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十章 一线毫光
    那绿光所化玉手轻轻托住泥胎之中那点毫光,其色盈盈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手掌往前轻送,云崖暖的上衣早在三脉七轮同现的时候就化为了糜粉,此刻玉手将那点刺目金光送与他的肚脐之处。

    似有万千壁垒抵挡,很明显看出那玉手愈来愈用力,周围的树木也不吝啬的贡献着自己的细枝末叶,化为生命之力,以供这只玉手操持。

    云崖暖感受到小腹的剧痛,但是依旧以强大的意志力忍住,不让身体僵硬,那样会加大这只玉手操持的难度。

    十年的磨炼,早将他的意志捶打得坚韧无比,面对剧痛,他竟然吭都没吭一声,小腹处甚至不见一丝紧张的僵硬。

    刺目的光球沿着肚脐进入脐轮中心,那里便是丹田之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是最终的目的地,光球进入到腹内,光线似乎更猛烈,照的肚皮上青筋脉络清晰,好像整个腹部变成了半透明的红灯笼。

    玉手一翻掌,压着那一团光圈继续向下,每沉一寸,都难如搬山,徐徐渐渐,终将那点光团沉与海底,于会阴处穴窍融为一处。

    毫光跳动,似乎要逃出那合身的穴窍,那是能量的无处宣发。

    云崖暖体寒十年,三脉堵塞,七轮不明,金光受阻,无处宣泄,才有这光团脱体欲飞之象。

    绿光之中一声轻哼,生命之力凝聚压缩,把那光团固定住,玉手沿着云崖暖的脊背开始向上推拿。

    每行一寸,就见那中心中脉似乎宽大的一圈,然后便马上被那金光充斥其中,如此蔓延而上,渐渐达与脑海神府。

    一个滴溜溜滚圆的洁白的圆球就在泥丸之处,那一线金光终究与之交接,那一刻,所有的痛楚在云崖暖的体内消失,十年来没有的深处暖意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线光,但是映射在那烛九阴之眼上,却晃出了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云崖暖的神又活了,他回光内视,那脑海之中的泥丸,不再是简单的一个白球,而是变成了一片白雪盈盈的大地。

    他不知地有多广,因为那一线光,只照射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范围,小到仅容其身。

    那光明明自海底会阴而来,但是他回光之时,却觉得那光明自天而降,而双脚却是站在那皑皑白雪之上。

    玛雅的猜测是对的,这烛九阴的寒气,根本不是普通的火能够抵御的,只有那光才能映射其真。

    而云崖暖此时此刻也明了,为什么这东西的寒气能够源源不断,只因为这一团,根本就是一个类似空间的东西,其内本是一片混沌,不知宽广几何。

    当这光出现的一刹那,混沌不再是混乱无明,而是有了上下十方。

    光照射在皑皑白雪上,而那莹莹白雪,也反射着金光。

    只是一线光,那一团混沌便活了过来,芥子须弥,终须佛光普照。

    纤纤玉手将这中脉贯通,引金光灌顶,几乎用尽了压缩的生命之力,尤其是最后神府之处,为三关最紧窄之处,为通此关,玉手不得不把包裹云崖暖的生命之力也全部用上,否则就功亏一篑,需重新再引。

    那时,会比这一次还难上数倍。

    她此刻本是神力受阻,渐渐衰弱,否则也不会在天下榜上,名次慢慢降落,若是再难上几倍,她恐怕只有亲自来,才能够完成。

    饶是她速度很快,几乎在生命之力用尽的一瞬间,就让周围的树木枝丫释放能量,重新包裹住云崖暖,但是,却难免有那么一刹那,毫光现世。

    “需将三脉全部贯通,再明照七轮,才能破尽寒气,但是我此刻神力怕是做不到,而且刚才有毫光泄露,此地怕是也不安全,你和濑亚美赶紧逃离,安全后再联系我,我在帮你贯通经脉。

    此时,虽只通中脉,但是你的寒毒也不会再发作,只是不要妄动神魂真气,以免泄露体内金光。”

