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二十一章 倒打一耙
    此时,天色刚刚全黑下来不久,城内居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尤其是北城夜市,正是人开始多的时候。

    云崖暖破衣烂衫,头发蓬乱污浊,脸上更是被打的破了相。

    这造型在夜市上面一出现,立马成为视觉中心。

    “这?这..这不是悦来客栈的老板吗

    没人说这话还好,一见有人认出自己来了,云崖暖张开大嘴,嗷唠一嗓子开始大哭,还一边喊着:

    “小人我家在这蓝目间,家有娇妻薄财产,生活乐无边!谁知那不羞僧,他蛮横心阴险,侮我青白无青天,夺我老婆破我产。

    他将我夫妇,捉到了深山,当着我之面,辱我娇妻田,无数遍啊无数遍,凄苦不堪言!怜我美娇妻,投河把魂断,遗恨在人间。

    今我苟且活,残命得保全,舍得一身剐,求城主做青天!”

    这云崖暖一边唱着乞丐的莲花落,一边快步走向城主府,走一路唱一路,城北夜市人多,也没什么节目,就都挂在云崖暖后面,跟着瞧热闹。

    这一路唱了无数遍,大部分人都记住了,小孩开始跟着起哄一起唱,后来大人见这悦来客栈掌柜可怜,竟然遇到如此悲惨的境遇,纷纷化身正义联盟,跟着唱和,一起来到了城主府门前。

    这老大一帮人,怕不是一两百之数,聚在一起,在门口开始合唱莲花落。

    守门的刚开始吓了一跳,还以为这是要造反,哪成想仔细一打听,竟然是恶僧把悦来客栈老板娘给污了,害的那有名的美女投河自尽。

    在群众看来,意空那是赫赫有名的高人,有大法力,那就是强势的一方。

    再看这云崖暖,尤其是现在的模样,破衣烂衫,嘴破眼青,那眼泪混着脸上的黑泥往下淌,这倒不是装的,手掌上有辣椒面。

    这外面声音震天,城主府内早就被扰了清净,内史出来一问,明了情况,赶紧回去禀报城主。

    这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

    往小了说,就是一民间普通刑事案件,但是往大了说,这可是关系到城主颜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初,城主可是站在意空一方,帮助寻找佛像窃贼,并且也全城通缉了云崖暖夫妇。

    现如今,登云法师正在城西建庙,意空不知去向,而通缉犯自己却跑到城主府门口叫屈,这可是事关城主威名的大事。

    城主蓝之青听完了内史的禀告,在床边坐着沉吟片刻问道:“你觉得,这悦来客栈的掌柜,说的有几成可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那内史也是穷苦人出身,自然向着弱者说话,当下行礼道:

    “那悦来客栈老板凡人一个,还病恹恹的常年吃药,让他在登云那些高僧的眼皮子地下偷盗佛像,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而且,那悦来客栈的老板娘是真漂亮,不是一般的漂亮,二公子据说都得了相思病了!”

    这内史是大娘娘身边的人,对这二公子能黑的时候,肯定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这孽子,要不是他,那会有这般大的麻烦!”

    内史一看勾火成功,急忙又禀报了一个重磅炸弹:“城主,还有一件要事,本来想等您明天醒来再行汇报,毕竟不是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快说!”城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英雄围杀阴皇,我广目国也去了几个高手参与,他们密报,意空出现在阴皇身畔,帮着阴皇斩杀我人类强者,罪无可恕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原来空门至宝迦叶蝉衣并没有丢失与四大禁地之中,而是一直在意空的身上,可想而知,当年那十名高僧的死,怕是与他逃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若是方才,蓝城主还只是怀疑的话,那么现在他几乎确信,意空绝对干得出来悦来客栈老板嘴里的坏事,这家伙简直欺师灭祖,毫无道德可言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大灾难前,乃至于更早更早之前,人们攻击对手的最佳舆论方式,那就是先要把对方变成一个坏人,没道德的人,那么,接下来,所有的脏水就都成立了。

    云崖暖之所以敢来这一招恶人先告状,凭的就是,他猜到,自己假扮意空帮助阴皇的事情,恐怕已经传遍人类圈,那么自己这一招倒打一耙,便肯定管用。

    蓝之青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马上派人去城西,把登云叫来,他们空门的烂尾,可不能我来给他们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快马加鞭。

    不一会登云急急赶来,刚来到城主府门口,就被云崖暖瞄见了,这家伙,在地上爬过去,一把抓住登云的脚脖子,眼泪鼻涕就往那干净的裤子上抹。

    不抹不行,眼睛太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老婆,你还我老婆命来!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人群中也是激愤难当义愤填膺,破口大骂之声不绝于耳,尤其是那些闲着没事爱嚼舌根子的妇女,骂起人来,可真是比唱饶舌的都溜道。

    登云被骂的脸色铁青,可是偏偏没法发火,他自然是不相信云崖暖所言,但是架不住对方人多,七嘴八舌的,自己只好一个劲的阿弥陀佛喊个不停。

    蓝之青早在大门后面待了有一会了,看大伙骂登云差不多,躲过最强火力,这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只见其方脸宽额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来人!快将吾之子民扶起,意空怎可如此丧心病狂,吾痛心疾首!”

    这家伙,一来直接把这事定性。

    下面人群一听,自己城主这么挺自己的臣民,立马高呼万岁。

    登云可不干了,原本还等着城主来给自己挺腰呢,这怎么一来就把这案子结了?

    “城主,意空法师乃是我门高人,有大法力,江湖有美名,怎么会做这等龌龊丧心之事,还望还我同门青白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登云话音还没落完,蓝之青怒哼一声,怒斥道:“江湖有美名?你去问问人类英雄,意空的美名何在?也不用问别人,信物问问你的师门便知!”

    登云一愣,他虽然不明白,为什么蓝之青翻脸如此之快,要知道这货下午还去自己的工地视察,又拨了一笔善款,怎么几个小时以后,就彻底变脸了?

    这老和尚也不傻,知道定有原因,急忙以信物询问,不多时得到答案,惊的他连手上信物都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意空不仅仅帮助阴皇与人类为敌,而且身上穿着迦叶蝉衣,空门之人都知道,当年报告迦叶蝉衣被妖兽族枪去的就是意空,没想到宝贝却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与云崖暖说的事,原本是不搭边的两件事,可就是这不搭边的两件事,却让一个谎言变成了人们相信的事实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