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三十五章 乱世宜添乱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拥有的毕竟是曾经为人时的记忆,还有无数的活死人,他们曾经的亲人还活着,即便他们是巫,也应该可以做得到与人类相对和平的相处!”

    就算不是古月鸣今日提到这一茬,云崖暖这几天已经仔细想过这回事,但此一番话,却不过是当下所想,直接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云英雄,我不是说你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都是人类,还能因为语言和地域相互倾轧,更别说两种不同的生物种类之间,你这是想当然的自欺欺人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气得使劲甩了甩手,做了多年的上位者,这一生起气来,还是很有气势的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拉古月鸣蹲在地上,折了一截树枝,在地面上划了几下,说道:

    “你看这是三千妖泽,内里宽广,无数虫族生存其中,再看这,十万大山,无数兽妖之族在此繁衍,这面死亡鬼渊,最是广阔,其中有什么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再看天下榜,人族早就不是之前的人族,杂居着巫族,神族和魔族,我相信,总有一天,他们会分离出去,而这一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就是阴皇死去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没有此三族在人族中杂居,我们根本不是虫兽二大族类的对手。现在的平衡不能打破,即便是打破,也不应该是我人族来打破,你想过吗古老?

    一旦阴皇身死,便是大战开始的序幕,已成型的道巫虽然没了阴皇的神海,但是其体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相媲美的,到时候巫族的怒火,必将燃烧到人类的身上,我们能够扛得住吗?即便是扛得住,那损失我们承受的起吗?

    阴皇身死,平衡打破,万族大战,首当其中的,便是人类,我们这颗软柿子,肯定是第一个被灭族者。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古老怪倒吸了一口凉气,小眼珠转了几圈,他是个利己主义者,凡是最看眼前,所以大局观必然比着有过这种学习的云崖暖要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“云英雄,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古月明,小声但是却很沉稳的说道: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保住阴皇,让这种平衡尽量延长,时间越久,对我们人类越有利。咱们一定要趁机找到神族,魔族,巫族的大本营在何处,然后远离这三族与虫兽二大族类的缓冲区,尽量躲避这场战斗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趟浑水,越晚进去,便越能得到最大的主动,占到最大的便宜!”

    古月鸣知道,云崖暖说的没错,当神巫魔三族在人族析出,那么人类还能有多少高手,谁也不得而知,但是,就看天下榜的排位,也能明白,人类绝对是这几个族群之中,最弱势的存在。

    作为弱者,就应该如云崖暖所说的那般,尽量躲避,坐山观虎斗,是最佳的选择,而搭救阴皇,便是添乱,同时这样的行为,也必然换取阴皇的好感,争取一个强大的盟友,对人类显然是最有利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万族必有一战?”古月明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便知,那是可心告诉我的,她当年演算天机,知道这是四千五百六十年的劫数,只有生命的归去达到道的底线,一切才会停止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把当年可心告诉他的话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可心小丫头天纵奇才,我古老怪近年才有能力演算这等天机,没想到她十年前就看穿了。我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赞成用巫族生命来填这个道之缺口。

    不过你说得对,仅仅一个巫族,怕是满足不了道的需求,只怕到时候,第二个堵窟窿的,就是我们人类啦!

    古老怪我信了你的邪,那你说说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了一眼客栈,轻声道:

    “阴皇度过此劫,怕不是要半年之久,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她活着,好好的活着,成为神族,魔族的眼中钉肉中刺。总之,越乱越好。水不浑,怎么摸鱼啊!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要这么久,我这里你自是不用担心,但是八方城主不可不防,这人演算天机的能力只在我之上,不在我之下,我能看出阴皇的端倪,他若是细心,自然也是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人似乎和你关系匪浅,此次前来,并没有参与到屠皇队伍之中,而是准备私自寻找阴皇,为你报仇!”

    “啊?杀阴皇,为我报仇?哪门子仇?”云崖暖愣在当处,忽而想起古月鸣初见自己的时候,那么笃定自己已经死亡,看来必然是有什么误会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八方城主说你被阴皇杀害,被点碎了神舍,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还嚷嚷着为你报仇,我们自然都信了她的邪!”

    古月鸣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说我被点碎神舍?那是十年前的事情啦,可是熊胖子他们知道,我那次没死,只是受了重伤,几乎无法复原的奇毒。你这些年,没见过胖子他们吗?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边说着,一边思索这个八方城主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见过啊,那个死肥仔,我上午还见过,八方城主说你被害的时候,他也没提你只是重伤的事情啊,这个死衰仔,到底要干嘛咯。”

    古月鸣不禁骂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思索片刻,笑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那八方城主说我被点碎神舍而死,肯定没说具体的时间和地点,所以熊胖子也无法确定,我是不是离开曹城之后被杀的。毕竟我那时候的状态,便是不被杀,也活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要不要回去通知死胖子他们几个啊,不要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啊!”

    古月鸣问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思索片刻后,说道:

    “我的熟人,都谁在这里?”

    古月鸣竖着手指头说道:“我只知道艾达和熊胖子于是相熟,其他的我哪知道啊!”

    云崖暖点了点头,心想也是,便说道:“告诉熊胖子就好,这货看着粗心大意,实际上鬼精的很,但是艾达那里不要说,那女人不会撒谎。”

    古老怪应声,拿出一个信物递给云崖暖,说道:“这信物只能连通我的信物,到时候有什么风吹草动,我用信物联系你!”

    “这太好了,有你行此无间,这关怕是不难过了!”

    古月鸣现在就等于是打入敌人内部的间谍,有了这条内线,云崖暖的安全系数增加不止五成。

    临走,云崖暖拽住古月鸣的胳膊嘱咐道:“别让熊胖子来这里与我会面,我们之间信物私通,你让他尽量查查那八方城主的底细,既然喊着给我报仇,但是又拉阴皇下水,此人是敌是友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此番回去,我便全力追查八方城主,定要叫他天机全乱,无从下手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