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五十七章 阴谋
    转眼又是月余。

    云崖暖身体渐渐康复,只是还使不得力气,但是已经能在正午阳光足的时候,由双儿搀着散散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段时间,在这原本J国和M国的土地上,十数个势力纷纷建立起来,由9527领头,建立了势力间的通讯设施。

    这些设施并非免费,必须用足够的金属进行兑换,9527一时之间,赚的钵满。

    他没有使用缆线的方式进行信号传播,而是使用了类似特斯拉线圈的装置,很像灾难前的无线信号塔,但是效果要比之前的好很多。

    9527郁闷自己不能飞到太空去,要不一定把还漂浮的卫星全都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。

    十数个势力初始建立,都是沿着原本山海经东山经第三山脉而成,彼此之间商定了暂时的界限,而向着新大陆扩张后的地盘,那就是谁打下来的算谁的。

    于是,各个小国诸侯开始拉帮结派,组成联合军,准备开始扩张的脚步。

    云崖暖思念戴安娜可心她们,但是苦无消息,便把心思放在了恢复自己的神力上,眼看着十数位小诸侯都蠢蠢欲动,大战即将打响,自己可不想做个废人一般,躲在曹城内养老等死。

    开始的几天,他还能从容面对这种无力感,每日静心打坐,慢慢运行周天,可是没想到,丹田之内空空荡荡,好不容易积攒些一阳子气,运行到神府,立马就变成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转而,这寒气就会像疯了一般,开始降低自己的体温,血液流速变得缓慢,竟似乎要凝固,第一次的时候,若不是双儿在身边,用气丹帮他活血,恐怕直接就变成冻尸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学了乖,直接在热水桶内演练周天,但是结果还是一样,当他被双儿救出浴桶的时候,那里面的水已经结了冰渣。

    尝试感悟风雷,却根本无从下手,那种灵感消失殆尽,他明白,自己从灵魂到身体,都已经被这股阴寒之气冻结,而且寒气似乎无穷无尽,无论用什么方法,不但不能使其虚弱那么一毫,反而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反倒是平心静气,不再尝试运使真气,那么那股寒气也就很安静的藏于体内,不怎么招惹云崖暖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即便是傻子,也知道自己想要恢复原本的神通,恐怕是难比登天,云崖暖开始放弃自我的修炼,外人看不出他又什么沮丧的神色,该吃吃该喝喝,但是,从那时起,却再也没见他问起过新大陆内的战局。

    那一切都将与他无关,人类的生存和斗争,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联,因为他甚至都不能活好自己。

    他现在,只期望能找到好的医生,控制他体内的阴寒之气,让他恢复普通人的状态,便算是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熊胖子和老曹经常叫人送来各种物资,都是最好的玩物和食物,但是他们本人却很少过来,一来是扩张开始,战事不断,二来,没人喜欢撒谎,尤其是在朋友面前,哪怕是善意的谎言。

    戴安娜,可心和真理子出走的事情,早晚是要瞒不住的,但是他们还必须尽量隐瞒,时间越久越好,因为云崖暖现在的身体状况,怕是很难承受戴安娜离去的打击。

    这一日,又是熊胖子寻来的一位医生出现在云崖暖的家中,这么长时间以来,已经不下十名医生来给云崖暖诊治过。

    ZX医,巫医,灵医,都没有任何办法,尤其是那位灵医,直言其体内寒气来自与神,而神本应是纯阳之物,却时时蒸生阴寒,让人难解。

    今日所来之人,云崖暖本来见都不想见,但是听说这人自称道医,便也不免心思活络,请人来见,却是一身夏人打扮,急忙热情款待。

    这人饮茶之余,询问病情,并且号脉片刻,说了一套阴阳辩证,却也准确,只是并无独到之处,云崖暖知道,这次依旧没戏,但是见到故乡人,总是免不了一番欢谈。

    即将告辞之时,这道医言语徘徊,似乎有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,云崖暖便直言问道:“先生有话便说,无须隐瞒。”

    这人“嗨”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云先生豁达之人,我便直言了当,我观君体内,已经严重阴盛阳衰,偏偏这阴自纯阳起,而阳气无以为继,如此阴渐胜而成九阴之象,待得纯阴,怕是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吾有丹药可减缓君之病痛,但终究治标不治本,但我苦思,却有一法或可抵御寒气,得以延年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听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出延年之法,不由得急忙拱手道:“还请先生教诲!”

    那道医忙摆手,客套道:

    “教诲不敢当,这法子说出来,想来以君之学识,一下便能明白其中奥义,道家练精化气以补纯阳,这真阳矿藏便在肾水之中。活子时现,真阳自生啊!”

    云崖暖眼睛一眯缝,眼角抖了两下,不是这方法不行,而是若按照阴阳五行来说,这方法可用,但是这方法说出来却有些不耻。

    “先生,原来是修欢喜道的高人!”云崖暖没有不敬之色,毕竟这也算三千大道之一。

    “正是!君对此道有偏见?”道医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云崖暖缓缓摇头,说道:“不敢!只是怕用了这采练之术,云某这辈子恐夜夜离不得女人啦!”

    道医微微颔首,说道:“总是要活下来,才有机会!”

    说完,留下一个木盒,转身施施然离去。

    云崖暖送其背影离开,沉思方才道医所言,心中却另有思量,轻轻叹了一口气,打开那木盒,里面皆是暗红色丹药,质地坚硬。

    拿到鼻下闻了一下,略带辛辣,云崖暖自小接触中药,只是靠这鼻子一闻,已经知道这所谓的治标不治本的丹药是何物。

    正如那道医所言,这玩意的确治标,但是可不是不治本那么简单,因为这东西害本。

    “五石散!”云崖暖喃喃自语,转而眼睛一好像老猫似的一眯,对着大双道:“跟着刚才那医生,不管发生什么,都不要轻举妄动,只管回来告知于我!”

    大双看云崖暖脸色不善,急忙展身形追出房门,尾随那位道医而去。

    五石散又称寒食散,始于外丹方士,所谓五石,即为“丹砂,雄黄,白矾,曾青,磁石。”也有其它方式,但是效果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其药性皆燥热绘烈,服用后使人全身发热,并且产生幻觉,更能短期刺激子阳,实为虎狼之药。这是最古老的成瘾药物,也是最远古的春.药。

    云崖暖寒气弥身,吞服此药,的确可以强行调动肾阳,使周身燥热,但是这无异于慢性自杀,待到肾水枯竭,无子阳可调,便是魂归之际。

    这人若是不留下这五石散,只说欢喜道,云崖暖也不会起疑,毕竟他现在的情况想要恢复,必须借助外力,那么欢喜道是眼见可能有效的方式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人留下五石散,就可谓是心怀叵测了,云崖暖若是不通药性,真吃了这药,感受到那种神明开朗,体力倍增的感觉,定然以为这是神丹妙药,奈何他只是一闻,便已经知道这是何物。

    他没有将这些硬如金石的丹丸扔掉,而是略一思索,收入怀中,这东西平时决不可触碰,但是在危机的时刻,却能把自己的命拉回来。

    大双跟出去不多时,就见那道医在街上游荡片刻,几次回头观望,谨慎而行,绕了几圈之后,才快步朝着城外而去,大双嗅觉灵敏,无需跟的太近,就那么吊在其身后,跟随至城外。

    郊外密林之中,那位道医来到一位样貌极为英俊的男子身边,低头行礼,面目谄媚至极,奸笑说道:“马将军,药已经送过去了,顺便我还给他多加了一些料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