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六十章 云隐(祝魔尊塔克斯生日快乐!)
    迷迷糊糊之间,似乎有着一股热流顺着嘴巴流进胸膛,温暖着已经冻僵的身体,云崖暖只觉得身体一会冷一会热,全身虚飘飘软绵绵。

    就好像被旋风卷起来,偏偏那风一半冷来一半温热,冰火两重,让自己好不酸爽。

    “红色!”

    虽然睁不开眼睛,但是却也闭不严,那应该是火,否则怎么会如此的红艳!

    温暖的液体不断的随着一嘬柔软送进自己的嘴里,身体内那几乎要停止流淌的血液开始慢慢有了一点速度,但是,这还不够,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突然,身前一阵起伏,胸膛感受着那好像沙漠丘陵一般的凸凹,偏偏这沙漠如此柔软湿滑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下坐进了热水里,暖洋洋的,又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偏偏就是这点暖意,让他体内血管里迟钝的血脉开始滚动起来,流速越来越快,甚至开始澎湃。

    “好柔软的热水袋!”

    云崖暖心里想着,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那团温暖,想要把自己挤进热水之中。

    “嗯?这热水袋好沉啊!总是往身下坠,抱不起来,要加把力气!”

    水花四溅!

    云崖暖终于钻进了热水之中,沐浴在温暖之内。

    “咦?这水中是何物?如此柔软曲折,是一条蛇吗?哈哈!管你是什么,咬死你!喝了你的血,老子饿了!”

    “呀!还敢躲!看老子剪刀脚!小擒拿,大擒拿,十字锁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!被我捉住了吧!你倒是跑啊,倒是挣扎啊!哈哈!”

    “卧槽,什么情况?日了鬼了......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浑身暖洋洋的云崖暖沉沉睡去,意识再次恢复之时,却是因为嘴里的温软醇香。

    “鸡汤!野鸡汤!”

    云崖暖醒来第一时间判断着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天色依旧漆黑,这时自己却在一个树洞之中,洞口处一团篝火燃烧的正旺,洞外大雨纷飞寒气逼人,洞内却是火光攒动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看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,她拿着碗往嘴里吸了一口鸡汤,然后俯下身,正准备嘴对嘴再次喂给云崖暖,结果却迎上来那黑亮的双眸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这人一紧张,女人直接自己喝掉了!

    “濑亚美,怎么是你?”云崖暖看着这熟悉的面庞,一时之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觉得应该是谁?”濑亚美对云崖暖这句话似乎很不满意,什么叫怎么是你,难道不应该说,啊!濑亚美真的是你!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云崖暖笑的很尴尬,然后一挺身坐了起来,他惊讶的发现,自己竟然有了力气,丹田滚烫一团,与那头顶降下来的寒气交融在一起,暖洋洋的流遍全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我的伤好了?”云崖暖诧异的想着。

    濑亚美低眉顺眼的,柔声道:“趁热把鸡汤喝了,一会凉了就有腥味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很听话的把要把碗接过来,但是发现这女人根本不松手,于是楞楞神的看着濑亚美,一时之间不明白她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,马上他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因为濑亚美亲自端着碗,跪坐着,慢慢送到他的嘴边,然后笑着柔声道:“要这样喝!”

    “额!咕噜,咕噜!”

    云崖暖把一碗鸡汤干光,盘腿坐得和大爷儿似的,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地平线以上,却发现跪坐的濑亚美胸口有血痕。

    急忙问道:“濑亚美,你受伤了?严重吗?我给你看看,要弄些草药!”

    可是,把手伸过去之后,却发现,这地方似乎不能随便看,虽然自己也不是没看过。

    倒是濑亚美,捉住云崖暖的手,紧紧握在手心里,柔声道:“没事,是皮外伤,被一只“兽”咬了一口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严重?什么兽?小心感染啊!”云崖暖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真的不严重,那兽特殊,不用打血清疫苗!”濑亚美眼睛斜了云崖暖一下,好像再生某人的气,可是偏偏那嘴角却带着笑意,含春的笑意。

    云崖暖见濑亚美如此笃定,便也不再担心,毕竟濑亚美也是有着强大能力的人,一点小伤,还真奈何不得她。

    于是点了点头,调笑道:“这只兽却也会挑地方下口,哈哈!”

    濑亚美皱了一下鼻子,轻轻哼了一声,却没回答。

    云崖暖身上有了力气,那寒气与丹田处的火热结合,变成温暖舒适的气团,让他周身舒服,于是心情也是大好,和濑亚美并身坐在篝火前,闲聊着。

    这女人先后救过自己好几次,都没来得及道谢,云烟暖这下可逮到了,准备好一连串的谢谢刚说出一个字,就被一只玉手堵住了嘴巴,后面的字全在肚皮里回肠荡气。

    “不要你说谢!就让你欠着!”濑亚美声音很温柔,但是却含着倔强。

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,欠着就欠着!反正我可是健忘!”云崖暖也不客套,故意装作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无语,天色将明,但是大雨依旧很急,只好躲在这树洞内烤火。

    濑亚美放出分身寻找隐藏在背雨角落的干柴,顺便寻找食物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濑亚美的本事,也是一阵羡慕,但是他也很清楚,这不是神变,而是体变,他没有去问这件事情,但是心里却已经猜测,濑亚美应该是类似于山本武藏的巫体,拥有着自己记忆的巫体。

    “云,你准备去哪里?”濑亚美一边烤着野兔肉,一边柔声问道,那模样和语气,怎么看都是妻子对待自己丈夫的标准范本。

    “我?”云崖暖一愣,自己原本是准备混吃等死的,可是现在伤势貌似好了,那么自己肯定回曹城,然后想办法寻找戴安娜,可心,真理子。

    自己对不住这三个女人,所以他不敢奢望太多,只期望能够找到她们,尽量争取每个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回曹城!”云崖暖笑道。

    濑亚美一愣,忙问道:“你不是决定离开那里了吗?”

