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十四章 夺天地
    “咦?怎的这白光似有寒意?莫不是纯阳太极生变,复生了太阴,哎哟,那可大大的不妙!”

    那耀眼光芒一闪而过,大和尚意空没觉纯阳之意,倒有纯阴之觉,当下也不免起疑,忙走到大鼎前,冒着散失药性的危险,将大部分体内所修金刚之气护住手臂,抓住鼎盖,一下打开来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没有想象的霞光万道,热浪滔天,取而代之的是阴沉沉的白光,和彻骨的阴寒。

    意空大吃一惊,倏地,那鼎内阴沉沉的白光猛地一涨,将其包裹在其中,不觉刺眼,周围一切未变,只是无边的寒气好像绸带,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身子,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冷的河流,四周一片粘稠。

    “雪花?”这本不大的山洞内,飘起了星星点点的白色结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声暴喝,云崖暖已经在鼎里钻了出来,右手顺势一个拗步崩拳,出手如风,身法如电!

    他这一拳,正中意空的胸膛上!

    这五行拳,他琢磨了半辈子,其中发力诀窍,早就不需要大脑控制,随手拈来。

    刚刚被金乌血洗涤的体魄,此时此刻,猛如异兽,这一拳怕不是钢板也能砸个坑出来。

    意空原本为了抵抗鼎盖炎热,把护体之力都放在了双臂上,铺一打开巨鼎,烛九阴之眼领域内的寒气,便蔓延进其体内,让他气血不畅,身法迟缓。

    于是急忙发动护体金光,要将那九阴寒气抵御与体外,偏巧这个时候,云崖暖这携着巨力的一拳,猛然击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下子,意空就觉得五脏六腑全似被震得离了位,血气翻涌,嗓子眼一甜,一口血在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一下钝力,意空也不过就受轻伤,毕竟其修不灭金身,身体早就硬如金石,但是,云崖暖这一拳却似乎携着无边寒气,也随着那一拳的食指凸,汹涌的灌进了意空的胸腔。

    崩拳虽名为拳,实为指力,以鬼头指凤点头为用,专破铁布衫横练。固五行拳之中,劈,钻,炮,横皆能以掌柔练,唯独崩拳只能是这一个手型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刹那间,云崖暖一拳击中,寒气随着拳力进入意空的体内,五脏六腑似乎直接结了冰,经脉内真气神光被阻。

    意空也是身经百战之人,感受到那寒气把自己的身体弄得一潭死水,当下急忙借着云崖暖一拳之力,向后倾倒。

    丹田之内一声闷哼,一团真阳滚动,散发道道金光,要将体内的寒气逼迫出去。

    云崖暖哪里会给他喘息恢复的机会,瞄准身上如同深秋清晨的山石,蒙着一层白色寒霜的意空,右脚猛的一蹬地,左拳顺势击出。

    崩拳本是连珠箭,一朝得势,式连环。

    身势架子几乎不变,但是整个身体却疾如离弦之箭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接连两拳又打在了意空的胸腹处,这一下连续震荡,加上逼入他体内的阴寒之气,让意空的眼.耳.口.鼻一起溅血而出,然而,瞬间就变成暗红的冰溜。

    意空睚眦欲裂,猛地一咬牙,舌尖顶住上牙堂,憋住体内的一股真劲,豁出去大损功力,那体内丹田处的金色光团猛地少了三分之一,顷刻间将体内的三股寒气逼出体外。

    然后头也不回,朝着洞外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功力受损,五脏伤势严重,他无法想象,一个人,怎么可能打出这么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逃,而且这一逃,怕不是要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自己得罪了太多的势力,甚至,当他要把佛光舍利私自炼药的事情曝光以后,他自己的师门怕是也要清理门户,天下之大,怕是再难有他容身之所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转身逃跑的时候,却猛地发现,自己的速度变得慢了许多,甚至不如之前的一半,那看不见摸不着的阴寒之气,就好像是粘稠的浆糊,让其步履艰难。

    打败敌人,有的时候不需要强大自己,也可以想办法削弱敌人。

    云崖暖的这九阴领域,便有这般功效。

    他在其中一如往常,而坠入其领域内的敌人,却如坠泥潭,全身都受到领域的压制。

    云崖暖见意空转身要逃,原本并没准备去追赶,毕竟那意空的速度,他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这货竟然玩起了慢动作,那自己不追上去,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崩拳走起!

    一个槐虫步,两个跨越,就来到意空的身后,拳如连珠箭,打倒还嫌慢。

    意空后背受了两拳,感觉肋骨都有了裂缝,这还是他转修护体之功。

    一看跑不掉,于是心下决然,回头玩命。

    奈何,他前后受了五拳,此刻又有两道寒气被逼入体内,那真气神力运转不畅,被九阴领域压制了速度,哪里还是云崖暖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怜意空,被云崖暖拳打脚踢,肘膝连环,如同沙包一般,打的不成人形,偏偏视觉效果绝佳,每一拳肘打下去,都霜花四射,一散晶莹。

    云崖暖最后一拳打下去,意空已经看不出模样来,全身都挂满了寒霜。

    雪,尚有其柔,如棉盖地,孕养其下草木之根,护暖地下冬眠之虫。

    可是这寒霜,只为肃杀而来,一夜寒霜,百花荒。

    能够杀死意空,在预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若非偷袭,以意空的防守能力,不至于身死,毕竟其主修不灭金身,生命力之强,甚至超过一些变态的昆虫皇族,甚至云崖暖在看到意空要逃走的时候,都准备放弃追击,因为他打的自己的手也很痛,腕骨都脱臼了一个。

    情理之中便是,有了这压制速度的九阴领域,还有那诡异的冰寒之气,意空注定不是云崖暖的对手,其结果也不过只有两条,败亡,亦或是败逃!

    若果说,能把意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云崖暖的心里乐开了花,那么在杀死意空之后,他则如五雷轰顶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是别的,而是因为他发现,意空的尸体飘荡出两股能量,其中一团被烛九阴之眼吸纳,另一股力量,则融入了海底会阴处的金光之中。

    云崖暖楞在当处,因为他发觉,随着两股能量的摄入,自己的九阴领域又大了那么一点,但是紧接着,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奥妙,吓得急忙收摄九阴领域,胆战心惊的看了看上方。

    虽然是在山洞内,只能看到黑色的岩石,但是,那依旧是天的方向。

    魂归九天,魄入大地,乃道之自然,天地平衡之所在!

    然而,云崖暖却感觉到,那融入到自己海底的光正是意空的魂,被收摄进烛九阴之眼的,真真是意空的魄。

    天与地的私产,竟被自己的领域私自夺取,这是夺天地之造化,他怎么能够不胆战心惊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