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八章 会动的树干
    四女心声:“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”

    太阳升起,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瘴气散尽,云崖暖让几人用刚才找来的薄荷叶揉碎了,擦拭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,这样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免蚊虫的侵袭。

    雨林里的蚊虫可不是闹着玩的,三个蚊子一盘菜,在这里绝对不是夸张修辞,而是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按照以前老山民的经验,中午瘴气最甚,但是他们顾不上这么多,毕竟以后要有一段时间长期衣食住行在雨林里,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避开的。

    步行其中才知道,雨林里面的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上下十方,处处传来动物禽兽的脚步声和鸣叫声。

    云崖暖聚精会神,分辨着这些声音的距离和危险性,在这里,他也不得不加倍小心。

    和之前初入温带森林相比,雨林给了云崖暖不小的压力,一个不小心,被毒蛇咬中,云崖暖自己或许没事,但是几个女人是肯定承受不起的,而云崖暖可没有信心能解剧毒。

    沿着指北针的方向前行,地势越来越低洼,植被也随之愈加茂盛。脚下的泥土湿润,矮小的植被也开始多了起来,绊脚的很。

    云崖暖用风部二将的弯刃开路,这宝贝锋利无比,吹毛短发,那些植被只要被刃口碰到,就纷纷折断,落与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里是标准的盆地地形,看似平缓,其实大多是锅底形和一面斜。他们现在暂时处于高地,越往下走,植物越茂密,道路也将变得难缠。

    云崖暖并不担心水源的问题,在雨林里,只要有火,那么吃喝是绝对不用愁的。

    四个美女跟在云崖暖的身后慢行,手里拿着阔叶,挥舞驱赶着周遭的蚊虫,身上闷热,都是黏糊糊的汗液,但是却不敢解开衣服透风。

    如此前行了两个小时左右,一条蜿蜒宁静的小溪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河流如玉带,掩藏在绿意之中。

    闷热导致的出汗脱水,导致几个女生看到这条小溪,都忍不住舔着嘴唇,想要冲过去,趴在河岸边狠狠的灌饱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生水不能喝!等下煮开了才行!”云崖暖对着跃跃欲试的四个女人说着,在地上捡起来几块石头,略用力的扔进了河岸边的杂草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样茂密矮小的植被里,最好的试探方法就是投石问路。

    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,尤其是在荒野里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石头的骚扰下,那岸边的杂草之中窸窸窣窣,很快他们就看到和青草几乎一样颜色的小蛇,鬼鬼祟祟的在草丛里钻向远处。

    这些颜色鲜艳的小蛇,几乎无一例外的拥有剧毒,若是不小心,真的傻傻用脚探路,被咬上一口,基本就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差不多没事了!对岸的植被略疏散,咱们渡河过去,然后生火烧水。”

    扔了一会石头,云崖暖确定安全,这才依旧小心翼翼的滑着步子,靠近河边,用弯刃快速的清理处一小片干净的地盘,把那些细小密集的植被斩断踢开。

    几个人寻来干柴枯草,用石头块堆了一个简单的灶台,先把篝火燃了起来,云崖暖这才去旁边的树林里弄了一根竹竿,在上面绑住草篓,沿着河岸倒腾了一会,弄上来十数条尺长的鲜鱼。

    这可把几个女孩子高兴坏了,去皮去鳞,烤的烤炖的炖,搭配新鲜的椰汁和热乎乎的鱼汤,几个人吃的不亦说乎。

    鲜鱼下锅,泉水煮沸,锅底放一些姜根山蒜茴香,最后撒上海盐,那如同牛奶色的鱼汤,就是最好的能量之源。

    这样一顿饭下来,几个人都避免不了的一身大汗,是个女生身上不舒服的动来动去,眼巴巴的看着河水,恨不得一下子跳进去,清凉的洗个澡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在眼里,心里也希望能让她们舒舒服服的洗个澡游个泳,但是这里的环境显然是不行的,河道窄,两岸都是植被茂盛,即便是对岸,也只是相对稀疏一些。

    想要安心游泳,他们必须找到河岸较宽的位置,最好两岸有河滩。

    “稍作休息,咱们沿着河去下游,找个合适的地方安营扎寨,保准找个能放心洗澡的地儿!”

    云崖暖说着,扑灭了篝火,收拾好东西,不多时,一行人出发,沿水而行。

    河道边都是矮小的植被,很难躲避太阳的毒辣,不一会几个女人便都是汗流浃背,不停地用手唿扇着衣襟,让空气可以钻进衣服里面,带走恼人的闷热。

    云崖暖恍惚记得,这条河越向下就越宽深,他们曾经在这里做过竹排,现在他依旧是这个想法,找到一个完美的宿营地,打造一艘舒适的竹船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这次的速度,比之曾经快了好几天,自己完全来得及阻止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出现,他有信心,这一世,没有灾难。

    他自己要做那个唯一面对启明的人,甚至已经开始了为人类未来的修桥补路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的,河面变得越来越宽阔,两岸的植被终于开始稀疏起来,甚至可以看到草根下的沙粒,云崖暖还想继续急行军,但是可心她们却承受不了,几个女人已经有了中暑的征兆。

    云崖暖展看左右,河边低矮植被就好像是斑秃的毛发,到森林边缘的距离也就十几米远,作为这两天的露营地,也算是勉强可以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别走了,就在这安营,咱们休息两天,我要弄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四个女人就好像烂泥一样,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铺上烛九阴和狼皮,别直接坐在湿地上,会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本来已经毫无力气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们现在不是很敢去违背云崖暖的话,那怕云崖暖的话听起来很温柔,但是她们的脑海里,依旧是他把蝙蝠人砍成人彘的画面。

    残忍,冷酷,无情,血腥,变态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心里很厚很墨的阴影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云崖暖想要去努力消除这种隔阂,但是在他的心里,也莫名的有一种陌生的感觉,一样的名字,一样的容貌,但是却很陌生的曾经的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种陌生,让他无法由心而发的去呵护关爱她们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似乎缺了上一世的某些东西,或者说是契机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云崖暖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他们没有一起面临过死亡,没有那种同生共死的信任。

    而对于现在的这种别扭的关系,云崖暖也只能付之一叹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确实累坏了,躺在皮子上,不一会竟然都沉沉睡了过去,眼见如此,云崖暖便不敢走远,只在几人周围寻了一些干木枝,在四女旁边燃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捕鱼炖汤,待到她们醒来时,鱼汤已经翻滚,释放出诱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喝点热汤,把湿热之气排出体外,露风汗睡,也不怕口眼歪斜。”云崖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四女喝汤,脸上露出品尝美味的模样,云崖暖的心里是满足的,这才光着膀子,开始清理河边稀疏的矮草。

    不一会,吃饱休息好的四个女人也过来帮忙,两下里向三面展开,不一会就清出很大一片空地,濑亚美,可心,戴安娜在一侧,云崖暖和玛雅在一侧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觉得累了,恰巧看到一棵粗有水桶直径的直木横在草地上,当下想也没想,一屁股坐上去,累的喘气擦汗。

    “咦?这树皮怎么这么凉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很滑腻腻的!”

    “奇怪,啊!树在动啊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