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五章 钥匙
    云崖暖也是忘了这一茬,看到几个美女吐得那叫一个凄惨,只好干笑两声表达歉意。

    然后掉头看着那已经变成人彘的蝙蝠人笑着问道:“现在能告诉我,你们为什么守在这里?我知道很多,不仅仅有你,还有另外几个,在雨林之中驻守隐匿,告诉我,你们的目的!”

    蝙蝠人裂着四瓣嘴,露出一口的獠牙,也不知是哭是笑,望着云崖暖,双目殷红,用古老的语言吼叫道:“我什么都不会说的,杀了我吧,我就能回到黄泉的怀抱,快杀了我!”

    遇到这种求死不求活的主,云崖暖也很头疼,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别的办法,你求死,那么我偏偏不杀你。

    他收起长刃,晃了晃脑袋,笑着说道:“那你就在这继续活着,就这么活着,哈哈!我不陪你了!想死,那你就在这等着,看看多少年能死,复原能力强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吗!哈哈!”

    “混蛋,卑微的人类,杀了我,你个懦夫!”蝙蝠人狂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求我啊!求我杀了你啊,卑微的渺小的九地多贡人!哈哈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不丁不八的站在那,歪脖子晃脑袋,混不吝的模样快把蝙蝠人气死。

    这也是幸好几个女生听不懂这种语言,否则一定会被俩人的对话听傻眼咯,一个求死,一个不杀,就好像杀了他是多大的恩惠一般。

    最可耻的是,竟然还有人用不杀威胁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多贡族人是恐惧的,原因就在于自身的恢复能力。

    它的伤口血液会很快止住结痂,但是断肢却无法重生,没有了腿脚翅膀,它只能乖乖的趴在这里,慢慢等待时光流逝,不知多少年月后,才能慢慢死去,这个时间,甚至他自己都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云崖暖没有再理会它,把晕死的可心用绳子绑在自己的后背上,牵着锁链准备开始向上而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我说,但是请你守信,杀了我!”

    这个多贡族的战士最终被漫长的等死所打败,它不怕死,死了以后魂归黄泉,总有复生之日,但是在这里慢慢化为粪土脓液,无论是谁,都无法忍受,那种恐惧,远远比死亡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这个人很讲信用的!”

    云崖暖冷眼看着这个人彘,没有一丝表情,那种冰冷,看得戴安娜和濑亚美也是心底一寒,尤其是濑亚美,摸了摸自己的小匕首,慢慢的放到了腰袢挂好,她发誓,这辈子也不会傻到用这把小刀其对付这个男人,因为结局一定是非常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也不多,十王派我等在此处等待,只说这里是钥匙,其它并没有提及更多,至于钥匙为何,我等也不得而知!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得出,它不是在撒谎,求死的人,撒谎也没什么意义,当下不解道:“你们在这里,难道不是为了阻止人类释放阴皇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!该出现的总会出现,又哪是人力可以阻止?好了,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那名多贡族人闭上眼睛,思绪已经回到了久违的黄泉,那是它出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云崖暖抽刀回鞘一气呵成,一颗大好头颅滚出老远,那张怪异的脸上,带着满足的微笑,或许谁也想不到,这名多贡人临死之前,对云崖暖这个敌人,内心只有最真挚的感谢,这是解脱,万年啦!

    “若不是天道亏空,必有弥补,那么万族万主,真的必须敌对相向吗?难道真的没有万全法?”

    云崖暖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战争是可怕的,除了疯子,没人喜欢。

    这名多贡人猖狂强大,但是仅仅是相对于普通人类而言,它也同样是可怜的,脆弱的,以至于卑微做出求死之事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想法仅仅是一瞬,云崖暖就冷笑的摇了摇头,他笑自己,竟然对敌人起了怜悯之心,这难道不是最可笑的事情吗?

    万族.包括人类,不过是瓮中之虫兽,犹如养蛊炼獒,只有最后幸存者,才能逃出牢笼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云崖暖淡淡的说了两个字,也没看下面三个女人,背着可心急速的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下面三个美丽的女人,被这种冷,刺的心头发寒,甚至有一点点恐惧,这让她们没敢于说一句话,乖乖的蹬上锁链,就像是接受命令的士兵。

    云崖暖第一个攀登到了树顶,顺着最上面的圆孔爬出去,一阵暖风拂面而过,带着浓郁的草木清香。

    他把可心安稳的放在火山口旁边的地面上,转身回去,用最快的速度,先后把玛雅,戴安娜,濑亚美接上来,五个人这才舒了一口气,坐在高高的山顶上,望着眼前的美景。

    站高望远,脚下山边,碧波万顷,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那是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,茂密而潮湿,远远的可以看到树林上有着水雾缭绕,在阳光下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他们在光秃秃的火山顶上短暂休息,然后在沿着角度相对平缓的一侧开始下山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将是痛并快乐着的日子。

    因为热带雨林是物产最丰富的宝地,无论水果菜蔬还是可以食用的动物,都品类繁多,河流更是遍布如网,他们可以很容易获取营养丰富且可口的食物,但是伴随着的,还有比之前更多的危险。

    毒蛇,猛兽,巴掌大的巨型蚊虫,吸血蝙蝠,鳄鱼,猎豹,巨蟒,看不见的寄生虫和病毒,这里面很多东西,即便是现在的云崖暖,也无法面面俱到的去避免。

    然而万事万物就是这样,福兮祸所依,没有绝对的美满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又累又饿,心底还有莫名的恐惧,但是都乖乖的跟在后面,没有一个人出声抱怨,云崖暖发现了这种变化,心里有些酸楚。

    刚才,自己莫名爆发出来的杀戮,让几个女人彻底和自己产生了距离,在他们看来,自己的行为是残忍的,毫无人道的,乃至于有些变态。

    他内心一声叹息,有些事情无法解释,因为自己一旦解释之后,她们可能不仅仅是认为自己是个暴虐杀戮的人,更会认为自己已经得了精神病,是个彻底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再忍一忍,我们到了雨林与火山的边界再找地方安营休息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只有默默的跟随。

    当他们来到那片绿色面前,才知道,这片雨林的密集程度,甚至远超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很清楚,他们即将面对的,是全天下最危险的荒野,与死亡沙漠并列的雨林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装备精良,设备齐全的探险队全军覆没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甚至到死都不知道是什么杀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他们,只有一身皮衣,脚上包着简陋的皮袜,没有药物,没有武器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休息吧,明天天亮再出发,戴安娜你们几个去寻找干柴,在这里引火,我去寻找水和食物,记得,别进入雨林太深,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跨上那怪异的长刃,嘱咐一句,就钻进茂密的雨林之中消失不见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