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七章 一个字
    云崖暖问出这句话,玛雅却并没有觉得惊讶,反而有些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能说出这句话,就证明俩人之间没有隔阂,可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玛雅略作思索,轻声道:“嗯!怕了!但是奇怪的是,我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知道,为什么怕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!”

    云崖暖弄完了手上的东西,却是用穿山甲的前爪做的挂坠,狼尾毛搓成的绳子,简单的挂着一个弯月形的爪甲,或许不够精巧,但是却有着异乎寻常的韵味。

    把挂坠戴在了玛雅的脖子上,云崖暖才慢悠悠道:“那就放下心来,不用害怕,我会处理好一切,最不好的结局,也不过就是我和你一辈子不离开这座海岛而已,不会更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信你!”

    玛雅抚摸着那只弯爪,与她之前戴的部落的项链倒是蛮搭配的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,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清晨醒来,雨林之中烟雾缭绕,瘴气密闭。

    云崖暖没有着急赶早进入雨林,这样普通的瘴气称不上有毒,但是终究对身体无益,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,根本无法视物,他还好些,但是其他人不行。

    对付瘴气最好的办法就是饱食,饮酒,吸烟。

    饱食他们能够做到,钢盔里面的穿山甲肉一直慢炖到清晨,云崖暖半夜的时候,用阔叶收集露水,加过一次水,文火慢炖,里面现在还有大半锅熟肉的汤汁。

    喝酒是不可能了,但是弄些烟叶来趁机烤干却是正事,一来预防瘴气,二来云崖暖也思念那个味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,云崖暖站起身来就准备去寻找一些过来,没想到濑亚美也几乎同时站起身,向着同一个方向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方便?”

    “不啊!我要去找点东西,帮助咱们祛除瘴气。”

    “烟叶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准备去找那东西,我们同去?”

    “嗯..好吧!”

    很显然,濑亚美对于单独和云崖暖去雨林里面,心里还是有很大压力的,但是又实在不敢说出拒绝的话来,她可是亲眼看着这男人把一个蝙蝠人砍成了人棍,那不是一般的残忍,绝对可以称之为变态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在密集的植被之中,云崖暖用长刃开路,同时仔细寻找着数量还算多的烟草。

    从进入雨林开始,俩人之间就没有过语言上的交流,濑亚美也一直很谨慎小心的跟在云烟暖身后,直到寻到了一大片烟草,濑亚美才像采蘑菇的小姑娘,乐颠颠的忘了形,弯腰亦或是蹲在地上收集起来。

    她那葫芦形的身材本就诱人,这一弯腰下蹲,更是显得底盘夸张,看得云崖暖头热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身体,恐怕是所有女人当中,云崖暖最熟悉的一个,毕竟两人在一起整整十年,朝夕相对,虽然后面几年是濑亚美的分身,但是终究还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云崖暖有些口干,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,看着弯腰收集烟草的濑亚美的背影,轻轻的舔了一下嘴唇,说来也巧,也或许是女人本就直觉敏感。

    他舔嘴唇的光景,濑亚美似有所感,竟在同时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见那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的某处,还伸着舌头舔着嘴唇,濑亚美“咕嘟”咽了一口唾沫,顿时觉得身上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那是掺杂着恐惧的某种情绪,很熟悉的情绪,当年她被绑架之后,就感受到过这种恐惧,被凝视,被品评,被恐惧包围,同时也被莫名的亢奋充斥。

    濑亚美回眸一眼,里面包含了很多复杂的东西,然而,云崖暖很显然只看懂了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就见他直直的奔着仿佛雕塑一般,弯腰愣在原处的濑亚美,随后便是衣衫剥落的窸窣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”

    濑亚美的声音是那样的无力和柔弱,身体更是软的需要云崖暖用胳膊扶住,此时此刻,任何的言语和行为,都只能是一种催化剂,哪怕是咒骂。

    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

    返影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

    重坐幽篁里,抚琴伴长箫。

    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

    云崖暖坐直了身子,在嘴里嚼了一片烟叶,他看着草地上兀自痉挛颤抖的濑亚美,心里很是纳闷:“怎么此次感度如此之好?曾十年不如今日矣!”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濑亚美那变态的灵魂,只有在恐惧的环境下,才能爆发最大的热情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濑亚美身上才有了力气,缓缓的坐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低着头,偷偷看了一眼云崖暖,正好与那笑眯眯的眼神相对。

    当下又是浑身剧颤,怕!恐惧!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一个人笑起来可以这么恐怖。

    可惜,云崖暖不知道濑亚美的真实想法,自己明明笑的很诚心,很发自内心,但是怎么看在她的眼里,就成了恐怖的阴笑?真是万物由心,主观总是战胜客观。

    “濑亚,时候不早了,烟草也差不多够用了,咱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云崖暖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假惺惺,虚伪作态,他心里还有多少罪恶,还要怎么样对自己?”濑亚美心里想着,嘴上可不敢说,缓缓的点了点头,跟在云崖暖身后,小碎步的回到营地。

    不小碎步不行,腿疼。

    回到火堆旁边,濑亚美也顾不得身上疲累,拿着烟叶展开,在火堆前铺平在石头上,开始熏烤,她尽量表现的像一个安分守己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她要给云崖暖一个错觉,那就是自己已经彻底屈服于他,服务与他,那么自己就能够活下去,这是她曾经的经验,她相信,这次自己也一定可以活到最后。

    在云崖暖的心思里,其实却没有太多的想法,除了惊讶于濑亚美今日的感度之好外,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那么快的在曾经彻底分离出自己的思维,换句话说,在他眼里,这几个女人,都是他的,最起码在潜意识里是这样的,虽然事实上,并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,正是这种潜意识,让他感觉自己刚才的行为,不过是一件很正常的行为,因为他很确定,自己在濑亚美眼中看到了那种需求,那眼神自己看了十年,怎么会看错?

    这时,也看出了濑亚美的心计和心力,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云崖暖的愤怒,乖乖的烤着烟叶,甚至还很乖巧懂事的把刚熏干的烟叶卷成严实的烟卷,点燃了递给云崖暖,就像是一个封建社会的小妾。

    云崖暖大大咧咧的接过来烟卷,好像濑亚美这样的行为是应当的,很正常的,在嘴里使劲吸了一下,吐出一串烟圈,笑嘻嘻的赞叹道:“一个字,爽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