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二十二章 追兵至
    如果说登云还有怀疑的话,那么接下来云崖暖的哭诉,让他彻底相信,一切的一切,都是意空这个恶魔的罪行,甚至于佛光舍利都是他监守自盗。

    云崖暖抱着登云大腿就是不放,蓝之青的话刚说完,他就开始鬼哭狼嚎的哭诉:

    “你还我公道,还我老婆!不要以为意空修成天下第一,你们空门就可以肆意妄为,欺男霸女!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?还轮不到他意空!”蓝之青冷哼道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自傲,因为那意空虽然与他境界相仿,但是比试起来,还真未必是蓝之青的对手。

    云崖暖抹着眼泪,屋里哇啦的说道:“是意空自己说的,他说什么自己吸收了什么光粒子,就能功法大成,到时候天上地下唯他独尊。”

    “光粒子?什么光粒子?是不是佛光舍利!”登云眼睛都放光了,那东西在自己手上丢的,那是重大失误,回师门受责罚是免不了的,而且以后也别想升迁了。

    “额?对,好像是这么个名字!”云崖暖思索了一下回答道,然后接着哭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意空贼子,丧心病狂!我空门不幸啊!竟有这般逆徒!阿弥陀佛,登云愧对施主,登云有愧蓝目城啊!”

    登云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看,这戏演的差不多了,再演下去怕是要惹人烦,于是抹着眼泪,抱着登云的脚脖子,却看着城主,哭诉道:

    “我与我娘子在一起十年有余,彼此恩爱,天灾猛兽没能要了我们的命,没想到却被人类所害,如今要娶一个那么漂亮的美女做老婆,最少要五十万钱,小人心痛啊,我的妻!”

    蓝之青吧唧吧唧嘴,猛地发现这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容易解决。

    登云抹了抹老泪,舔了舔嘴唇,因为他也发现,这事情似乎要解决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施主节哀,吾空门逆徒毁你家庭,我登云自不能视之不见,掌柜娶妻之银钱,我空门出了!”登云擦了擦汗,五十万钱不少,但是自己现在正在施工,善款里面拿出这些来,却也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没想到,听到这话,云崖暖没有想象的立马答应,而是哭的更伤心,嘴里呜咽道:“还有我那金丝楠木的大门,也被撞坏了!我的客栈停业几日,那可是日日数万的利润啊!还有......”

    蓝之青看不下去了,这家伙开始讹人这是,当下急忙咳嗽一下,声如洪钟,打断了云崖暖的话,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之子民,受此大难,又因我之逆子而起,此事不能坐视不理,城主府内库再出五十万钱,以补你之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云崖暖扑棱一下放开登云的脚脖子,纳头便拜,高呼道:“城主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得!价钱给到位,生意谈妥!”

    蓝之青捏了捏鼻梁子,有点脑袋疼,这都什么事!

    这一番闹腾,云崖暖讹了百万钱,但是,这不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真正的目的,就是为了能够隐与市,而自己如此高调的出现,正是为了给自己打掩护,为自己披上一层保护色。

    自己编的故事,明日将传遍大街小巷,到时候,这城内所有知晓此事的人,都将是自己的保护色,他们会自行自动的帮助自己掩护,心甘情愿,毫无破绽的去演出。

    这一百万钱,只不过是为了让大人物们更相信自己的话,因为这才符合一个升斗小民的行为方式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最后敞亮的原谅了登云这些人,那么他难免被人起疑,但是自己讹了钱就不一样了,很难再引起他们的反思和怀疑。

    把握时,实,事。

    用一个死无对证的恶人来洗刷自己,偏偏又有旁证,那么结果便如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这面闹剧刚要结束,蓝之青却是突然一愣,面色肃穆。

    远远的可以看见,十数人飞行而来。

    “蓝兄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为首一人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李兄,你们不是在追杀阴皇吗?怎么有空来我这里?”蓝之青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阴皇逃进了深山,我们分出十数组到处寻找,突然想到,正好离蓝目城不远,怕阴皇藏于此间,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姓李的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蓝之青一惊,盲道:“如此,我派出卫兵,帮你等一起搜索,只是这阴皇法力无边,会不会已经?”

    姓李的摇头道:“不可能,一直有精于神算的高人在演算天机,阴皇便在此间范围之内,绝没有回阴皇峰,因为她的伤势很重,天象又压制太乙神力,估计短时间内她很难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便好!等我派出卫队,搜索全城,再派骑兵搜索附近山林!”

    蓝之青这人交游广阔,人还是比较大气,相对比较正直。

    “如此,李某多些蓝兄大义!”

    “哪里话,我也是人类一族啊!斩杀阴皇,匹夫有责,况且我等诸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蓝兄还要注意一个和尚!名叫意空,就是他帮助阴皇逃脱火山熔岩!”他说着,还不善的瞄了一眼登云。

    登云法师一听,帮助阴皇逃脱火山岩浆,那本事能耐,意空确实有,看来意空是贼人,这事已经没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群众对意空的名字特别不待见,这姓李的一说出意空的名字,还救了人类大敌阴皇,一个个更是怒发冲冠,大骂不止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,姓李的这群人也听明白了,感情这满脸泪痕,鼻青脸肿的家伙,被意空绿了,还是当着面绿的,AND无数次!

    不由得纷纷可怜起他来,更有脾气暴躁的,也跟着人群开始大骂意空,空门也受连带的挨骂了无数次,登云唉声叹气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云崖暖见此间事了,追兵的动向他也知道,便起身告辞,临走问明钱什么时候到位,这才由街坊邻居搀扶着,回到城北悦来客栈。

    这些街坊又安慰了云崖暖好一会,那些妖娆心痒,知道云崖暖半夜床上本事的大小寡妇们,也送来了不少热气腾腾的吃食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这掌柜的本事,只是一直没机会享用,这下好了,掌柜的落了单,那就是自己的机会啊,哪能不献殷勤。

    云崖暖笑纳美食,与众人告辞,同时回了那几个大小寡妇无数个媚眼,这才把破损的大门拼吧拼吧,勉强堵住门口,晃荡荡的回了三楼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一进屋,转到暗室,看到阴皇盘坐在一个用普通山石水盆摆设的小阵中间,这是隐藏生气的小阵,让人意识探查不到有人在此间。

    “追兵就在这城内外,不过暂时怀疑不到我这里,这两天你还要这般藏住,不可露面,不知道你的伤势还要多久复原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