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三十四章 对与错
    住西北甲字上房的那位访客气得牙痒痒,但是这心里有怨气,还不能表现出来,毕竟人家古皇打着大义的旗号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任何意外,甲字靠西北的房间房客,主动让出了房间给古月鸣,自己则去和别人搭伙同住。

    阴皇在柜台里面,听到古月鸣的大嗓门,眼睛一眯,心讨:

    “这个是古皇,那么昨天的白衣人当是八方城主了!俩人都凑到这来,莫不是已经圈定这悦来客栈?不应该啊,自己明明蒙蔽了天机,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她哪知道,古皇人家是专门来看看老板娘的。

    古皇小眼睛四处瞄了半天,才发现在柜台里头,只露出一头青丝的老板娘,当下手指开始掐动不止,目标直指老板娘。

    至于古皇在掐算什么?自然是三围,身高,体重,深浅等等。

    这不算还好,一开卦,古皇懵了。

    神魂扫过老板娘的气息,那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,可是自己这般的天地神算,竟然算不出一个凡人的三围,这太没天理了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可能性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有大人物替这老板娘蒙蔽了前因后果,不让人窥见她的隐私,可是,一个凡人能有什么隐私呢?

    古月鸣一早在大灾难前,那就是混迹于形形色色的大小人物之中,三教九流交游广阔。能在那个年代,混出那么大的名堂,一来是他确实有天星地脉的本事,二来就是那精似鬼的脑袋瓜。

    熊胖子当年说他接个尾巴就是个猴,一点也没冤枉他。

    所以这货,几乎立马停止了掐算,免得被对方发现,然后偷偷的在包里拿出屠皇信物,只要按动了开关,所有城内围杀阴皇的人,就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他的坐标。

    一般的天算高手,分辨不出这种天机的蒙蔽,而且也很少会有人像古月明这样,能有兴趣去算一个女子的三围。..

    可是当这两个条件都具备的时候,那么小晴也就是阴皇的嫌疑,就会立马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古月鸣这面刚刚按下按键,却猛地听到后面传来一个人的呼喊:

    “老婆,还是你说得对,钓鱼确实得用鱼饵,空着掉,真不上钩,你赢了!”

    古老怪一听这话,一翻白眼:“这是哪来的傻叉!”但是紧接着,他这猴子般的身躯一震,因为这声音耳熟啊!

    当下急忙猛回头,愣愣看着扛着鱼竿,晃悠悠往回走的云崖暖。

    这含情脉脉,还带着水雾的小眼神,把云崖暖看得虎躯一震,急忙仔细看了两眼这个珠光宝气的干瘦小老头。

    越看越眼熟,越看越亲切,当下急忙把鱼竿一扔,快走两步,把古月鸣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俩人互相拍着后背,古月鸣更是带着哭腔念叨“你不是死了吗?怎么在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差点死了,命大又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这古月鸣胆小怕事,在荒岛的时候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他,可是不得不承认,一起经历了几次生死以后,那份战友情谊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突然,古月鸣想起了什么,一拉云崖暖就往门外走,边走还小声道:“快走,一会这里要起乱子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愣,突然有不好的预感,急忙问道:“什么乱子?”

    古月鸣附耳小声道:“这客栈的老板娘可能是阴皇,掌柜的搞不好就是意空,我已经召唤了周围的众高手来此,怕不是一会就打起来了,咱们躲远了看热闹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听,吓得后背发麻,怒道:“胡说什么你,我就是这的老板掌柜,那里面是我媳妇小晴,前几天刚娶回家的,你可别乱搞!”

    古月鸣一愣,用眼睛紧紧盯着云崖暖的双瞳,双手不断掐算拿捏,脸色随着时间推移,越来越难看,最后连嘴唇都泛着铁青。

    “你..你不会对我动手吧?”古月鸣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也知道,这事怕是瞒不下去,同时也猜到了一些什么,道:“我自然不会对你出手,但是,你必须帮我度过这一关,理由以后我给你,肯定不会让你失望!”

    古月鸣已经感到云崖暖身上的阵阵寒气,这倒不是云崖暖故意的,而是情绪波动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好!那你随我去桌前争吵!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便是了!”

    古月鸣拽着云崖暖的脖领子,破口大骂:“你个衰仔,这么贵重的东西,是你一个小小掌柜能够触碰的吗?你知道这叫什么?这叫屠皇英雄令,只有各诸侯大英雄才能拥有,你也敢触摸,是不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阴皇在柜台后面,挺身站起,却看到云崖暖一边作揖求饶,一边对着自己使眼色,这才缓缓退回厨房内,静待外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俩人刚吵了没两句,呼啦一大群人就冲到了悦来客栈,一个个剑拔弩张,杀气纵横。

    “古皇,阴皇在哪呢?”

    古月鸣脸红脖子粗的揪着云崖暖的脖领子,大骂道:

    “还不是这个混账掌柜的,也是个不懂规矩的主儿,见我屠皇英雄令放在桌上,竟然还敢用手拿起来观瞧,不小心触碰了机关,让众英雄白跑了一趟......”

    古月鸣话没说完,就听到众英雄唉声叹气,纷纷咒骂云崖暖害他们空欢喜一场,一个个也不搭理云崖暖道歉,转身离去,继续在城北扫魂。

    “哼!众英雄大人不记小人过,你机灵着点,我们的东西,是你能乱触碰的吗?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云崖暖听着古老怪教训,点头哈腰,同时一使眼色,嘴里说道:“贵客,我那鱼塘里有一尾锦鲤,在下权当赔罪,弄上来给您下酒!”

    “哼,算是识相,喏,带我去瞧瞧,不肥我可是不吃的!”

    “肥的很,肥的很,您老跟我来!”

    俩人一前一后,来到池塘边,在密林下站定了。

    “云英雄,你快说说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那阴皇可是全人类的大敌,你怎么帮上她了?你...你这是反人类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古月鸣压着嗓音,挨着云崖暖耳畔说道,但是远远看去,他猫着腰的样子,就好像再看水里的鱼。

    云崖暖只好简短的把阴皇与人类之间的关系说了一遍,尤其说明只有阴皇活着,那些活死人才有机会重新拥有记忆,并且拥有漫长的生命。

    古月鸣在荒岛上就叫云崖暖为云英雄,主要是他觉得云崖暖很可信,是个好人,能够依托生命的人。

    云崖暖能因为这一点就帮助阴皇,他一点也不惊讶,也不奇怪,但是古老怪自己本身,却是不赞成这样做的,甚至可以说是极端的反对。

    “云英雄,你善良我清楚,你希望那些活死人能够找回曾经的幸福,但是,你这样做,简直是大错特错啊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古月鸣气得直跺脚,偏偏还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古老,挽救那么多生灵,怎么能是错?你难道忍心他们就那样浑浑噩噩,变成只知道血食的生物?要知道,他们也曾经是人,和我们一样的人!”云崖暖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古月鸣皱着脸,看着云崖暖,也咬牙切齿道:“你也知道自己是人,那你救活那么多的巫干什么?那是巫!不是人,不是人!即便是他们有了记忆,也不再和我们是一种生物啦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