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十六章 原来是你
    却说阴皇玛雅,在阴皇峰一路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寻与此山间,却失去了意空和云崖暖的踪迹。

    正待运神魂之力,连接草木,了解意空最后的走向,却发现神魂之海似乎被蒙上了迷雾,竟然不能连接草木,只是那一瞬间,她就明白,龙神暗中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天罗以下,覆盖范围内的所有人,神魂都会被隔离压制,不仅仅是阴皇,所以,她无法怪罪龙神是针对自己为之,但是她很清楚,自己要走出天罗的范围,却也太难,因为那天罗一定会跟着她的行踪移动。

    她明知这是龙神借刀杀人之计,但是却没有退却,因为她要找到云崖暖,哪怕是真的被意空杀了,她也要把云崖暖的魂收走,到时不惜再次行逆天之事,给他塑造一个身体。

    很快,她遇到了最早围杀过来的人类战士,虽然只余三成功力,而且被天罗压制神海,但是,依旧不是这些四五境界的人类可以掠其锋芒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此刻意在救人,而不是杀人,所以忙施展缩地成寸的空间之术,准备离开这些人的围捕,然而,她发现,自己的空间之术也被压制了,而这世间,已知的强大封地之宝,便是魔尊的地网。

    一如天罗,这宝贝也是范围很广的法宝,其范围内所有人,都会被压制速度,大家都比跑步,玛雅显然并不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玛雅屠了几人,但是也彻底暴露了行踪,无数的高手围杀过来,其中有几个虫族的高手,竟然已经达到了第六境界的极限,面对玛雅的三成功力,并不落下风多少。

    玛雅全力施为,杀死了三个虫族的第六境界高手,但是,也被反伤,嘴角溢血,好在其是太乙神力,疗伤恢复迅速,但是,被天罗压制的她,却没办法快速的恢复功力,用的越多,剩的越少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天罗让她无法与附近巫族强者连接神魂,只能孤军奋战与山脉之间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,她依旧不回,不悔。

    真正人族之中,现在还没有第六境界,亢龙境界的高手,而拥有第六境界的高手,基本都是巫族,魔族,神族之人,但是,巫族和神族被命令不可以直接参与围杀,只好分散于外,阻挡来援的巫族强者。

    所以,人类对玛雅没有什么威胁,但是那些虫族和兽族却实在难缠。

    它们一个个,都是天赋异禀,这片空间赋予了它们太过强大的能力,这或许就是所谓亲儿子的待遇。

    身体强韧,力大无穷,而且都有一些规则秘法。

    玛雅且寻,且战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,看到了虫族和兽族到来,她就明白,外围会有更强者,甚至于,可能会有妖兽虫族的皇者冒险前来围杀。

    她一边寻找云崖暖的踪迹,一边掐算天罗地网的范围,只要出了天罗地网,即便是皇者来了,也留不住她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她发现自己依旧轻视了这些万族要杀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虫族困人之宝蛊母纱雾绫也被布置在这山脉之中,上下十方混乱,不辨东西南北,断了天机,使其不能演算。

    兽族血印也被带来此处,被血印锁定,玛雅身上红芒大作,行与山脉间,老远就可看见那团红芒,这是生生把她变成了活靶子。

    云崖暖和张大汉凑过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围聚了很多人,其中也有化形混入的虫兽之族。

    玛雅正盘膝坐与一簇竹林之间,她在恢复真力,神魂被压制,她一路杀将过来,靠的就是体内精纯的真气引导天罗地网下的规则。

    如今却已经接近油尽灯枯,不得不停下来恢复。

    旁边来了这么多人,但是却没有人冲上去斩杀看似脸色惨白的玛雅,因为,他们很清楚,这是天下榜排行第四的强者,这个星球空间内,最顶端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内力枯竭,但是,困兽拼死一搏,最先上去的人,必死无疑,没有任何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又不能眼看着她恢复功力,然后在一路杀过去,那不是开玩笑嘛,人再多也被磨没了。

    于是,这些人就围成一圈,能在天罗压制下,施展规则之力的,就远远的攻击骚扰,做不到的,就很自觉的拿出弓箭,捡起石头,牟足了神力,射过去,砸过去。

    落羽的凤凰不如鸡!

    玛雅现在就是虎落平阳,一边抵挡那些看似开玩笑的攻击,一边极为缓慢的恢复真力。

    那些乱石土块,即便是牟足了人类的神力,也根本伤不到玛雅,但是她却不能不用神力阻挡,因为她是阴皇,怎能被那些东西砸在身上。

    云崖暖多年来被玛雅照顾,但是却不知那就是阴皇,今日一见这蒙着面纱的女人,却莫名的有亲切之感,尤其是她的身形,让云崖暖想起在西亚途的时候,破解双儿共生体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她!青色的头发,看一眼就永远也忘不掉的身影!”

    云崖暖心里想着,脑子里却开始打起算盘。

    若是阴皇导致了这场灾难,那么其当杀,这是大义。

    但是,这女人当初在西亚途帮助过自己,并且救了双儿,而且很显然是特意来帮自己,自己这就等于欠了人情。

    在大义和私情上,云崖暖稍作徘徊,最终选择放弃,自己不帮忙围杀,也不帮助阴皇逃走,自己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心里,总觉得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其沉默,身形在周围的人不注意的情况下,慢慢向后退去,他准备离开,否则待在这里,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,做了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选择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没人注意到他,大家都着急围攻玛雅,嘴里喊着口号,小眼睛都瞄着谁做出头鬼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张大汉挺身而出,当然,不是冲上去,而是在人群中高喊:“兄弟们,谁能控水,大家集体撒尿,给这娘们来个狗尿临头!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!尿如雨下,看她怎么抵挡,哈哈!以后还有脸活!兄弟高才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好主意!哈哈!”

    “在下能控水!”

    “吾也能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家跟打了鸡血似的,混没发觉那句狗尿淋头的毛病。

    云崖暖此时已经退到远处,正准备转身快步离去,却听到了阴皇的声音在圈子里响彻林间: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人敢来与我正面一战吗?行这猥琐之事......”

    阴皇是真怕这一招,关键是恶心,若真是如此,那么自己真是只能主动找人拼命了,弄死这群下流痞子。

    可是,当这清澈如泉水的声音响彻,却让正准备转身离去的云崖暖浑身一震,这声音他太熟悉了,帮助了自己那么久的神秘女人,原来竟然就是她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