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章 报个仇
    这种冰冻,由内而外,却不显露,四女都无从发觉。

    只是可心看着那带着弧线,非剑非刀的武器上的图腾发呆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蝎子的图腾,却有着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在古埃及,这是蝎子王的标志,也是第一代法老。在华夏,这是甲骨文之中的黄字,代表着曾经的万物之主,黄帝。

    近代,有很多科学大家已经笃定,文明同源,文化同源。

    这一代的文明,本就出自于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黄帝就是蝎子王。

    不仅仅如此,三皇五帝,与埃及数代法老皆可一一对应,这不可能仅仅是历史的巧合而已。

    这就像很多人拿着山海经和圣经一起读,然后眉飞色舞的面对种种惊喜,是的,无数的巧合,在中西方两本神秘的书籍内触碰着。

    云崖暖内心则是另外一番思绪。

    这风族两名部落首领,武器上的痕迹,肯定源自于巫族,而当年黄帝为王,属神厚土,怕是这厚土便是巫族的代表。

    难道当年的黄帝,是传自与巫族一脉?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就释然,神巫结合,人类诞生,当时之人类,只知其母不知其父,自然跟随母系图腾,当然,这只是他的猜测,想要真的弄清楚这一切,除非他再有机缘,穿越到那神战的年代。

    可心看着那两柄宝剑,很想拿过来回去研究,在那里双手搓来搓去,却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她的小样,忍不住好笑,顺手把两柄奇形的剑拿过来,递给可心,然后躬身行礼道:“二位老兄,宝剑暂且借走观玩,二位若有机会现世,云某定当归还,谢过!”

    两个风族强者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奈何身体却无法动弹,只能忍气吞声。..

    阴皇不复生,他们的力量实在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木排缓缓驶出,离开这阴火尸滩。

    戴安娜看着云崖暖问道:“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语言?”

    云崖暖得意笑道:“很古老的语言,很久很久以前,那时候这颗星球上的人类,都使用这一种语言,好听吧?”

    戴安娜沉思,她现在对云崖暖这个人的能力很认可,但是却没有那种绝对的信任感,或许是因为他成天吊儿郎当的模样,本就难以让人完全相信他的为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终究没说玛雅也会在月圆之夜,用这种语言唱着古老沧桑的歌谣。

    云崖暖撑蒿,木筏顺水而下,水洞进一步变窄,地势也似乎更加倾斜,水流变得越来越湍急。

    木排难以避免的与旁边的岩壁发生碰撞,在这样的速度下,根本无法躲闪。

    眼看着一根根沙木离体而去,云崖暖却毫不担心,依旧晃悠悠的哼着小曲,太阳能手电的光芒已经愈发羸弱,显然电量已经所剩无几,不过这却丝毫不耽误云崖暖的视线。

    急速前行下,在木筏的前面,突然出现了一个岔路口,左宽右窄,云崖暖运臂力,一点岩壁,竹筏就顺着较宽的水道飘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左面的水流平缓啊!”

    濑亚美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,这个水路也通,我去报个仇,妹的,当年差点弄死我!”风部二将的情来自未来,但是他承情,前面不远处的怪物追杀他好几天,也在未来,但是这仇不能不报。

    云崖暖嘴里嘟囔着,水声湍急,几个女生也没听清楚,不过看这货还在哼着小曲,心里一把把伤心泪,怎么就跟着这么一个心大到完全不靠谱的家伙一起了呢?

    木筏攒箭一样,急速而下,水浪颠簸,但是幸好水道还算笔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已经来到水道的最下端。

    这里的空间很大,空旷阴森,竹筏所在之处,应该是个地下小湖泊,水面平缓,但是不知面积大小。

    手电的光芒根本照不出多远,云崖暖撑蒿缓缓靠岸,他可不想在水里遇到那个怪物,到时候不好保护几个女生,但是在岸边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怕不是斜插横移百多米,他们终于触碰到了岩石的湖岸,云崖暖就这样撑着竹筏,靠着岸边缓缓而行,心神如一,观察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前行不多时,就听到水里一阵翻滚浪涛之声,好像洗衣机在旋转的声音,在这空挡的环境下回荡着,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咦?云崖暖小心,前面怕不是有旋涡!”戴安娜急忙提醒这个混不吝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各位安心,那不是旋涡,是一直大怪兽。”

    “咯!”

    几个人差点被一口气噎到,这还没事?那什么叫有事?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大家上岸,站好了别动!”

    云崖暖用木棍顶住岸边,让木筏停了下来,几个人依次上岸。

    “关手电!”

    可心闻言,急忙关掉本就没多少光亮的太阳能手电筒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一声如婴儿啼哭般的尖利叫声在这巨大空旷的地底空间响彻回荡,几个女生吓得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生怕忍不住喊出声来,但是那种尿急的感觉,却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云崖暖目视斜前方,就见是个红彤彤赤炎炎的圆球在水面缓缓出现,两个在慢慢上升,两个再缓缓下沉。

    那是水面的倒影。

    云崖暖伸手,拿起一把那种剑不剑刀不刀的神兵利器,笑吟吟的看着那巨大的身影在水面冒出来,回头对着四女说道:“你们就在这里不要动,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说着,“蹡啷”一声,抽出宝刃,双脚踩着岸边的浅水,身形展开,快速的奔着那个巨大的怪物身影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那怪物看到有个小家伙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斜冲过来,当下怪叫一声,迎头而上。

    它都不记得,自己多少年没有吃过人肉了,真是太过想念。

    兽族当年封印全族,但是终究没能面面俱到,留下了不少的族类在山海之间,后来被神巫杀的杀,屠的屠,圈养的圈养,吃肉的吃肉。

    它便是其中一个漏网之鱼,作为一个巫族战士的坐骑,主人身死,它却困于此处,食鱼而生,不知年月,此时此刻,又见到了熟悉的人类,那馋人的血肉味,让他欲罢不能,冲上来的这个不好吃,后面的四个,才是真的美味,不过这个可以留着喂鱼。

    铺一靠近,云崖暖就问到了那股子腥臭的气味,当下“呸”的一口唾沫,双脚用力,全身跃起老高,奔着这鸟不鸟,兽不兽,鱼不鱼的怪物一刀斩了过去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