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二章 悦来客栈
    按理说,你懒惰一点也可以,可是这货偏偏和大爷儿似的,那么漂亮一老板娘,忙活着生意,还要给他温茶倒水,这懒货谢谢也不说一声,甚至眼皮都不抬一下,权当应该的处理。

    开始新来这里的住客,一看到掌柜的大夏天捂个大皮袄,好像还有鼻炎,总是抽鼻子,手里时时攥着紫砂的小茶壶,热茶不断地喝,总会窃窃私语:

    “你说,这掌柜的看起来也就二三十岁,怎么体质这么虚?大夏天穿棉袄,也不怕捂出来变异虱子怪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看看那懒的和一块泥巴似的,这么好的一朵花,怎么叫这头猪给拱了。她看上他哪一点了呢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若是同样的新来客商,肯定会同声符合,可若是老客或者是本地人,就会一脸怪笑的回答道:“嘿嘿,这事啊,到了晚上,你别睡觉,跑屋外边,到客栈后侧,老实蹲着,你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说的神神秘秘,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有那好奇心重的,当真晚上蹲在楼下细听,这才发现,顶楼烛火一灭,很快就传来咿咿呀呀的叫声。

    这一叫就是半宿,不到子时后不停,中间不带断捻的,三个多小时啊,不是一般战士。

    每当如此,第二天看到老板娘满面容光焕发,那皮肉看着就好像能捏出水来,尤其一看到那葫芦形的身材,再想起前夜的声音,都不由得弯下腰来走路。

    此时世间,皆以原华夏语为流通语言,甚至于原本的老外,也都给自己起了原本华夏国的姓氏,百家姓用的那叫一个奇妙。

    “史大佗,你昨晚听没听见声?”说着,这人还斜着脸朝着正在柜台边上算账的老板娘摆了摆下巴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别提了,我和你说戴乃照,我特么现在谁也不服,就服这掌柜的,哎呀哪掌鼓的,咔咔咔真不停啊,一个字强!我史大佗是服气了,难怪这小媳妇这么死心塌地,贴心照顾,和小猫似的,人家爷们伺候好了这是!”

    俩人正说着,旁边一个熟客也凑合过来,低声道:“哟,你们光知道这掌柜的强悍,却想过没想过,这老板娘的生猛,一般人她能架住这么糟害?”

    “哟,瞧您说的,这只有耕坏的牛,哪有犁坏的地不是?”

    “切,瞧你就是新来的,没有耳闻了不是,来来来,黑哥给你们普及一下,不和你们吹,这蓝目城我来过不下五次,都是住的这悦来客栈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黑兄见谅了,我们二人真是新来的,我叫史大佗,他叫戴乃照,不知黑兄大名?”

    “在下姓黑,双字木耳!”

    仨人一团和气,把酒言欢。

    这老黑拿着酒杯,滋溜一口小酒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这掌柜的本事,城东城西大小青楼名魁全都有耳闻,风传前两年举办的青楼职业技术大赛,十名花魁联名要求请悦来客栈的掌柜参加,十几位花魁想要比试一番,谁能最快的时间把这掌柜的搞定,谁才是技术第一名!”

    史大佗眼睛一亮,一脸的艳羡,忙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,长夜漫漫,我慢慢道来!这后来啊,掌柜的还是正经人,说啥也不去,结果他这媳妇有正事,竟然极力赞成,甚至不惜以不给掌柜的做饭相威胁,掌柜的才就范。

    那一场比赛,虽然大家伙看不见,但是能听见啊,那真是莺歌猿啼,高八度低八度,呼麦长调全都有啊,嘿,记忆犹新啊!”

    “黑兄,那最后分出胜负了吗?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分出胜负了,掌柜的赢了,十个花魁全进医院了!唉呀妈呀,惨哪!简直是广目国蓝目城青楼史上的灾难啊!哎!十个花魁伤好之后全部隐退,留下名词十篇,字字哀怨,生无可恋!让人潸然泪下!”

    说着,老黑拿着袖子擦了擦眼角,另外俩人也跟着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据小道消息,那十名花魁,都曾偷偷来过悦来客栈,宁愿为奴为婢,可是全被掌柜的撵走了,那一个个花一般的姑娘,怎么忍心啊!”

    三人长吁短叹,三双贼眼不离老板娘的身段。

    史大佗:“哎,这身段,这面貌,一亲芳泽,宁愿短寿十年!”

    戴乃照:“小气,太小气,合着我,宁愿短寿二十年!”

    老黑:“喏,你等不识宝,以我多年经验来看,此女一身处处是宝,名器其中啊,哈哈!合着我,三十年不算少!”

    另外俩人看着花白胡子的老黑,集体鄙视,你特么敢说三十年,主要是你丫还有三十年吗!

    这一楼的餐厅基本上天天客满,原因自是简单,一来饭菜可口,二来有冰镇美酒,最主要的还是这男人的贱心思。

    晚上听见动静的,就总想来看看这发出声的人是啥样,越看越喜欢,越看越思念,成了病,自然天天来。

    “如何才能近身一看啊!”史大佗怅然。

    老黑左右看了看,说道:“切等,一会看我计谋,定然让你二人闻到这老板娘身上的味,那叫一个香啊!”

    “哟,黑兄你与老板娘这么熟,还能叫过来聊聊?”

    “傻啊,没听我说是计谋!”

    所谓计谋,不过是观实事。

    这餐厅就俩店小二,老黑瞄准了两个店小二都忙活算账的时候,喊了一嗓子:“老板娘,算账!”

    这美貌妩媚的老板娘一看俩打工的都忙着呢,于是自己便在柜台款款而出,身穿麻布长裙,腰系丝带,勾勒的葫芦身形曼妙,移步身前,体香悠然。

    三人算了账走出门外,兀自神魂颠倒,片刻后,史大佗骂道:“哎哟,可惜了我一桌好菜,还没吃两口呢,你们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饿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回去,再叫一桌?”

    “该当如此!”

    “走着!”

    “老板娘,时令的青菜蒜蓉,沙半鸡来一只,巨型虫肉清蒸一份......”

    夜半时分,子时将过,悦来客栈小楼北侧,三个老爷们听了几个小时风雨,一个个口干舌燥,老黑吧唧吧唧嘴,说道:“今夜不折腾一番,吾怕是睡不着觉咯,我去花街一趟,你二人同去否?”

    “同去!同去!贵否?”

    “城北花街,便宜的紧,老黑我今个请客,走着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风停雨歇。

    客栈楼顶,一男一女相拥躺在被窝里,难得见到这样相守十年,依旧如新婚般黏糊的男女夫妻。

    老板娘脸色潮红未退,柔声道:“云,如今十六分身都无法抵挡你,我必须去寻些高级的魂晶来,提升第五境界,否则怕是无法控制你的寒毒。”这男人,这掌柜不是别人,正是归隐的云崖暖,老板娘便是那美不胜收的濑亚美。

    云崖暖摸着那一头黑亮的秀发,用鼻子轻闻发香,一脸怜爱,轻声道:“能熬到今日,已是奇迹,不要在为我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濑亚美将脸庞贴在那肌肉线条完美的胸膛上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你活着,我才能活着,何来为你冒险一说,对了,城里来了一队行脚布道的和尚,免费替人诊治,据说领头的和尚医术高明,明日我先同你去看看!”

    云崖暖微微一笑,他早就不指望能有药石能治自己的寒毒,但是又不能说不去的话,于是就点了点头,说道:“睡吧,明天同去试试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