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六十七章 祈祷吧
    濑亚美很是怀疑,眼前这个认识自己,但是自己毫无印象的男人是个神经病,虽然自己也属于神经病的一种,但是自己智商肯定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女生虽然也是一脸的怀疑,但是却没有不屑。

    在她们三个眼里,这个说话做事非常不靠谱的男人,貌似乌鸦嘴还是很灵的,基本说到的,都成为了事实,那么,就再相信他一次吧,哪怕是如此扯淡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睁眼哈,要是一旦睁眼,我的法术不灵,可就有人要留下来了,到时候生生困死里面,我可救不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边说,一边叮嘱监视四个女子把眼睛闭严了,这才朝着那黑乎乎的,看似岩壁的地方走进去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就觉得自己好像跟着这个男人闭眼走了不到几步远,猛然闻到了花草的芳香,清风拂面而过,飘散了如丝长发。

    “好啦,睁开眼睛吧!我已经带着你们走出千里之外了!好累啊,消耗法力!”云崖暖笑看着四个美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哇!怎么可能,就几步远,怎么就来到洞外?这...这是怎么回事?您真的会这神奇的法术?”

    濑亚美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甚至有些崇拜的看着云崖暖。

    戴安娜也很懵,一脸的疑惑,回头望着身后巨大的洞口,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可心则是审视的态度看着这一切,皱着小眉头,嘟囔道:“我们是不是回到入口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另外三个女生才注意到那条河流,在山洞内流出去的河流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这是回到入口了,你看这河流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鬼子六,你这法术是不是弄错方向了,怎么把我们弄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白费了我们那么久的时间,真是的,不靠谱的人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翻白眼,鼻子直哼哼,对着濑亚美说道:“把你的指北针拿出来!”

    濑亚美一愣,疑惑的看着云崖暖,几秒钟后,在腰袢拿出那柄很小的匕首,递给云崖暖,并且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指北针?”

    “你们装备这么齐全,肯定不缺这么简单的工具啦!有什么奇怪的!”

    云崖暖说着还摆了摆手,继续道:“别给我看,自己看看方向,就知道我有没有带你们走出来了!”

    濑亚美这才急忙看了一眼匕首手柄上的指北针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匕首跌落在地,濑亚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在山洞内流出的小溪,又看了看云崖暖,嘴唇颤抖了两下说道:“这..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了么?到底怎么了?”可心看着濑亚美惊愕的表情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...云先生说的没错,我们确实走出来了,这里不是入口,而是出口!”

    濑亚美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回答完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也别惊讶,咱们先赶路,等到安营休息的时候,我慢慢给你们讲解一下,就都懂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呼啦”

    队伍开拔,走出几步之后,濑亚美才惊呼道:“松下整!松下整!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那是什么玩意?”云崖暖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“就是和我一起的队友,他不见了!他不在这里!他...”濑亚美看样子似乎很焦急,但是,是不是真的焦急,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“哦?真的耶,你的队友哪去了?怎么不在这里?哎!我就说了,不要睁开眼睛,他一定是没有听我的话,可怜啊,希望他能走出山洞,我们为他祈祷吧!”

    云崖暖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,就准备转身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嗨,鬼子六,你不准备去救他出来吗?你会法术啊!”可心这小妮子三观尽毁,已经相信这云神棍怕是真的会法术土遁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那法术很耗费灵力,一年就能用一次,我可没法儿在这等一年,谁爱等谁等,我可是走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混不吝,不丁不八的站在那,还抖着脚,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叫人生气。

    几个人目光都注目在濑亚美的身上,毕竟那是她的队友,自然是看看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,松下,你怎么能不听高人的话呢?时间紧迫,大家都是生死未知,我们就先走了,希望你能及时走出来,再见!”

    好吗,一句话,先把责任甩给松下整,紧接着表达了自己的祝福,同时说拜拜。要她这样向生的人讲所谓的义气,那真是祈祷都祈祷不来的。

    队伍缘着小溪而行,五个人五般心思。

    戴安娜望着前面犹如闲庭信步的云崖暖,心里莫名的没有了安全感,于此同时,也对他在松下整落队后的表现有些心寒。

    在这荒岛之中,只有互相帮助,一起努力,才能更可能走出困境,但是云崖暖显然没有这种觉悟,他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下来,那么,如果掉队的是自己,他也一定会如此。

    可心看着眼前的小溪,到现在也没弄明白,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怎么入口是溪水流出,出口依旧如此?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闭着眼睛一下子就走出来了?真的有土遁之术?这个鬼子六,自己也认识两年了,没听说他有这方面的能耐?难道是深藏不露?怪不得汉斯给他大把工钱,还不用他干活。

    至于松下整事件,可心还没来得及思考。..

    玛雅最欢快的跟在云崖暖的身边,不时的用小脚丫踢一踢溪水之中的小鱼,追赶一下野花上的蝴蝶,每一个动作,都像是精心编排的舞蹈,美妙而自然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!啥也没想。

    濑亚美跟在队伍的最后面,一直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    她的内心是恐惧的,可以说骨子里都感觉到寒冷。

    她方才的表象,大部分是装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敏感的女人,是除了云崖暖外,唯一一个发现松下整走进黑暗之中的人,那是她唯一的队友,不论如何,她对松下整的关注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但是,也正是这份敏感,让她在云崖暖胡诌八扯的时候,一句没提松下整的消失。

    云崖暖那一声断喝,或许只是巧合,但是也存在故意的可能,只要有一丝人为的可能,那么她就绝对不会在那个时候说出来,无论如何,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而在后来,队伍已经走出来,松下整注定要牺牲的时候,她才装模做样的大哭,一切都是那么符合人的正常行为。

    让人都以为,她刚刚发现松下整的消失,也是为了向云崖暖可能存在的人为性表示自己的完全不知。

    但是,最后云崖暖的表现和行为,让濑亚美断定,自己猜的可能是对的,这货六成以上是故意的,虽然她不清楚,云崖暖和松下整到底有什么私仇。

    或许...她看着眼前三个美丽的女子,脑海之中想起了一个名字——q狂!

    这个男人,只喜欢女人,只要女人活...那么,似乎还不错!

    想着,她抚摸着手里的小刀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