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章 赃物
    云崖暖一直无语,低着头,一门心思全在濑亚美身上,这时,就见濑亚美很轻微的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手指在云崖暖的手心写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云崖暖微微颔首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六个卫兵正准备把几个和尚先绑起来,那老僧气得白胡子都有点颤悠,就见他一挥手,将靠近的卫兵推开,说道:“城主公子,带我等走可以,是不是让我们把自己的行礼带走,顺便穿好衣衫?”

    云崖暖和濑亚美眼睛都是一亮,嘴角不由得露出了浅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物品,都将作为证物带回衙门仔细勘查,若是没有图谋不轨的行为,到时候自当还与你们!”

    那卫兵队长嗓门很大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老僧挺直了腰板,直视蓝衣公子道:“我等行李中,有佛门圣物,若是丢失我担待不起,你蓝目城也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蓝衣公子眼睛一亮,忙问道:“禅门圣物?不知是何物啊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祖师遗物,对旁人来说一无是处,但是对我等来说,却是意义非凡,还望公子体谅,让我等带走。”老僧真的有些急了,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用折扇在手心上敲了几下,心里琢磨:“禅门虽在民间,然而信徒众多,若是得罪的惨了,怕是父亲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于是微微颔首道:“如此,你着人去取来便是!只能取一件圣物,其它依旧要充公检查。”

    老僧有些为难,这样一来,便等于告诉这里的所有人知道,圣物在何处,不过他自身修为也是高强,只是修了禅不愿与人动手,怕犯了嗔戒。

    圣物只要在自己手中,还真不怕别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于是便点了点头,招来沙弥道:“去我房间,将那漆金土佛像取来便是,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和身边的人一听,漆金的佛像,还是土坯的,一下子兴致全无,那玩意也真的只有信徒能当回事,倒腾古董的都不稀罕。

    云崖暖和濑亚美听到这话,心里顿时乐开了花,但是面上却无表现,漆金土佛像确实不金贵,但是土里面怕不是有东西啊!

    纯阳佛光舍利,既然称之为纯阳,必然为金性,藏于土中,以土生金,免得佛光外泄失了灵性,这的确是最好的保存方式也是最佳的隐秘办法。

    那沙弥上去不一会,连滚带爬的在楼梯滚落下来,一边跑着,还一边喊道:“登云法师不好了,您的行礼物品,全都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登云法师一愣神,紧接着脸色巨变,身上金光弥漫,众人只觉眼前金光一闪,一阵大风卷过,老和尚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只有空空的楼梯上传来蹬踏的脚步声,其人速度已超音速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咧嘴,这家伙的速度,竟然达到了自己当年使用无影诀的速度,甚至是超越,这登云的功力,深不可测啊。

    向着濑亚美投去询问的眼神,后者暗暗一笑,云崖暖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今个高兴,这下可好,不但有了这群和尚的不正当借口,还有了偷盗之事,自己可以顺理成章的留下来破案,然后把一众嫌疑人关押看管,老板娘自然要留下来......

    老僧看着自己被倒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,发出一声怒吼,他又急又气,气得是这贼真没德行,偷和尚不说,还偷得一个干净,连自己外套都拿走了。

    急的是,为了安全起见,那圣物用黄泥封的严实,上面又加了火漆封印,保证圣物气息不外泄,以免路上被贼人窥视。

    这样做是安全了,但是,一旦丢了,自己也没办法凭借气息去寻找,当下不由得怒火攻心,差点直接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蓝衣公子可有事干了,叫手下去衙门叫兵,同时把办案的捕快带过来,这都是随着中心国的叫法起的,不知何时开始,中心国的民间言语,有复古之风。(捕快不犯忌讳,衙门不犯忌讳,提督不犯忌讳,你们懂得!)

    这呼啦啦来了一群人,几名捕快还有这城北区域的小官都聚了过来,向着蓝衣公子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夜来无事,探勘民情,来到城北,巧遇这偷窃之事,蓝目城向来治安完善,堪称夜不闭户,今日竟然在本公子的面前进行偷盗,简直是羞辱我父,你们务必仔细勘查,找到窃贼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不许走,站在原地,其他人随我上去,搜查整座客栈。”

    这帮家伙,风风火火找了一圈,啥也没找到不说,还带了了新的消息,那即是,所有和尚的东西全都不见了,从外套到鞋子,乃至于还没有换洗的内衣,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看这十几个和尚本就不爽,听到有如此损贼,心里早就笑的要憋不住,脸上只好强忍着大骂:“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损贼,本公子抓住他,定要将他剥光了行市,让万人唾骂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听这话,忍不住朝着濑亚美的胸口看了看,想着她被脱光行市的样子。

    濑亚美剜了云崖暖一眼,银牙磨了磨,但是心里一想到那情景,竟有些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翻遍了客栈,没有找到漆金土佛像,甚至连这些和尚的行礼也没有找到一丝一毫,案件审理不下去,只好把所有人带去衙门,慢慢排查审问。

    一群人用绳子绑着,包括云崖暖,濑亚美。

    捉走云崖暖和濑亚美,是因为他们俩收留和尚,与偷盗无关,毕竟东西丢的时候,他一直都在下面,就在蓝衣公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一群人走到客栈外面,蓝衣公子眼珠转了转,说道:“这群嫌犯既然是本公子发现的,那么就带去我的府邸,用我的地牢关押审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开心啊,这美丽的老板娘,弄到自己的地牢,那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再想到那些刑具,似乎可以玩更多的花样啊!

    他这里浮想翩翩,满脑子龌龊,那卫兵队长急忙赶在他前头,一下打开房车大门,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哎哟!谁砸我!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被砸的一个趔歪,才看到是一个竹子编的行李箱,这玩意生硬,里面又塞满了东西,砸一下还挺疼。

    他这面骂着,那面一群和尚却哄闹起来,叫道:“我们的行礼,怎么在你的车上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