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八十三章 山雨来
    这一声脆响极为尖锐刺耳,抬到一多半的雕像也停顿在那里,下面的六个男人瞪大了眼睛仔细倾听,像是在寻找声音的源头。

    最后都无一例外把目光集中在这做巨大的石雕上来,两个阿三互相对了一眼,二话不说,松手就要往旁边逃,另外四个人没想到这一茬,手上的重量猛地一增,身体自然而然的往上一挺。

    原本就有些断裂的石像,在这股突然的一顿下,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石像沿着竖向的裂缝碎裂开来,里面流出来一股股墨绿色的粘液,那些粘液之中,还有着一条条白色的肉虫在蠕动。

    两个阿三想要逃,但是终究晚了一步,六个抬雕像的男人,无一例外,被这臭气熏天的粘液浇灌了一身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白色的蛆虫在粘液里蠕动着身体,密密麻麻,彼此纠缠成一团,在几个人的衣物和头发上颤巍巍,立马叫艾达,卡芙还有可心弯腰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石像已经碎裂,自是没有继续挽救的必要,六个男人,倒霉的男人,“扑通扑通”接连跳进河水里,一边恶心着,一边清洗着身体上的肮脏粘液。

    那味道太大了,臭的人根本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几个人身上洗下来的粘液,就好像油脂一般,漂浮在水面上,裹着那些白色的蛆虫,六个人只好使劲把脑袋也扎进水里,然后在远处冒出头来,否则还会被那些恶臭的粘液粘在身上。

    云崖暖受不了这股恶臭,急忙招呼几个女人上竹船,一撑竹竿顺水而下。

    雕像已经碎裂在岸边,没有任何阻碍,后面六个倒霉蛋,又清洗了一阵,这才爬上橡皮筏,把一身湿衣服脱下,在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,一边穿戴,一边划着橡皮艇,紧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舟行远,没有了那股恶臭的味道,可心长吐了一口气,叹道:“你们看到没有,那雕像里面有骨头,八成这是古代的活人俑。”

    “封与死神内部,这个人看来是罪大恶极啊!”濑亚美也叹息说道。

    按照古时的风俗,被封于死神身体内,那是连轮回都不能入的,可谓永生永世困与一地。

    云崖暖划着船,没有参与讨论,他很清楚,那玩意不过是巫部那位老长老的手笔,材质就是腾蛟的唾液。

    竹船在前,橡皮筏在后面缀着,渐渐远离那断裂的活人俑,那些滴落与地面上还有悬浮于水面上的墨绿色腥臭的粘液,在接触空气之后,慢慢变成了殷红色。

    里面的蛆虫越来愈大,一双翅膀在它们的身体上渐渐成型,“呼啦啦”一阵破空声响,一只只暗红色的小东西脱离粘液飞向天空,密密麻麻,远看如一团红雾。

    这些蝙蝠式的怪鸟在雕像的上空盘旋了三圈,似乎在做某种告别,然后齐齐朝着河流的下游飞去。

    一群人离开活人俑,沿着树冠交叉而成的绿荫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后面不时传来六个人三种语言的咒骂声。

    但是莫名的,他们的声音都不大,似乎在刻意压抑着,每个人都好像感受到了某种不安,弥漫在这片雨林之中。

    云崖暖是个例外,自己要照顾的人都在竹筏上,有他在,那么就会保证她们的周全,至于后面的六个,他没有心思管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犹记得当年他们几个走黄泉路的模样,可谓是丑态鄙陋,每个人心里的龌龊,都难以言表,但是,那本就是人类丑陋的一面,大部分的人都有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他们,云崖暖没有所谓的喜欢,同时也谈不上讨厌,只能说是完全的陌生。

    可心陷入了沉思,一直以来,随着他们的深入,在荒岛上并没有看到绝对证明这里拥有过文明的痕迹,但是活人俑无疑改变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两岸的植被越来越密集,就像是绿色的无边的走廊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河道上经常有里倒歪斜的树木,成为了船只前行的障碍。

    这样前行了两天,好几个人都得了绿盲症,头晕目眩,在这无边绿色之中,根本无法视物。

    可心就是这样,躺在竹船的卧室里,无精打采,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开饭的时候,总有新鲜的鱼汤。

    走在这里,他们是如此的庆幸能够有船只的承载,否则若是靠着步行,这些人真是要活活累死,被这密不透风的绿色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这里的天空,月亮总是似乎比外面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,他们已经走出那片植被最密集的区域,可以看到头顶的天空。

    河道在这里变得宽阔,水流更加平缓,若不刻意,甚至感受不到船只在前进。

    后面六人,三艘皮筏子,终于可以超车,吹着口哨呼啸而过,留下阵阵大笑声。

    玛雅小孩脾气上来,皱着鼻子对着前面直哼哼,可心也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云崖暖倒是没所谓,因为他看到天边有云正在堆积,而风向正是朝着他们的方向吹来,这即意味着,马上要下大雨,很大的暴雨。

    “小玛雅不生气哈,看我做法,呼风唤雨,把他们淋成落汤鸡。”

    看着云崖暖说的一本正经,玛雅眼睛一亮,叫道:“真的吗?那你快点做法,我要看他们在雨中被淋的样子,一定很好玩!”

    艾达是懂他们的语言的,听到这里不由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前面叫的最欢实的,就有她的队友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,这六个女人已经混的比较熟,加上竹筏的空间更舒服,吃的伙食又好,艾达和卡芙自然就不会想着再回橡皮筏上面去遭罪。

    而云崖暖这厮偏偏小气的紧,明明船上很多干肉,还能天天有鲜鱼吃,但是一毫也不舍得给那六位橡皮筏上的队员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用卷烟和罐头交换就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那交易完全按体积算,一条肉能换好几瓶罐头,对面六人的存货,被剥削的也剩不下什么了,最近,这货已经把目光聚焦到他们的衣服上,那就是用衣服换煮熟的食物还有鳄鱼蟒蛇肉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小玛雅和可心已经快换出来一整套行军装。

    估计用不许久,对面的人,恐怕就没有换洗的衣服,只能天天穿着一套衣服过日子咯。

    乌云开始在天空凝聚,压得越来越低,抬头看去,就好像伸手便能把那腐烂棉花一般的云朵抓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世界安静了下来,虫兽鸟鸣在两岸消失,没有一丝风,只有无边的寂静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