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八十一章 有朋自远方来
    四女弹肉刚入口,咀嚼两下,一个个脸上都闪着光,不住地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“好吃,劲道,有嚼头!”

    “口感咸醇,真的很有弹性!”

    “外脆里嫩,这是什么肉,绿色巨蟒的还是黑凯门鳄的肉?”

    云崖暖几口,已经把绿色巨蟒的条肉吃进肚子,看着可心一边把黑凯门鳄的头头肉扔进嘴里大嚼,一边问着问题,就笑道:

    “黑凯门鳄的肉,怎么样?好吃吧!”

    可心连连点头,竖起大拇指赞叹道:“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肉,真是难以想象,我还要!”

    这黑凯门鳄的条肉虽然够大,但是四五个人分,那也不顶什么大用,可心只好在云崖暖立着的烤肉木杆上点着问哪个是黑凯门鳄的肉。

    云崖暖递了一串过去,可心急忙接过来,也不怕烫,吹着气咬进牙缝里,但是咀嚼两口之后,一皱眉头,说道:“不对啊,这不是一个味,口感更是差了太多,你是不是给我拿错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云崖暖心里暗笑,咳嗽了一声,清了清嗓子,这才喜笑颜开道:“哎哟!那位置不一样,口感肯定差了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位置?那刚才我们吃的是哪里?”可心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戴安娜和濑亚美也急忙抬起头,嘴里嚼着,眼睛看着云崖暖,等待答案。

    云崖暖笑的很猥琐,眼睛闪着光,那模样就和中彩票那么开心,抖着肩膀笑道:“就是黑凯门鳄的命根子啦!好不好吃,哈哈!额?”

    “哦!怪不得那么劲道,原来是这样,真好吃,绿色巨蟒的命根子呢?”可心一脸开悟的模样,但是可惜,并没有云崖暖想象的娇羞,叱骂的镜头,而是我还要!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的是,戴安娜和濑亚美也把目光放到了烧烤木杆上,似乎在寻找条肉。

    云崖暖一身的嘚瑟劲没用出来,没味道的一翻白眼,嚼着鳄鱼肉,心里纳闷这几个女人怎么对吃这东西一点也不反感。

    可心找了半天,确定那条肉肯定是没了,摇头叹息道:“上次吃,还是回老家的时候才吃到,隔了快一年了,没吃够怎么办!”

    云崖暖这才醒悟,人家小可心是粤州的,号称无所不吃的地方啊!自己想用鳄鱼命根子做恶作剧,看来是找错对象啦。

    汤足饭饱,云崖暖的恶作剧没成功,怏怏着拿起弯刃,就在附近寻了一片竹林,斩了无数脚踝粗细的竹子回来,准备打造竹船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找到了一片方竹林,但是这一次他可没心思去那片区域,毕竟当年的障母还历历在目,他可不想重来一次。

    圆竹虽然没有方竹做成的竹船那么稳定,但是也不会相差许多,这东西也不是准备用几年。

    五个人合力,利用树藤和树皮搓成绳索,再以卯合竹钉配合,很快就弄出一条宽度接近三米,长度近五米的竹船。

    上面有一个还算宽敞的卧室,铺着蟒皮,上盖黑凯门鳄的后背甲皮,下方五层空心竹为底,让他们可以离开水面一定的距离,不至于承受潮湿。

    脱水的干肉,最大载量的木柴,用粗竹制作的水壶饭碗等物件一一放置在竹船上,也没有黄历在手,看不得良辰吉日,虽然接近傍晚,但是云崖暖丝毫没有准备耽误时间的想法。

    直接招呼四女上船,五人顺水而下,荡漾碧波之中。

    五人进入竹船也不过半个小时左右,天空霹雳炸响,大雨几乎顷刻间随着雷声瓢泼而下,云崖暖自是庆幸不已,他想不起来,曾经那一次,他们也是上了船之后,大雨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积雨云,来得快去的也快,十几分钟后,大雨停歇,天空又是月朗星稀,只是降雨量可不少,河水明显比之前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月圆当空,或许是因为在竹船上,心里有着安全感,四个女生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着天,看着月夜下的美景。

    时间,总能冲淡一切,几顿温馨的晚餐,一次差点的生离死别,可心和戴安娜她们,已经有些忘记了,或者说忽略了云崖暖对待蝙蝠人的残忍,这是一种接受。

    他们竹筏下的河,其实更像是深溪,水流很缓慢,即便是刚刚大雨过后,依旧显得那么腼腆安静,但是水深却不浅,一眼看下去,黑洞洞的,根本看不到底部。

    以前编制的草篓就放在船尾,这河水里渔产丰富,每日定有鲜鱼祭奠五脏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路过一片银色的河滩,足有几百米长,云崖暖想起,这是上一世,他们露营造船的地方,一时之间,不由得陷入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“哇!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濑亚美的叫声唤醒了云崖暖的沉思。

    只见那银色的沙滩上,在月光下,一团金色的圆形光雾正在慢慢变大,向着上空缓缓飞升,就好像又一轮圆月就要升空。

    竹船顺水而下,距离那团金色越来越远,但是那一团明亮,依旧在半空之中,映在他们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没有威胁,可心这一次是很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奇景,眼看那团金色就要落入山林,她才说道:

    “那是障母,最可怕的瘴毒,幸好我们登船远离,否则怕是也难免殃及池鱼。你们等着看,那光雾落入森林就会炸开,变成五颜六色的迷雾,很美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话说完没多大一会,光球落入森林,猛然间光雾迷乱,姹紫嫣红,在月光下犹如仙云飘飘,弥漫了老大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“快都吸上烟卷!”

    可心手脚麻利,在背包里拿出卷好的烟卷,几个人点上,使劲的吸了两口,除了戴安娜,另外几个都是咳嗽连连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障母波及面积这么大,我们离得这么远,都被蔓延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心有余悸,因为他们眼看着那五颜六色的烟雾,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滚滚而来,那场景非常震撼眼球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只是障母的边缘,没几分钟就走出了障母的范围,看着身后根本看不透半米的障母浓气,心中骇然这种迷雾的强悍。

    风在它的面前,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,障母释放的毒气是那样粘稠。

    离开了银色沙滩的范围,河道两边都是茂密的原始雨林,笔直的大树横倒竖卧的在两侧掩映着,甚至在高处交接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绿色的长廊。

    天近黎明,云崖暖坐在船头,感受着清凉的空气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起床后,也感觉到了这种凉爽,完全没有了雨林的闷热暑气,不由得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云崖暖打了一头盔的水上来,让她们轮班用手试了一下水温,几人才知道这清凉来自于何处。

    就如他们的猜测,这是密集的泉水组成的河流,下面的水冰凉爽利,帮他们驱散了闷热,而干净的水,又自然没有蚊虫。

    “咦?那里是不是小船啊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