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三十七章 搏命
    八方城主一走进山坳,就感觉到周围磁场的波动异常。

    她清楚,这是避免自己用信物召唤其他各路高手来此,当下也没迟疑,依旧那么踏着风,走了进来,这磁场的波动,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所谓,因为她从没想过喊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她要做的就是杀死阴皇或者被阴皇所杀,不假手他人。

    传说,被同一个人杀死,会在阴间相聚,共往托生,报此世之仇。

    八方城主喜欢这个传说,而且笃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阴皇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八方城主一个好字出口,猛地一展双臂,一双巨大的青色翅膀展开,同时手里出现了一把月弯短刃。

    “七韵梧桐?是你!”阴皇俏目一凛,杀气猛地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熟悉的宝贝,阴皇自然想起来当初在山林间,一指震碎云崖暖松果体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躲在树后的云崖暖偷眼看到那把弯刀还有青色的翅膀,心底一股怒火蒸腾,那被人洞穿胸腹,在体内拿出梧桐凤骨的疼痛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八方城主!原来是你!”云崖暖心里恨恨道,牙齿咬紧,紧紧盯着山坳内的情况,他发誓要把这个当初差点害死自己的人,亲手杀掉。

    人们都知道,八方城主的强项是天地神算,但是没想到,她的攻击也这么疯狂。

    完全是两败俱伤,玉石俱焚的打法。

    双翼单刀,不管不顾,奔着阴皇撞过去,砍过去,没有章法,只有拼命,然而,这其实是最大的章法。

    阴皇现在有伤在身,神魂又被天象压制,还真不敢与她这样面对面的拼命,无奈之下,只好暂避其锋芒,从侧面迎击。

    云崖暖和阴皇也都有点懵,这八方城主的架势,就好像与阴皇有着血海深仇一般,虽然一声不发,但是那凌厉的攻击,让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冰冷的机器,拼命不怕死的机器。

    俩女游斗几个回合之后,阴皇已经看清楚了八方城主的能耐,这人五行八法全通,但是最精通的,却是一个也没有,都是半桶水。

    本身虽然是九五境界的高手,但是攻击力却远不如那些神魂单一变异的神体。

    当下,正准备反守为攻,欺身直上,以最快的速度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一靠近八方城主的时候,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了危机,下意识之中,阴皇急忙布起清风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脚下那平凡的山石竟然爆裂开来,在地面上炸出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阵!”

    阴皇惊讶的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没错,八方城主使用的正是阵,完美的十六卦在其心中,这几年又专门研究了当年的八卦阵,方才游斗过程之中,她已经开始刻意利用周围的环境布阵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匆忙布下的残缺之阵,但是威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才是你最高的攻击法门!”

    阴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已经晚了,这里已经被我布上了八卦,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八方城主声音同样阴冷。

    阴皇冷哼笑道:“逃?不,你会死!很快就会死,你要是想死的痛快些,就乖乖回答我一个问题,为什么如此恨我?”

    她很纳闷,这八方城主很明显是来找自己拼命的,最让她诧异的是,这八方城主,很明显还没有当初杀云崖暖的时候能力大,这一切,都值得她怀疑。

    八方城主看着阴皇,冷声笑道:“我会拉着你一起死,想知道答案,陪我去死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展青色翅膀,卷起飞沙走石,无数的沙粒石子奔着阴皇砸过去。

    阴皇凝重过得望着弥漫的飞沙,身形猛的提速,消失在原处,紧接着,那无数的飞沙尽皆爆裂,变成一团团火球。

    那都是最精纯的能量。

    天下万物,归根结底,不过是能量,一种有序排列的能量。

    而八方城主的阵,很显然可以让这些山石碎木化为那种原始,成为强大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你的阵,伤不到我!”

    阴皇的身影在虚空处传来,但是却没人看到她的身形。

    八方城主急忙旋动巨大的青色翅膀,双刃护在头顶,利用风来勘破阴皇的障眼之法。

    然而,并没有什么用途。

    这天下间,风规则领悟的最强者,便是阴皇,风就是她,她就是风。

    突然,八方城主只觉得后背一阵剧痛,竟是被阴皇打了一掌。

    这一掌蕴含了金性的寒气,封固自己八面来风控制的阵法。

    八方城主没有前扑卸力,而是硬撑住这一掌,也不回头,双翼宝刃一卷,向后斩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宝刃贴着阴皇的胸口划过去,差点就破开皮肉,饶是阴皇躲得急,那衣衫也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阴皇心里也是一惊,没想到这八方城主如此决绝,遇到这种拼命的打法,一个不慎,便要遗恨终身。

    玉手轻轻一抚,阴皇胸前的衣服在周围树叶的纷飞下,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再看八方城主,嘴角已经流出鲜血,那蒙面的雾纱都被点滴染红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到八方城主正好背对着自己,当下眼睛猛地睁圆,体内九阴领域一下子展开到极致。

    直径九米有余的圆形范围内,突然就这么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无尽的阴寒之气,就好像是粘稠的无心沼泽,束缚着八方城主的周身,似乎连动一下手指,都需要莫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阴皇双手泛起青色电芒,她准备用雷电劈死八方城主,在这九阴领域里,不受影响的规则很少,闪电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别动手,老子亲自弄死她!”

    云崖暖如猛虎下山,在大树后面闪出身形,猛地向下扑过来。

    那金乌血洗涤过的身躯,不比一般的巫体差。

    双脚蹬地,掀起尘土飞扬,留下一个个脚窝,几个跨步就来到了八方城主的身后,然后双拳灌满九阴寒气,对着她的后背就砸了过去.

    八方城主身如灌铅,但是转身毕竟不需要太大的力气,云崖暖的双拳刚砸出来,八方城主也把身躯转了过来,手里的七韵对着云崖暖直着劈下来。

    依旧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云崖暖砸中她的胸口,那么自己也难免挨上一刀。

    云崖暖瞄了一眼刀刃,一咬钢牙,一偏脑袋,豁出去肩膀挨上一刀,也要打死这个娘们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恨意,那也是绵绵无绝,那一指,害的自己生死徘徊十年,可以说受尽了人间苦,心里哪能不恨!

    刀携着风声尖利,双拳卷着寒气呼啸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