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三十三章 天风姤
    想到这,八方城主停止了掐算,喃喃自语道:“你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三楼之上,阴皇淡淡一笑,白衣人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,而且八成就是八方城主和古皇其中的一位,自己乱了她的天机,使其卦象不明,暂时应该可以拖延一些时日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眼前的事,阴皇才想起来告诉云崖暖这件事,让他多做小心。

    轻轻唤了两声,结果这男人睡得和猪一般,根本不搭理自己,于是无奈,抬腿在藤椅上下来,走到床边,用手拍了拍云崖暖的脸。

    那属于玛雅的思绪在这一刻,因为这熟悉的脸庞取得了上风,那只手拍了两下,第三下却拍不下去,变成轻轻的抚摸。

    荒岛数月,其情其景历历在目,让阴皇的心瞬间融化了,莫名的,眼泪就这么滴落下来,却不知是欢喜还是忧愁,亦或是两者皆有吧。

    云崖暖睡得迷迷糊糊的,正自做着美梦,那阴皇的手磨得他脸颊发痒,下意识的抬手捉在手心,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就见这货抓住阴皇的小手,顺势就那么一拉,阴皇纤柔的身体就贴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正沉浸在回忆里的阴皇,顺从而温顺,毫无抵抗的钻进了云崖暖的怀里,把脸靠在他的胸膛,听着他的心跳,至于自己要来喊云崖暖干嘛这件事,嗯!明个睡醒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嗯?这人的手真讨厌!”阴皇挪开了云崖暖在腰部向下滑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嗯?这里也不能碰!”

    “呼!能不能安静的抱一会,睡觉还都是坏心思!”

    “咦?什么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云崖暖这一晚睡得这个香,大清早醒来,突觉怀里软玉温香,惊得猛睁开眼,却见阴皇正背对着自己,蜷着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而自己一只手正在阴皇的领口伸进去,忍不住抓握了几下,嗯!鼻子发痒,要流鼻血。

    “哎,睡得这么香,我怎忍心搅扰你的清梦!还是来个回笼觉吧!”

    云崖暖想着,身体又往前凑了凑,双臂略用力,俩人彼此贴的更紧了,那玲珑凸凹,尽在五感之中。

    其实,阴皇已经醒了,云崖暖的小动作她都有发现,只是她觉得这样很舒服,哪怕是那些怀心事的动作,也很舒服,那么,就在睡个回笼觉吧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都快中午了,俩人这才躺不下去,翻了翻身,彼此相视,却丝毫不觉尴尬。

    云崖暖很奇怪,阴皇的适从,同时也诧异自己心里的感受。

    抱着她,抱着阴皇,自己的心里竟然从没有过的满足,很充实,很温暖。

    并没有做禁果之事,但是两个人却没来由的,心理上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云崖暖来到楼下,涑了涑口,弄了一壶热茶,扛着钓鱼竿,晃荡着来到池塘边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垂钓,虽然他一条鱼也没曾钓上来过。

    阴皇似模似样的坐在柜台后面,看看账本,数数银钱,很有一副老板娘的做派。

    八方城主一早天将亮就出门,在城北转悠,此时此刻已经来到城外,在树林的边缘开始行卦,奈何天机依旧混乱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,看她样子似乎并不焦急,在怀里掏出一个信物,思索片刻,点动了上面的按钮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阴皇的位置!”

    八方城主没有多说话,甚至没有寒暄问候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她很不愿意求助于这个人,因为这个人喜欢她,不过,自己死都不怕了,又何必在意这些!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你这是自杀!相信我,她逃不掉的,在等我几天,待我亲自过去,与你一同斩杀阴皇。”

    信物传来阴沉但是却不失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阴皇的位置!”

    八方城主没有多说一个字,重复了最开始的问题。

    对面沉默,八方城主的语气是决然的。

    “就在蓝目城城北,她应该用阵法蒙蔽了自身的天机,我也看不出她具体的位置,但是肯定就在城北,这是谛听测算的范围图!”

    八方城主拿着信物,按动按钮,一个虚拟的屏幕升起,那是蓝目城的立体图。

    上面有蓝线圈出的一个范围,大概只有城北的三分之一,这可比八方城主自己测算的要精确数倍,她放大了虚拟屏幕,赫然发现,自己居住的悦来客栈,就接近这区域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越靠近中心,那么越是嫌疑越大。

    蓝目城,城北。

    古皇身后跟着一群高手,这些都是诸侯级别的,与之前一群可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大家伙散开寻找,用神念观察每一个人,相信我,阴皇就在城北,只是她遮蔽了天机,我无法确定准确的位置,你们就把这大半个城北都搜查一边吧,只要有值得怀疑的人物,带来就是,不分男女!”

    听到古皇的话,众人分成几伙,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古皇看众人散净,这才哼着小曲,得意洋洋,朝着悦来客栈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得意洋洋是因为发了一笔横财,去悦来客栈,是听闻悦来客栈老板娘被称为蓝目城最美,比上一任老板娘还美。

    而且悦来客栈老板的传闻还有其他很多,古皇准备在那住一晚,夜里也去听一听墙角,看看这蓝目城最美,叫起来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突然起了一阵大风,压着地面的尘土如波浪一般,卷到远处。

    古皇古月明见此,忽然运指,演算了一卦。

    “天下有风,吹遍大地,阴阳交合,万物茂盛,这是天风姤卦啊!诗曰:他乡遇友喜气欢,须知运气福重添。自今交了顺当运,向后保管不相干!我这是要遇损友啊!”

    古老怪一边念叨着,却已来到悦来客栈不远。

    天风姤,本就是他乡遇友之卦,然而阳重阴浅,终难长久,所以有了那句向后保管不相干。但是,这所遇者,必是友人无疑,故此,古老挂加了一个损字。

    “哟呵,这悦来客栈还真在西北方向,上了卦了,上了象咯!”

    古老怪走进这闹中取静的院落,在门口的桌子上坐定,伙计赶忙跑过来招呼。

    “拿手的小菜来三道,开胃汤一份,主食不要,果子酒寒泉冷镇,上房一间,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古月明点了菜,店小二记下了,急忙笑道:“客观对不住哩,咱这客房满了!”

    “哦?这样啊!那也简单,看我要个上房出来!”

    古老怪说着,站起身来,对着大厅内正在就餐的众人喊道:

    “在下明月城古皇,受众诸侯所托,寻找阴皇所在,某家已算出阴皇必在城北,准备今夜在此排阵,以天星十干之法,照出阴皇真形,还望各位能空出一间靠西北侧的上房来,古某为天下黎民在此谢过了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