    云崖暖伸了个懒腰,笑道:

    “我以为自己的伤势不会好了,可是我刚刚发现,自己好像恢复了,只不过没了神力,不过那不重要,只要健康就好,没病没灾,我还离开干嘛?定要抓紧回去,把戴安娜她们几个不听话的小妮子找回来打屁板!哈哈!”

    濑亚美默不作声,把烤好的半边兔子撕开,用手撕下来上面的肉,一块一块的送进云崖暖嘴里,好一会,才叹了一口气:“哎!那你也把我带回去,打屁板吧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已经表明了心迹,云崖暖如何能听不懂,对于濑亚美,他很清楚自己欠她很多,光是自己的命,这女人就救过不下三次。

    但是,前面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,如今再多一个濑亚美回去,自己这不是火上浇油吗?可是,让自己直接拒绝,拒绝一个自己的恩人,云崖暖做不到。

    在荒岛的时候,其实濑亚美是最符合他的审美的女人,只是这个女人说话做事总是遮遮掩掩,很不让云崖暖喜欢,而是选择了性感直爽的戴安娜。

    后来,濑亚美几次三番相救自己,不求回报,甚至不惜自己牺牲,那一次次,早就让云崖暖对这个女人彻底改观,要说不喜欢,他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看云崖暖支吾着,没有说话,濑亚美不禁低下了头,这个倔强的丫头,才不会让云崖暖看到她眼圈离得眼泪。

    “休息吧,雨停了就下山,我们各走各的!”濑亚美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知道自己的沉默伤了濑亚美的心,想到自己现在的感情纠葛早就一团乱麻,在多一条也是一样,于是一咬牙,看着濑亚美说道:“你去哪?老实跟着我,回去打屁板!”

    濑亚美一愣,她听得出云崖暖语气的坚决,当下不由得一喜,一把抱住云崖暖的后腰,把脸放在他宽阔的后背上,又哭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一开心,一只兔子没够吃,又弄了别的野味过来,俩人吃的满嘴流油,打闹说笑,回忆着往昔,不知不觉却已经又来到傍晚。

    这场雨下的很粘稠,下了一天半夜依旧没有停下了的意思,俩人吃饱了无事,就坐在那看着树洞外的雨丝,畅想着未来的生活。

    云崖暖突然发现,濑亚美一定是一个贤妻良母,能将自己照顾的白白胖胖的女人。

    说得正欢,云崖暖却突然脸色一变,丹田之中温热减退,神府之中的寒气下降,再也没有热量中和,身体又开始了侵入骨髓的颤栗。

    抱着云崖暖臂膀的濑亚美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这股寒凉,她惊呼了一声,问道:“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崖暖颤抖着,看着树洞外的雨丝,惨笑道:“哈哈,曹城回不去了,一切都有特么是个笑话!”

    以为自己的伤势好了,却突然发现,那只是自己骗了自己,即便是他心性坚韧,在这样的双重反差下,也有些抵抗不住,似要崩溃。

    望着紧紧抱着自己的濑亚美,云崖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放缓了声音说道:“好像,不能让你跟着我了!”

    濑亚美摇头道:“你已经答应我了,不能反悔!我跟定你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怕是朝不保夕了,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,没有意义了!”

    “蹭”的一下,濑亚美坐了起来,刺啦一下拽开自己的上衣,露出了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她指着左胸的一个牙印颤声道:“你前夜刚刚喝过我的血,要了我的人,现在就要我走?”

    云崖暖这才看到那牙印,哪里是什么兽,分明是人的牙印,是自己的牙印,这一口咬的竟然那么深!猛然想起昨夜的梦,那一条温水之中的巨蟒......

    突然,他一下全都明白过来,目光不由得凝视着濑亚美,后者也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悔?”

    “会有分离!”

    “哪有永恒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太短暂!”

    “这...只有天知道...”

    “我的未来,会很平淡!平淡的如同白开水!”

    “那正是我想要的,我已经无处可去,人类不要我,巫族不收我,我只有自己,孤单的自己...”

    “不..你现在有我了...”

    火光摇头,雨丝缠绵,树洞内一双人影比翼,乍合又分,分而又合。

    良久...甚至于濑亚美已经无法承受,不得不唤出一个分身来帮忙。

    当一切静下来,云崖暖长吐一口气,丹田回暖,身体飘然,力气再一次回到了身体内,他不敢调动真气,生怕激发寒气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“原来,采练真的管用!”

    云崖暖拥着那完美的葫芦身形,轻声说道:“或许,应该没事!”

    可惜,那玉人已经疲累至极,昏沉沉睡去,不曾听到这番话语。

    次日,天气放晴,俩人结伴没入山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管他呢,到了喜欢的地方,我们就停下来!”

    “好!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嗯,乖!三从四德要学好!”

    “遵命!夫君老爷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