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六十九章 大江东去
    “谁...还敢说我不靠谱啊?嗯?哼哼!”

    云崖暖现在特酸爽,几个女人那惊讶崇拜的眼神,让他飘飘欲仙,浑身舒泰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表情和语气真的很膈应,但是四个女人不得不承认,这次他有嘚瑟的成本,所以,就连可心都没出言回怼他。

    这个水洞非常紧窄,几个人只能弯腰坐着,因为一旦坐直了,脑袋就可能撞到水洞的顶端,来个头破血流。..

    两侧也是可丁可厶,木筏两边几乎紧挨着岩洞的两壁,好在水流在这里并不湍急,用木棍撑蒿,小心翼翼的缓慢前行,倒是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没有准备火把,现在能发光的东西,只有濑亚美身上的一把太阳能手电,虽然并不算光亮,但是在这样紧窄的环境下,还是足够用的。

    云崖暖现在有点后悔,为啥没把松下整扒光了,再把他扔在山洞里自生自灭,那样就能多一把手电筒来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只是没有帮他脱困,都没有亲手伤害他一根毫毛,心中感怀自己真是一个不吝善良的好人!

    水洞九转十八弯,不知前行了多远,突然在前方远处出现了淡淡的绿色光芒。

    那不是一点,而是一片,很大的一片绿色。

    蜿蜒的水流被映衬的也变成了一条森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戴安娜看着这些冷光,心下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磷光,看来这水下有大量的磷矿。”可心不假思索回答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自是知道这些是个什么东西,嘴角提了提,却没有明说,安然的撑蒿前行。

    随着木排的靠近,那磷光也越来越清晰,顺着窄洞钻出水面,眼前豁然是一个巨大的洞穴,绿光遍布了这个巨大的洞穴两侧,看着让人眩晕。

    河道两侧宽广不下百米,远看过去,就像是飘满了水藻的水潭,但是走进一看,却会发现,那些磷光并非是密集无缝隙,而是不规则的网状,纵横交错,就像一张巨大的,孔小的蜘蛛网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可心有些好奇,拿着太阳能手电,就要往岸边照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提醒一下,你们最好别看,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可心这好奇心超强的个性,哪能被云崖暖一句话吓到,当下轻哼一声,把手电的光源调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磷光在更明亮的手电下消失不见,露出了其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一具具枯骨交错在一起,乱糟糟的横七竖八摆放,一个个圆滚滚的人头,龇牙咧嘴,瞪着黑洞洞的眼眶,仿佛在盯着某一处沉思。

    “这些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!怎么可能?难道这是不久前才死去的生物?”可心还无法分辨这些尸骨到底是人还是其他动物,所以用了生物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鬼子六,快点靠岸,我要仔细瞧瞧!”

    可心一碰到这种稀奇事,总是能忘记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那些都是人的尸骨,但是不是现代的人类,他们死去最少万年了,那是一场阴谋下的神战,我们传说之中的神,死伤殆尽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那些尸骨,不无感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这里是战场?”

    濑亚美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战场,战场的一角!后面你们会见到更可怕的场景!”云崖暖轻松的撑蒿缓行,似乎这一切早在他预料之中,毫不关心在意。

    “鬼子六,我现在相信你能掐会算了!”

    可心不无感慨道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的河道变窄,不需要靠岸,已经可以看清楚岸边的一切,那一具具比现代人类高大不少的尸骨,全都被割断了头颅,倒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还没有腐烂干净呢?这样的环境,钢铁也保存不了许久!”濑亚美很疑惑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因为,这些人的身体,原本比钢铁还要坚硬,是我们眼中的神兵鬼将,但是可惜,在宇宙的海洋之中,依旧不过是朝生暮死的浮游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想着当初进化神体和巫体,哪一个放到现代,都是神一样的存在,但是在那时,还不是一片一片的死去,所谓神,也不过是另一种可怜的存在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来到了这片阴火尸滩的尽头,洞口开始缩小,不过依旧比入口宽阔很多。

    在出去的窄口之处,磷光末端,两个手持黑黝黝长剑的人站立在洞口两侧,驻剑而立。

    细看那剑身,却带着弯弧,似乎又更应该称之为刀。

    其身穿素白麻布,肩肘关节处,罩着皮甲,头上长发披散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,除了在圆棚里坐着发呆的玛雅,另外三个,都被这突然出现的,看起来活生生的尸体惊呆了,虽然她们坚信,这绝不可能是活人,但是依旧没来由的心里恐惧。

    云崖暖没有控制木筏,任其缓缓漂流,看着洞口两侧站立的战士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阴皇风部的两员大将,与云崖暖当初颇有渊源,无论是当时的风灵珠,还是凤翼梧桐,都是这二人的杰作,虽然是后世,但是这世却也难忘,人情还在。

    “两位老朋友,好久不见啦!”

    云崖暖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阵风起,正好吹停了木筏的前行,让几个人静止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可心他们听到云崖暖的话,都是一愣,心讨这货癔症又犯了,可是没想到,下一秒,那被他们认定必然是死物的两个战士,竟然同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没来由的身上一寒,心下惴惴。

    杀气!无形有质的杀气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,泛着青芒,静静的看着云崖暖,嘴里屋里哇啦的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云崖暖也张嘴,说出了一样沧桑古老晦涩的语言。

    三人你来我往,说了短短几句,那两名战士深深的看了一眼圆棚内的玛雅,身形欲动,却猛地发现全身开始结冰,便如冰垒,严包其身。

    于是一声叹息,重新闭上了眼睛,再次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老朋友!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!”

    “来自未来!”

    “你很强大!”

    “阴皇不复生,你们不是我的对手!我不想杀你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懂了!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,再见!”

    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
    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