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三章 恐惧
    这种甲虫的攻击力是恐怖的,若是被沾到身上,怕是几口就能咬破皮肤骨头,钻进腔子里去,把内脏嚼得粉碎。

    云崖暖盯着越聚越多的暗红色虫潮,面容冷静,四个美女之中,已经三个快要吓得委顿与地,只有玛雅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蚩虫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些蚩虫的情绪,那种心神的交流难以言表,所有的蚩虫,以玛雅为圆心,围成了一个规则的圆形空间。

    不需要特意的去控制,这些恐怖的甲虫,便已经为自己的主子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这一切在别人眼里,看不出什么深意,可心她们甚至还在瑟瑟发抖,生怕这些怪异恐怖的甲虫直接冲过来将几个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切看在云崖暖的眼中,则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玛雅就是阴皇,这是云崖暖早就知道的事实,但是在他之前的意识里,玛雅不过是万千年后那朵一模一样的花,完美的复刻体,在与八寒地狱之中的前世阴皇神魂合一之前,她依旧只是玛雅。

    可是,现今这些阴性的母系生存系统的动物,都对玛雅恭敬有加,蚂蚁也好,蜜蜂也罢,还有现在的蚩虫,见其如见皇。

    那么,阴皇这个完整的神,到底是玛雅作为主导还是万年前的那缕神魂呢?

    如果玛雅本身,才是真正的阴皇,那么自己消灭了那缕万年前的精魂,是否能够阻止这场人类的浩劫呢?还是说,自己要把玛雅也......

    云崖暖不敢想象下去,这样的结果在他看来,太过于恐怖,最让他害怕的是,在他心里竟然有着那么一丝犹豫的念头:“如果真的需要,他...会杀了玛雅吗?”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的时候,难免把目光注视在玛雅的脸上,而后者似乎也感受到了那种杀念,几乎同时迎上了目光。

    疑惑,莫名,担忧,怨!

    那不可计数的蚩虫似乎感受到了主子的心思,猛然间开始改变队形,一阵密集到让人尿急的声音震彻在这片空间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蚩虫的反应如此迅速,几乎在几秒钟内,就把矛头全部对准了云崖暖的位置。

    云崖暖没有动,依旧盯盯的望着玛雅,眼中感情复杂而矛盾,玛雅也似乎整个人失神,目光有些冷,竟是那样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可心第一个禁受不住这些蚩虫细碎的叫声,还有那随时会被吞吃的恐惧,竟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有些神魂恍惚起来,怕是要昏死一般。

    云崖暖急忙一伸胳膊,扶住可心的腋窝,把她揽进怀里,那些蚩虫也在云崖暖动身的一瞬间,猛地张开双翼,就要扑奔袭来。

    玛雅在可心倒地那一瞬间,眼神猛然清澈,恢复以往,看到那些蚩虫冲向云崖暖,不禁吓得面色苍白,双手下意识的往前一推,往前奔了几步,大喊:“不要啊!走开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好像变戏法一般,那些蚩虫刚刚积攒出来的蓄力,被这一身大叫彻底打住,随着玛雅手掌的方向,径直的出现了一条干净的通道。

    蚩虫让路,但是依旧对云崖暖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即便是吓的发昏的可心也看出来,这些蚩虫竟然听从玛雅的命令调遣,都是惊讶的差点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这...这是...”

    可心指了指玛雅又指了指蚩虫,话说到一半,云崖暖架起她的胳膊,往身后一背,说道:“这什么这,赶紧赶路!”

    说着,当先大踏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蚩虫让路只有一米多宽,一群黑压压的,在旁边站着,还示威似的磨着锋利的爪子,听着让人牙酸。

    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出包围圈,来到最下方的一个环形台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温陡增,其下方十几米处,便是那血红色,闪着光的岩浆。

    岩浆分为几种,白色温度最高,黄色第二,之后是橙色,最后才是鲜红。

    所以,鲜红色的岩浆也算是温度最低的存在,大约五六百度的模样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身在环形台上,依旧能感到那种灼烧的炎热。

    环形台的另一侧,就是向上而去的台阶,云崖暖背着可心走到半途,猛地听到下方的岩浆里传来“噼啪噼啪”鞭炮似的响声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声音,云崖暖急忙止住身形,把可心交给戴安娜扶住,缓缓抽出那狭长的弯剑,心里暗骂:“特么的,差点把这货的存在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云崖暖?”

    戴安娜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东西,刚才那噼啪噼啪的声音,就是它的鸣叫声!”云崖暖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生活在岩浆里的生物?”濑亚美不可置信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生活在岩浆里,以岩浆为食。”云崖暖沉声回答,但是双目却不转动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双手持宝刃,杀气勃发。

    “岩浆里的生物,叫声这样,难道是毕方?地狱的守护者!”可心略一思索,已经猜到了那是何物。

    云崖暖缓缓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,就是毕方,不过是不是地狱的守门者就不得而知,在我看来,更像是某个族类的余孽而已!”

    其话音未落,就见一只硕大的鸟儿在那亮红色的岩浆里钻出来,腾空而起,周身火星四射,轻盈的来到了环形台之上。

    这扁毛身上颜色深浅不一,嘴巴狭长,但是眉眼却似人形,五官清晰。

    身下只有单足,立在环形台的中央,一动不动,歪头注视着前面的五个人类。

    毕方抖了抖扁毛,晃了晃脑袋,又是欢快的叫了几声,因为眼前这种生物,它曾经见过,也尝试过,味道很不错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它身上猛地开始燃烧起火焰,竟连它周围的空气都变的浑浊律动。

    几个人距离这只怪鸟本就不远,一开始它身上的热辐射就已经让人难以忍受,此时更是觉得皮肤都有些干疼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一条桶粗的火焰在毕方的嘴里喷洒而出,就像一个小型的火焰喷射器。

    云崖暖见状,不退反进,长刀前迎,与那火焰只柱撞在一处,顿时发出了气球爆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水花四溅,但是那些水滴瞬间化雾,片刻后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这是比方的主场,下面的岩浆就是它力量的源泉。

    眼见云崖暖顶着火焰径直冲上来,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这聪明的异鸟单腿一蹦,跳跃起来,展开翅膀,顿时又是更猛烈的热浪向着云崖暖席卷而去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