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六章 乱
    看着濑亚美一脸的迷惑,云崖暖在她耳边轻声的补充一句:“纯阳之华,除了那老僧所言之金乌血,金华紫丹,还有一样他没说,那便是佛光舍利!”

    濑亚美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,云崖暖这一句就足以让她明白,为什么他说自己喜欢这个谎言。

    那老僧说出了金乌血,金华紫丹,却偏偏没有说出金光舍利,按理说他本在佛门,连道妖之事他都知晓,又怎么会不知道佛光舍利的存在?

    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,他在刻意隐瞒,而这种隐瞒绝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出现,无欲则刚,心中无妨则坦荡,老僧心中设着堤防,最大的可能就是,他不但知晓佛光舍利在何处,甚至有可能就在他的行囊之中。

    他深知佛光舍利是至宝,所以在在我保护的心思下,故意在回答云崖暖问题的时候略去了佛光舍利,若是云崖暖不曾知道佛光舍利的存在,那么自然没什么,云崖暖若是非这般敏感,也不会觉察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他知道佛光舍利,而且是个很敏感的人,那么老僧的自我保护,反而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他若坦坦荡荡说出佛光舍利,云崖暖最多也就追问几句,绝对不会有现在的猜想,但是这老僧没有,选择了隐瞒,那么就难免让云崖暖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在让自己生死着这件事情上,云崖暖早已被寒毒折磨的看得开,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也绝对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这伙僧人若是真有佛光舍利,那么云崖暖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,救命的事,讲不得那么多的道理。

    濑亚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厉色,云崖暖知道这眼神意味着什么,忙笑道:“拿这东西,无所谓就是巧取豪夺,咱们先巧取试试,实在不成再伤人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句话把底线放这了,可以偷可以抢,可以伤人,然而尽量不杀人。

    濑亚美伏在云崖暖胸口默不作声,这女人,只要不应声答应,那就肯定是不同意,心里有着自己的主意,当然了,就算是答应了,也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。

    于是,云崖暖不得不再次强调:“濑亚,拿人东西已经很不地道了,但是我得活着,也只能猥琐行偷盗之事,杀人还是算了,无冤无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你就别担心了!现在麻烦的是,不知道那东西放在哪!”濑亚美眯缝着眼睛,好像要捕捉老鼠的山猫。

    “那老僧深通药理,怕是一般的迷药他用鼻子一闻便能了然,咱们就把那些徒弟沙弥迷倒了先,查看他们的行礼,若是没有,那就只可能在老僧身上,到时候若是不成,也只能和他面对面谈一谈了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心中已有计较,能偷是最好,偷不到那就只能明抢。

    却说这俩人商议好了黑店事宜,濑亚美自是去后厨亲自熬素汤,下了双倍料的迷药,准备熬滚了之后,送到那些小僧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店内却来了一群客人,为首的是个蓝衣年轻人,正是今个早晨在城东撵走老僧的蓝目城主之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城北这破烂之地,竟也有如此雅致之处,美人如玉,当住在这样的环境下才对!”蓝衣公子手拿折扇,衣衫翩翩,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店小二一见有客人上门,急忙招呼,询问这七人是吃饭还是住店,蓝衣公子举目四望,没看到濑亚美,不由有些失落,不过长夜漫漫,他有的是时间慢慢寻求。

    于是便说道:“吃饭也住店,给我备七间上房!”

    那小二急忙赔笑,说道:“客官,这可真对不住了,客房今个是真的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眼眉一挑,笑道:“看不出,这店的生意倒是红火,这还没到每月中旬的开市,就客满为患,让人羡慕啊!”

    那小二一看这公子和颜悦色,急忙满脸堆笑道:“也不是,平时没这么多人,今天来了几个佛爷,十几位,都住在咱们店里了,一下子就挤满了。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这城内的佛爷只有那么一伙,今个自己刚刚下令驱逐,没想到竟然住到这里来了,自己正愁没有找事的由头,没想到老天爷都帮忙。

    “可是城东过来的和尚?”蓝衣公子用折扇梳了梳眉毛,心里已经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正是,我家掌柜亲自带过来的!”小二混没发觉蓝衣公子眼神里面的窃笑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对着自己的卫兵队长使了个眼色,那家伙立马明白这是要借题发挥,于是一脚把桌子踢翻,骂道:“大胆刁民,那伙和尚是我家城主公子亲自下令驱逐,你们竟然斗胆收留,怕是嫌活的长了不成?”

    那小二吓了一跳,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,趔歪着身体,后退了两步,喊道:“我啥也不知道啊,我真啥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去楼上,把那伙和尚都给我带下来。”蓝衣公子一挥手,手下六名卫兵冲到楼上,一顿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这刚一折腾,云崖暖和濑亚美就听到了动静,急忙来到大厅一看,知道这是麻烦上门,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不知何事发怒啊?”云崖暖拱手礼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全都去楼上捉和尚了,下面就这公子一人,于是这年轻人也不回礼,摇荡着折扇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你是这里的掌柜?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!”云崖暖面容平静,不卑不亢,这倒不是他故意如此,实在是他见过的和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,这场面,真的动不了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群和尚也都被拉扯下来,十八人一个没拉下,全给在被窝里拽出来的,和尚日落而息,睡得早,这一折腾,连外面长衫都没穿,就穿着里面素白的内衣出来的。

    濑亚美在大厅的边缘,靠近厨房那里,她没有凑过来,当看到那群和尚被带下来之后,眼睛不由得一亮,同时也看到了云崖暖偷偷递过来的眼神。

    俩人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    濑亚美略微停顿几秒,然后款款而出,来到云崖暖的身边,手挽着他的胳膊,看着一群和尚衣衫不整的被拉扯下来,尤其是老僧,那么好的修养,都脸现怒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这些和尚我今早已经宣布驱逐了吗?竟然还敢收留?怕是这店不准备开下去了吧?”蓝衣公子摇着折扇,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喝了一口热茶,紧接着一努嘴“噗”的一下全吐了。

    嘴里骂了句:“这是什么玩意,如此苦涩,也敢用来招待客人!”

    云崖暖笑了笑,说道:“据我所知,今早公子只是驱逐众僧出城东琉璃园,没说驱逐出城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蓝衣公子笑的很开心,说道:“我说了驱逐出城,我有很多证人,而你一个证人也没有!”

    云崖暖默不作声,这蓝衣公子说的没错,自己绝对找不到半个证人,但是全城最起码有一半的人,愿意给蓝衣公子作证,哪怕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城主公子对云崖暖的表现很不满意,怎么这个时候了还不求饶?于是很生气道:“来人,把掌柜的和这是几个和尚全都带走,关进大狱,审一审,他们是不是一伙的,赖在蓝目城有何企图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六名卫兵拿着长绳索,准备把几个人绑成一串带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