    意空漫步在蓝目城北,悦来客栈的院落里,他思索着,把这里四处看个仔细,那圣物对他来说,是极关重要的,于登云不同的是,这种重要是私人的,他要把这佛光舍利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沉思间,城北远处的深山里,突然一股波动传来,很短暂,短暂到很难发觉,但是,意空所修之术,与佛光舍利本就有渊源,对这金光最是敏感,只是一刹那,便足够他发觉这种存在。

    猛地一扬臂膀,意空腾空而起,宽袍大袖,宛如大鹏展翅翱翔。

    云崖暖在包里拿出外套刚穿好,突觉远处风声咧咧,一团金光在长空画出一道光线,直直向着自己的方位飞奔而来!

    那光影刚到此处山坳不远处,一个黑色的身影自地面飞射而出,手里丛云剑猛地刺向意空,宝剑与光影交击,竟然发出一声好像玻璃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金光碎裂,散落金粉一般,但是,马上又是一个光罩爆射与意空体外。

    丛云剑被金光罩震退,意空一掌拍下来,正中濑亚美分身的头顶,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一具分身化为黑雾,立马又是一具分身在林间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境界的差距,让这些分身,只能略挡意空片刻。

    山林之中,草木激荡,化为一团浑厚的能量,包裹着云崖暖想着丛林深处远遁,这是玛雅在见意空到来,一搭眼便知这是九五飞龙境的禅师,自己在千里之外,此刻根本无法利用森林里的生命能量打败他。

    若是她功力未损之前,她或许不惧,但是此时此刻,天星飘移,渐近真甲子,她的太乙之力受到压制极大,这是近年突然来临的天象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万年前,玛雅轮回前身,便是在真甲子之年,被多方谋划杀害封魂,如今甲子再临,怕是又是一场巫族劫难。

    意空被濑亚美分身阻挡,眼看云崖暖被一团浑厚精纯的能量携风远遁,当下也是不免焦急,爆喝一声,震散三具分身,一张宽大袍袖,人如苍鹰入林,急速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濑亚美满面杀意,双瞳泛着金黄,嘴里发出一声尖啸,钻入密林,紧随着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意空追的紧,正速行间,脑海之中响起一声暴喝:“和尚,速速退去,你敢伤此人一根毫毛,我阴皇发誓,定要将你锁魂,生死不能,熬炼永生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意空以神传意:“天下英雄欲杀阴皇而后快,你不乖乖的躲起来,还敢管人间是非,不怕被发现了踪迹,围杀与非命吗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阴皇的声音在意空脑海震彻:“天下英雄联手,我阴皇何惧?你若还不罢手,吾不仅熬炼你之魂魄,还将禅门荡平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意空神海狂笑放肆道:“阴皇,甲子将近,你之太乙神力将空,如今你能奈我何?哈哈,只要我得到了佛光舍利,炼化己身,成就金刚不坏体,倒时你又能奈我和?你灭禅宗?与我何干?哈哈!”

    一己私心所化,玛雅知道,自己的恐吓不会有任何作用了。

    贪婪与侥幸,这是人类堕落的根源,意空此时此刻,贪婪与佛光舍利的巨大能量,行侥幸心理,任何的劝阻都没法阻挡他追赶云崖暖,除非杀死他。

    可是,玛雅现在很清楚自己的情况,此时此刻,控制森林生命之力,也需万年梧桐相助,她体内太乙之力,在甲子天象的压制下,十成不剩三成,可谓虚弱至极。

    方才为云崖暖贯通中脉,指引佛光又耗损了不少心力,此时此刻,更是魂力见底,别说阻止意空,怕是很快就将无力连通此处森林。

    云崖暖感觉到周围的气团越来越稀薄,心里知道,这帮助自己的人怕是要无力为继,而那大和尚意空,袍袖舞荡,渐行渐近。

    气团终于在不久后彻底散去,只余一声绝望的叹息,云崖暖听那声音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因为他猛然觉得,那声音怎的如此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机会细想,大和尚意空已经如老鹰搏兔,猛地斜向下飞扑而来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