一拳,他最起码用了五成力道,这是他出过最重的一拳,也是唯一一次没能一下打死的人。

    音刃密密麻麻的卷着空气切割而来,那黑衣男子猛地一抖双臂,在周身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圆形罩子,无数的音刃遇到那罩子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真空!”

    云崖暖感受到那种空气的压迫,以及罩子消失之后,空气卷回黑衣人身边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在真空之中无法传播,原来破解自己的音刃竟是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这时,9527那句快逃也喊了出来,俩人几乎同时振翅远遁,黑衣人看都没看9527,直奔着云崖暖的方向冲过来,那速度快的匪夷所思,眨眼间就到了云崖暖的身后。

    探手轻轻一拉,就把云崖暖的身形拽住,拉扯着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落音!”

    一团音刃砸向黑衣人,黑衣人闪身躲避,几乎同时,云崖暖在半空之中直接消失,再出现时,却在黑衣男子的身前,似乎撞到了无法穿越的障碍,身形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弄坏了我的衣服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看着胸口一道长长的裂痕,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,一点朱红刺眼,还有盈盈一握的“胸肌”!

    云崖暖一愣神,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,自己的美女无衣诅咒又应验了,女扮男装都不好使,但是貌似也抵消了一部分诅咒之力,毕竟只是露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看到了恼羞的一张脸,一阵黑雾弥漫,那衣服已经完好如初,几乎同时,一只玉掌印向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根本避无可避,只好横臂格挡,就听“咔嚓”之声一连串的响起,自己的手臂,胸骨同时碎裂,一口鲜血喷出,洒了这女扮男装的俏脸一片殷红。

    她踩着云崖暖的身体,使劲的撞击在地上,眼看着云崖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,手里的七韵落在地上,身体抽搐着,已经没有还击之力。

    大小双儿已经被迫分离,落在不远处昏死过去。她们也承担了大量的伤害,此刻内伤甚重,气丹已有裂痕。

    9527咆哮着,双眼血红,灌注全身之力,撞向黑衣女子,可是直到如今,他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力量竟然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一团黑雾卷住9527,就像是黑色的锁链,把9527捆的牢牢的,然后看都不看他一眼,目光注视着嘴里喷血的云崖暖。

    “梧桐凤骨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把手直接刺穿云崖暖的胸口,在脊椎上把那散发着青绿色光芒的一截万年梧桐树心拽出来,上面鲜血滴沥,她也不在意,一脸欢喜的看着手里的凤骨,好像很高兴。

    然后一伸手,把七韵抓了过来,端详了一会,收了起来,然后笑看着云崖暖说道:“该说再见了!惩罚你让一个很干净的女孩那么伤心难过,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吗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一挥手,黑雾之中显现出一个全身素白长裙的女子,云崖暖看着那孤独无助,一脸彷徨的可心,嘴唇一张一合,但是却没有声音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可心怎么会让人来杀自己,他不明白,死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9527瞠目欲裂,眼角甚至已见血痕,他咆哮着,一阵金光在周身散发出来,泯灭了黑色的雾链,这让黑衣女子一愣,禁不住道:“好强大的意志力!”

    说着,一掌印出,与冲过来的9527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金铁交击之声响起,紧接着9527的胳膊竟然变成了不规则的形状,就像被团成团又拉伸开的铁丝,只是,9527在落地的同时,体内的超纳米合金细胞已经完成了修复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身体,奇怪的能力!”黑衣女子感叹道,紧接着又是一道黑雾甩出去,把9527钉在地上,一挥手可心的影像消失,这才沉声道:“好了!结束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食指,慢慢靠近云崖暖的眉心。

    梧桐凤翼被取出的时候,阴皇峰上,老梧桐树却有感应,急忙借着阴皇赐予的一缕神魂幻化人形,朝着不远处的洞府跑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极快,来到洞府门前,却不敢进入,只好跪在门前,高声喊道:“阴皇!阴皇!云崖暖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一团青光好像爆炸的火药,在洞府里冲出来,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,把手直接放在万年梧桐的头顶上,神念瞬间万里。

    当阴皇玛雅借着植物之眼发现云崖暖位置的时候,黑衣女子的食指,正好点在了云崖暖的眉心之上。

    没有伤口,似乎就是轻轻一碰,但是玛雅却看到,云崖暖脑内的松果体已经瞬间碎裂,那是人类大脑的发动机,没有了松果体,连巫体都做不成,那是真真正正的死去。

    阴皇玛雅从没有如此愤怒过,山林里的树木仿似突然间有了生命之魂,发出了属于森林的咆哮之声,黑衣女子一愣,紧接着,她此生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是她以前所不知道的,但是此时此刻,她感觉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她本想吞噬了云崖暖的灵魂,但是玛雅的神念来的太快,磅礴的生命力同时也可以是杀戮的力量,那浑厚的能量,是整片森林在玛雅的意志下,汇聚在一起,冲向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这个字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转回身,身体以极快的速度穿梭,但是依旧被那股浑厚的力量击中了后心,然后,她明白了什么是疼,被撞击的那一刻,她死了无数回,但是终究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自己有多少条命,杀死她?太难了。

    她反借着这股无法抵挡的力量,冲出了森林,那种危机感才慢慢消失,玛雅的身影在森林上方一现而逝,虽然只是一眼,但是这黑衣女子却深深的记住了那张脸。

    森林里,无数的树枝正在碎裂,转换成生命力,围住了云崖暖的身体,禁锢着他即将离散的神魂,玛雅在阴皇峰嗖的一下消失。

    那青色身影就像流星划过长空,极远处,塔克斯缓缓睁开双目,嘴角微微一翘,自言自语道:“阴皇已不足为虑!”

    一座仙雾缥缈的空间内,龙神的身影隐在云雾之中,一只横眼神光乍闪,那声音也似虚无缥缈:“道若有情道亦老,何苦堕落......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被阴皇玛雅杀退,9527身上的束缚敛去,急忙奔着云崖暖跑过去,还没到云崖暖的身边,耳畔就传来清晰却又缥缈的神音:“不能碰他!待我来!”

    9527听过这个声音,当初就是这个声音,解除了双儿和蛇王的共生体联系,她的强大毋庸置疑,只需一个意念,就把当时的所有人镇住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她竟是亲自到来,这女人和云崖暖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可心之速,不多时便来到云崖暖的身边,当她看到那凹进去的胸口,因松果体碎裂而失去神色的眼眸,眼泪竟然不知不觉的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哭,万籁寂静,似乎连风都似乎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最安静的世界。

    阴皇玛雅留着眼泪,一探手掌,手心之中一颗昊洁的圆球照亮了这片森林,阴皇玛雅闭目凝神,那圆球不断缩小,然后用指拈住,轻轻送进云崖暖的眉心,嘴里喃喃道:

    “终究要走到这一步吗?这便是天意?”

    说着,脸色更是伤悲,她抱起云崖暖,放在自己的腿上,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上,无尽的生命力顿时灌入云崖暖的周身。

    那体内大大小小的伤势顿时痊愈,只是那碎裂的松果体却无论如何再也无法复原,但是一颗洁白润泽的圆球却停在了原本松果体的位置,安安稳稳的与云崖暖的大脑结合在一处。

    那被困在玛雅用生命力形成的罩子内,云崖暖的神魂开始重新注入那颗圆球,一双眼睛再次有了光泽,只是那身体在不停的簌簌发抖,好像很冷,冷到要冰冻灵魂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