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三十九章 怀疑人生
    “干脆,我谁都不娶算了,咱们就像在荒岛中那样,寻个世外桃源,好好过日子去!”云崖暖喂着可心热汤,一边开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!云,我们去中心国的云梦大泽定居好不好,当年我游历天下,去观摩八卦阵的途中经过那里,真的很美。

    周围千百里都没有居民,只有数不尽的美景,纵横交织的清泉,我们去哪里隐居,不再理会这天道大劫,是是非非,任他们去杀,去闹,我们只过我们安逸的日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可心眼睛里都是温馨和向往,仿佛那样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,谁爱折腾谁就去折腾,咱们老老实实去隐居,问问熊胖子他们去不去!”云崖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早在十年前,可心就曾经建议去云梦大泽建立基地,但是后来云崖暖出事,熊胖子等人都在当时所在的地方建立了诸侯势力,这事也就只能揭过去。

    可心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们可能不会去的,雄心已起,平凡与平淡,他们已经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看,这可心是真格的当真了,一时之间,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来这个话茬。

    他伤势痊愈,获得了神奇的九阴领域,若是加以时日,让神魂再次觉醒,那么在这乱世,必有他一席之地,为王为皇,雄霸一方。

    刚才顺嘴安慰可心,但是他此刻却看出可心的认真,他的内心不免犹豫。

    十年的时间,折磨着他的身体和灵魂,看着昔日的兄弟们,都成了一方霸主,他怎能不想着也去有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左手江山,右手美人。

    这种抉择,让云崖暖不得不心中纠缠迟疑。

    一旦作出决定,那么就要面对相应的后果。

    看着云崖暖突然沉默,可心嘴唇颤动几下,似乎想要说什么,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没有选择劝导,隐居是她想要的生活,但是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的确是很难做到的事情,她不会为了自己开心,而让云崖暖陷入两难。

    云崖暖转移了话题,问道:“七韵梧桐怎么落在你的手里?还有,你怎么笃定是阴皇害了我?”

    可心刚才光顾着研究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这下猛地想起自己最疑惑的事情,忙回答道:

    “我的一个朋友,她告诉我,你是被阴皇杀死的,而且她用磁场记录了阴皇杀死你的过程,七韵梧桐也是她送给我的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愣,他是知道拥有磁场能力的人,比如老曹,就可以还原自己看过的画面,那是做不得假的,难怪可心如此笃信。

    “你那朋友可是一身黑衣,皮肤很白,打扮中性?”

    可心忙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啊,你怎么见过她?”

    云崖暖心道:“哪是见过那么简单,胸都看过。”但是嘴上不能说这事,回答道:“就是你那朋友差点杀死我,而且......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可心看着云崖暖,问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她要杀我的理由,是因为我让你伤了心!”云崖暖无奈的耸了耸肩,这个乌龙事件,让他也搞不太清楚根节所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可心差点一挺身坐起来,倒是被云崖暖用手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这里面必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,以后有机会见到她,自然就弄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简短的说了自己这些年的过往,从受伤到独自远离,十年时光,却不过是短短数语,但是可心却知道,这是多么难熬的十年,若不是大造化,云崖暖怕是已经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骗我?她又为什么要去害你?这些年她帮我很多,我......”可心有些思绪混乱,对方要是个男人,她还能想出个把理由,可是那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了,好好休息,把伤养好了!时间总会给我们所有的答案,不急!”

    天色大晚,云崖暖哄睡了可心,看着那如玉的面庞,思索着一开始的话题,隐居还是争一个天下,他在犹豫。

    可心选择云梦大泽,与十年前的意义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十年前,选择那里是因为环境。而现在,选择那里,是因为云梦大泽在中心国之内,而没有任何人,能够在中心国之内,建立自己的诸侯,这也等于断了云崖暖的争霸之心。

    这种潜在的台词,云崖暖自然第一时间就读懂了,所以才会沉默。

    就这样盯盯的看着可心,足足一个时辰,他才叹了一口气,看着玉人轻声道:“你是对的,这种争斗毫无意义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!那么,我们就去云梦泽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缓缓站起身形,准备离开,刚转过身去,左手却猛的被一纤清凉握住,那样柔弱的手掌,但是却握的坚决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拂过,木屋内的蜡烛熄灭,云崖暖顺着那玉手的轻轻一带,重新回到床沿。

    烛火熄灭,屋内里猛地暗了下来,月色透过斜开着的窗,洒下一片迷蒙的光。

    可心的眼睛是那样的明亮,又是那样的不可置疑。

    软玉温香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,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诧异,没有一丝的掣肘,更没有哪怕一丝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两个人拥抱在一起,裹进那带着可心清香的被窝里,一刚一柔,就如柔藤绕树。

    本是相识多年,此刻却如初见。恰似初见,却又水乳交融无绊。

    盈盈一掌,轻触却是剥皮荔枝柔中刚。堪堪一臂,却称得那阴洲晓月明亮。

    舒而脱脱兮,无感我帨兮,无使尨也吠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次日,发生了一件大事,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大事是,八方城主清晨一路向西而去,速度奇快,尾随人不久失去其踪迹。

    众人皆谓之曰自私自利,于是,寻找阴皇的重任,完全落在了古皇一人身上,其不免有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小事是,城北悦来客栈的小老板纳妾了。

    众英雄刚参加完掌柜的婚礼没几天,浑然没想到,这么快有参加了一次婚礼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掌柜的,没有人去怀疑他,一个凡体,贪财胆小怕事,又是蓝目城的坐地户,谁能怀疑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人却不得不怀疑一样东西,那就是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原来的妻子就是蓝目城鼎鼎有名的大美女,结果被意空弄自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娶了一个比原来妻子还漂亮的女人,堪称蓝目城头号美女,就连蓝目城城主的几位公子没事,也总爱来这城北悦来客栈喝个下午茶,全是为了看看这万中无一的美女老板娘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天大的艳福,已经让众英雄慨叹好汉无好妻,赖汉配花枝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们看到云掌柜纳的妾室之后,彻底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,好白菜都让猪拱了。

    怎么又是这么漂亮!

    虽然雍容惊艳不如大妻,但是那纯净如泉水,芳香若幽兰的气质,简直让一众洁癖患者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世上难得见如此纯净芬芳之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