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七十九章 屠蟒
    五人份两伙,相距较远,但是几个女人嘟囔的声音云崖暖却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恰好一阵微风顺着河岸刮过,云崖暖鼻翼微动,顿时感受到了一抹草腥气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云崖暖暗叫一声,直接双腿蹬地,向后跳跃,身体在半空之中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展目向三女处看过去,就见一条水桶粗细,足有十来米长的一条绿色巨蟒正缓缓抬起了头,回望着坐在自己身上,已经吓傻的三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眼睛琉璃光,和小灯笼似的,吐出的信子比人还长,歪着脑袋,盯着三个女生,似乎在琢磨先吃哪一个才好。

    三个女生里,戴安娜和濑亚美还算是有过生死磨砺的,当下虽然吓得身体发软,但是还不至于大小便失禁,但是可心就不行了,几乎看清楚自己坐在什么东西上的同时,就尿了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人在半空,看到雨林之中最大的蟒蛇,绿色巨蟒脑袋一挺,好像离弦之箭一般,奔着吓尿的可心咬过去,因为那里的气味最厚重。

    蟒蛇别看它平时慢慢吞吞的,好像一条虫,但是在攻击敌人的时候,那速度快到肉眼根本不捉不到它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蹡啷”

    云崖暖抽出弯刃,挥臂使劲一甩,弯刃“嗖”的一声,直奔蟒蛇和可心中间的位置而去,要是一般情况下,别人一定以为他是扔歪了,但是,事实上,这是对落点的精确计算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弯刃直着插进蟒蛇的一只眼睛里,它的大脑袋禁不住往旁边歪了过去,攻击进程被打断,云崖暖脚尖再一点地,人已经到了可心等三女身前。

    恰巧蟒蛇此时刚刚在那一刀之下缓过神来,当下暴怒,身子滚动,就想把四个人牢牢的卷进身体,生生勒碎他们的骨头。

    云崖暖知其所欲为,双掌连推,印在三女胸口上,一团团,软绵绵。

    就见三女双脚离地,飞出老远,落在河岸上,除了摔得屁股有点疼,竟然毫发无伤,这是云崖暖使用的暗劲发力之法。

    要做到掌托豆腐,扔出几米远,但是豆腐斜落地而不碎,鸡蛋旋而出,落地之时,蛋壳不裂才算功成。

    当年,他为了练这股制而不杀的巧劲,不知道扔坏了多少豆腐和鸡蛋,如今用来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

    三女飞出去的同时,蟒蛇力大无穷的身体也缠了过来,转眼间就在云崖暖的身上绕了三圈,一只眼睛上插着弯刃,鲜血淋漓,另一只眼睛露着凶光。

    云崖暖盯着那血盆大口,红鲜鲜,留着粘液的大嘴巴,上面两颗米长的尖利獠牙,信子的根部,是一个管状的圆洞,喉咙黑乎乎的,就像是一扇小门。

    就这嗓葫芦,吞云崖暖也就是刺溜一下的事,根本不费力气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,眼看着云崖暖被蟒蛇扔进自己的嘴里,顿时都吓得惊呼起来,那一瞬间,她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冷血的在自己面前杀人的家伙,给自己带来的恐惧并不是最可怕的,因为她们现在感觉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们除了拾柴引火,几乎没做过其它的事情,包括动脑,所以,她们无法想象,如果云崖暖被蟒蛇吞吃掉,她们以后将如何生活,如何前进。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很多事情真的是微不足道的。

    云崖暖的身影消失在蟒蛇口中,那一瞬间,也抽空了四个女人的最后力气,她们委顿与地上,唯一能做的,就是看着蟒蛇把云崖暖吞掉,然后再一个个的吃掉自己这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蟒蛇的体型和嗓门,加上大嘴巴做喇叭,这一声气响,可谓是巨大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不由得眼睛一亮,她们一脸的难以置信,嘴巴张开老大,口水在嘴角流下去都没有发觉,因为她们看到的,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蟒蛇的嘴巴正在一点一点的张开,而牙缝之间,露出浑身湿透的身影,一双手抓住两颗獠牙,脚踏下牙床,硬生生的霸王举鼎,把蟒蛇的嘴巴撑开。

    “云!他...他..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他..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开..开门!”

    云崖暖撑开蟒蛇的嘴巴,使劲的“呸”的一口,很显然里面的味道真的很难闻,然后这货竟然对着四女咧嘴一笑,表达自己现在没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四女看到这个表情,牙缝里一起挤出俩字“变态”。

    云崖暖抓住两颗獠牙为力点,蟒蛇吞之不下,于是那圆管里面,米多长的信子钻了出来,卷住云崖暖的腰,想要把他拉进嗓子里。

    这信子别看柔软,但是力道大的出奇,云崖暖感受到腰间一紧,急忙丹田沉气,用力止住身形,双手双脚,同时用力反旋,猛然间在蛇嘴里旋着身跳将出来。

    那信子好像绳索,被这样反向一转,松脱开来,不过云崖暖没有想象的那般见好就收,在信子离开身体那一瞬间,双手紧紧抓住那舌头的分叉。

    扭腰双脚使劲一荡,身体挂着信子,就好像钟摆一样开始荡起了秋千。

    借着这股离心力,蟒蛇想要收回信子也办不到,反倒信子被越扯越长,云崖暖荡秋天的弧度也越来越大,最后竟然荡起了多半个圆圈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云崖暖瞄见插在蟒蛇眼睛里的弯刃,双脚如剪刀,轻轻一夹一扯,弯刃便被他双脚夹实,借力较腰劲,身体一个三百六十度反转,双脚上的弯刃在蟒蛇嘴边划过,生生将那信子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绿色巨蟒浑身一阵剧颤,没有信子,蟒蛇几乎变成了彻底的瞎子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个空翻没完事,双腿一勾,弯刃交到手里,斜刺里插进巨蟒的下颚处,借着弯刀力点,欺身而上,来到绿色巨蟒的头顶背部。

    双手握住弯刃,刺进其背,双脚一跳,身体下坠,弯刃锋利,切巨蟒如无物,几乎没有阻隔的,云崖暖一落到底。

    再看绿色巨蟒半个身子,被切开米深,足有四米来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皮开肉绽的,里面的骨头,内脏撒欢似的掉落下来,那囊子里,好裹着一个黑乎乎的巨大的尸体,看模样应该是一只野猪,很巨大地野猪,估摸着才消化一半。

    这绿色巨蟒身上的神经系统,并不是大脑统一支配,受了这么重的伤,竟然还能玩命打滚,甚至不忘了甩着尾巴砸向云崖暖,以解心头只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