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八十五章 巧合
    720度旋体,身轻如燕,登萍渡水,这些吊威亚级别的动作一气呵成,尤其最后,完成者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云淡风轻,这简直就是完美的世外高人模样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一切在云崖暖看来,的的确确就是微不足道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一开始进入海岛,就感觉到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双眼睛在观察自己,若不是那种连他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的危机感,他才不会一直收敛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耐心的比拼,对方看着他的时候,他也一样感受着对方的存在,相见是必然,只是无法预知那个时间有多远。

    艾达在船舱里,浑身湿透,也不知是冷还是因为惊吓,脸色苍白,她双手交胸,不住地对着云崖暖喊着谢谢。

    云崖暖只是回头报以浅浅的微笑,雨水如鞭,抽打在他的脸上,那一瞬间,艾达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觉得这个云崖暖,真的是她很熟的老友,那种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前面差点被花斑巨蟒袭击的两名y国探险员,在橡皮筏上,对着云崖暖傻笑,傻是吓的,笑则是表达一种好感,其中一个还在雨中模仿了一下龙哥的截拳道动作外加一声尖啸。

    那动作,在这艰难的大雨之中,逗得船舱内几个女生不由得笑出声来,远处两个阿三也在那鼓掌呐喊。

    死去了两个人,在荒野之中,在劫难之中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,但是劫后余生的人,却是喜悦的。

    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

    死去何所道?托体同山阿。

    获救的喜悦,让两名y国队员,对云崖暖释放着他们的善意,大雨依旧肆虐,可是这种喜悦总是能给人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的是,这座荒岛并没有表达它的善意,在他们刚刚拥有笑声的时候,大雨之中猛然传来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人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已经看到正在鼓掌的两名阿三队员,抱着脑袋开始嚎叫。

    暴雨遮人眼,云崖暖定睛看过去,才清楚,竟然有数只三瓣嘴的暗红色蝙蝠,正在疯狂的扑击那两个探险队员。

    结实坚韧的外套已经出现数处破洞,皮肉被撕裂,其中一人的眼珠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快跳进水里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边喊着,一边奔到船舱口处,把绿色巨蟒皮做的门帘盖好,对着里面喊道:“不管发生什么,都不要出来,我能对付!”

    再回头看时,那两名阿三探险队员,已经倒在血泊之中,只剩下细微的身体抽动,而刚刚获救的两名y国探险队员,此刻正在那些暗红色蝙蝠的攻击之中。

    “快跳水啊!”

    云崖暖高声喊着,然而,他的声音,在暴雨之中,根本传不多远,那两名队员已经彻底乱了心神,但是在临死前,还注目的看着云崖暖,他们期望能再有一次奇迹,他们想看着云崖暖飞身而上,好像电影里一样,用宝刀把那些蝙蝠斩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蹡啷”

    一声金属的震鸣,云崖暖弯刃出鞘,双目眯成一条缝,双腿微弯,正要做出那两名队员期望的事情时,那种窥视感,又被云崖暖察觉,让他感觉到一种寒冷,在尾椎升起,一直寒麻到脑海。

    “忍!”

    他生生止住飞冲出去的动作,变成半蹲马步在竹船上,听到无数的破空之声在他的周围响了起来,那是更多的这种残忍阴森的生物正在赶来。

    这一迟疑,远处两名y国探险队员,已经没得救,他们依旧睁着眼,只是那眼中已经没有了光彩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那两双望着自己的空洞眼神,心中莫名掠过一丝无奈和愧疚。

    第一只三瓣嘴的蝙蝠袭来。

    这是狡猾的生物,径直的奔着他的脑后,视线的死角呲着牙咬过来。

    风声临近,云崖暖根本不用看,也无须看,弯刃以不可思议的角度,在身后划过。

    那只怪鸟登时变成两半,跌落在竹船上,墨绿色的粘稠液体在伤口处流出来,散发着浓浓的恶臭,真是与那活人俑里面的粘液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云崖暖缓步慢行,向着船舱走过去,短短几步路,无数的暗红色蝙蝠在夜色之中袭击而来,云崖暖目不斜视,抽出另外一把弯刃。

    双刀在手,如两扇风轮,一只又一只的怪鸟身死刀下,待到他来到船舱门口时,走过的几步路上,已经被暗红色的尸体和粘液覆盖。

    里面六名女子,透过蟒皮门帘的缝隙望出去,她们看不到云崖暖的上半身,只能看到他的脚下,无数的怪鸟尸体,伴随着雨滴跌落,好像永无止息。

    电闪雷鸣,双刀如风。

    云崖暖的双脚到膝盖,已经被这些怪鸟掩埋,那些破空的声音终于渐渐消散,最终一切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当最后一只怪鸟身死之后,那暴雨顿时停了下来,风也止了,圆而晧洁的月亮出现在半空之中,一切都是来的那么突然。

    若不是脚下的水面已经如江河,若不是前面的皮筏子上,还有两具死不瞑目的尸首,云崖暖甚至会觉得,刚刚只是一种错觉,一切并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云崖暖用长竹竿将那两名y国探险队员的包裹勾了过来,上面满是血渍,但是这里面,却有着野外需要的东西,能让活着的人,生活的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场大雨提前出现,难道是因为那些邪恶的蝙蝠?还是说,只要有人到了这里,就必然会触发这样的暴雨?”

    云崖暖陷入了沉思,如果是第一个可能,那么一切并不可怕,但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,事情就已经不想自己预料的那般,在自己的完全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竹筏一顿,竟然自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崖暖抬头一看,不禁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没有恐怖的怪兽,也没有险恶的环境,他们仅仅是靠岸了而已。

    那岸边也并没有太多的奇特,只是有一条宽两米左右的小路,上面铺着厚厚的河沙,很显然是有人经常修缮。

    借着月色远远望过去,小路蜿蜒,就像是一条丝带,如此自然随意的随曲就弯眼神到森林的远方,消失在绿色里。

    这是通往那神秘的巫族古寨的小路,一直存在于这里,云崖暖曾经来过,此刻自然想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正是这样普通的带着熟悉的环境,让他没来由的恐惧起来。

    大雨在他到来的时候,提前爆发,这或许是巧合。大雨又如同曾经,把他送到了古寨的脚下,难道也是巧合?还是说,有些事情,在这里都是必然......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