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二章 包围
    五个人浮在水面,慢慢向着湖心靠近。

    濑亚美心思重,似乎是想认证云崖暖所说是否是谎骗大家,于是悄悄的略微离远了一点点,不过这女人却不傻,只是用手臂慢慢向外试探。

    当达到一定的距离之后,就觉得指尖一阵刺痛,让她禁不住惊呼一声,赶紧快游两下,靠的云崖暖紧紧的,看着自己食指烫起的水泡,兀自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外面的水温,扔出去,半个小时就能顿烂糊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算是知道好歹,试探了一下后,急忙挤到云崖暖的身后,就差直接抱住云崖暖的腰,以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她的小九九,戴安娜也看在眼里,当下不由得心叫万幸,因为自己也想去试探一下来着,幸好没丢人。

    云崖暖乐在其中,反正只要自己动动手脚,总能碰到一二三,弹性又见弹性。

    待到近处,可见那棵巨大的参天树根植在一个纯白色的圆台之上,周边是一层层的台阶,方圆巨大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五个人来到石台边沿,顺着台阶而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一进入到这石台的范围之后,周围的气温明显又下降了一个档次,甚至感受到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可心敏感,爱研究,猜测是这石台所致,于是蹲下身去,用手触碰那片白色,片刻后不由得感慨道:“在这样炽热的环境下,还能散发试试凉气,真是奇异之物,怕不是只有山海经中传说的水玉才能有此功效。鬼子六,你身上是不是有这样的水玉啊?否则那湖水炎热,在你身边却温暖舒适。”

    山海经之中的水玉,与现代所说的水玉并不是一样东西,现代一般代表水晶,而山海经之中所谓的水玉,是一种至寒之物,人以为是千年寒冰所化,是难得的至宝。

    古时很多神仙得道,都与水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石台上方清凉,与其上方的热气搅浑在一处,形成水汽,弥漫出厚厚的一层白雾,阳光自火山口照射而下,形成了一道七色的彩虹,让人如临仙境。

    云崖暖领先迈步朝着参天树走过去,四女跟随,不多远,就听到云雾缭绕的半空之中,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清脆铃声,委婉清扬,时而高山流水,时而百鸟争鸣。

    “这声音既像是金属银铃,又像是梧桐木琴,真是好听!”可心由衷的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奇怪的,一会你们看到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,就一点也不会觉得美了!”云崖暖想到那些骷髅头骨做成的铃铛,好像果实一样挂在参天树的树枝上,即便是现在,也觉得有些身上发麻。

    来到参天树根之下,可心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,摸着那金不金木不木的树质啧啧称奇,同时也看到了那美妙声音的源头,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,直骂变态。

    云崖暖不愿耽搁时间,按照先天八卦的排序方位,找到了北方坤位,找到那块地下中空的白玉石砖,拧动了机括。

    在一阵轰隆隆的机器摩擦声中,平台上露出了斜向下的台阶。当年他们为了找这个机括,可是用了不少的时间,后来还是靠着可心的学识广博,才能脱身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,除了玛雅没有思考这些事情外,另外三个都用一种和奇怪的眼神看着云崖暖。

    “鬼子六,你真的来过这里?”可心终于相信这种可能,因为云崖暖如此轻松的找到机括,这绝不可能是巧合,除非来过这里,或者是能掐会算。

    云崖暖泪奔,心想“可算有人相信我了”,然而还没等他点头认证这件事,可心急忙来了个转折:“啊!我明白了,一定是汉斯!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老云一愣,下意识破口而出问道:“和汉斯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哼!一定是他有这海岛的详细图纸,而你和他关系那么好,一定看过了,所以什么都知道,哼哼,不用否认,一定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可心仰着天鹅版的白脖颈,傲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腔热情,被鳖会腔子里,说不出的难受,关键是这时间穿越的事,你还真解释不清楚,说了也没人信,干脆,一言不发,闷头往下面的隧道走进去。

    见老云不抵抗,可心更加以为自己猜中了,那叫一个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就连另外三女,也以为其实这就是真相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她们就忘了刚才的事情,而是被这甬道内的壁画所吸引。

    阶梯两侧,岩壁上的壁画都是一些战争的场面,无论是武器还有人物的造型,都与记载之中的苏美尔民族比较接近,尤其是那种镰刀型的弯刀。

    苏美尔,这个遥远东方的黑发种族,于现在的华夏人相貌极为接近,但是这个民族是历史上的一个迷,在其他种族还处于石器的时代,他们已经有了先进的文明。

    云崖暖想像不到这个文明的来历,或许是当年神战之后,大地四分五裂,残余与某处未死的战士,上一代文明的遗民。

    这些壁画持续了几十米远,两侧的壁画消失,整个甬道也变得宽敞起来,云崖暖自然早知其中为何物,但是重新看到如此多的,没有腐烂的无头干尸,依旧浑身寒颤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这样的战场,每一个身死的战士,最后都会被斩首结局,无论敌友,毕竟那种复活太过可怕。

    曾经,他们以为这是殉葬坑,其实或许,这只是很随意用来堆积尸骨的地方,亦或是,这里本来就曾经是战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干燥的环境,让这些尸体保持的相对完好,甚至还能看到原本的衣着打扮,对于那个年代,云崖暖有个大概的轮廓。

    毕竟穿越之前,他经历了接近史前的神战,但是,神战之后的延续发展,他却是毫不知情的,因为那面的战争还在继续,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龙神,塔克斯,玛雅,濑亚美,人类,玄墨,他们之间必定还要有个了断,只是自己却无法知道结局,他只能报以希望,自己能改变未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一边走,一边沉思,但是很快被细碎的“沙沙”声唤醒,这细微的声音来自于尸体堆,刚开始并不密集,零零散散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就汇聚起来,好像草丛里万蛇攒动。

    第一只小家伙在尸体堆里出现,那是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暗红色蚩虫,这小东西长着一排密密麻麻的小爪子,上面都是锯齿,锋利的可以切碎人的头骨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睁着瓦亮瓦亮的两个小眼珠子,钳子似的小嘴巴动来动去,露出金属摩擦的刺耳之声,它钻出尸体破布似的肚皮,挣开了身上那一层蚕茧般的薄膜。

    云崖暖注视着它,它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人类的目光,慢慢的裂开身后的甲壳,露出薄而透明的两对翅膀,震颤了几下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一只又一只这样的蚩虫在尸体堆上面钻出来,鼻孔里,眼窝里,肚皮里,谷道里,无处不在,密密麻麻的汇聚包围着五个人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