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八十八章 真假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六个美女一愣神,被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说的愣在当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见云崖暖“蹡啷!蹡啷!”,两声金属长鸣,双弯刃出现在手中,然后咧嘴一笑,只是,那笑容怎么看,都如同浸着血。

    “嗖嗖”

    见人不见刀。

    已经是两颗人头抛飞落地,那死去的两名部落战士,腔子里的血喷出一米多高,好像两朵喷泉,洋洋洒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在当处,因为云崖暖的刀太快了,根本让他们没有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六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人,甚至还没想到这个问题,而是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眨眼不到的功夫,又是几朵血喷泉出现在空地上。

    那些部落的战士,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举着长矛砍刀,呼啸着,咒骂着,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云崖暖脸上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表情,好像是在笑,但却更多的是无奈,那简直是比哭还让人难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两柄弯刃太过锋利,那些部落战士,即便是用武器格挡,也是完全没有用途。

    云崖暖刀如车轮,只是两式,横扫回砍,每一下,必有一个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这屠杀的速度,甚至比眼睛捕捉的速度还要快,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部落的勇士四面八方赶过来,越来越多,但是整个势头,却似乎是云崖暖一个人追着他们在砍杀,一面倒的屠戮。

    云崖暖就好像穿花的蝴蝶,飘舞在人群之中,沐浴在血雨之下,头发,衣服,早就被鲜血湿透,暖暖的,黏黏的,腥腥的。

    门口处六名美女,已经吓得彻底委顿在地上,那些红色晃得她们胃里翻滚,世界也跟着天旋地转,可是偏偏那些杀戮的景象,如此真切的钻入她们的眼睛,印在脑海深处。

    没多久,云崖暖就消失在她们的视线里,钻进了林立的帐篷之中,只能听到接连不断凄惨的叫声,已经有了女人的声音,到最后,几乎都是女人身死的惨叫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反正六女感觉时间似乎很漫长,漫长到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云崖暖提着刀,慢悠悠的走了回来,身后留下一串红色的脚印,头发上,还在滴落着腥咸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很轻的一声“走”,却让六女浑身巨颤,可心嘴唇都一片灰白,指着云崖暖,嘴里哆嗦着好半天,才蹦出两个字:“恶魔!”

    云崖暖“哼哼”冷笑两声,用刀指着山路之下,再次说道:“走!”

    戴安娜使劲摇着头,眼泪已经彻底湿了衣襟,她颤抖着说道:“不!我不走,我不要和你一起走,你是个恶魔,是个禽兽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懂,很快你们就明白了,走!”

    六个人,除了玛雅站起身来,其他五个,都是一动不动,只是哭泣颤抖。

    云崖暖双刀嗑击,发出一声涩鸣,然后大声吼道:“我说走!马上!”

    面对死亡是需要勇气的,很显然五个人并没有做好这种准备。

    她们互相搀扶着,腿脚发软的慢慢随着云崖暖下山,玛雅睁着大眼睛,扑扇扑扇的看着云崖暖问道:“你...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云崖暖没有看她,甚至没有点一下头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隔了两三秒之后,才说道:“一千零八十人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不是喜杀的人!”玛雅是唯一还能平静的和云崖暖对话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或许,马上你就知道为什么!”云崖暖慢慢的说道,然后加了句:“或许,杀与不杀,根本与喜憎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来到水岸边上,竹船还在那里,几个人蹬上竹船,云崖暖一撑竹竿,荡悠悠顺水而下,渐渐远去,消失与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多钟头以后,他们再次出现在山路的旁边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那山路脸色非常难看,大牙咬的很紧,两腮高高的鼓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!上山!”

    “不!求你了,云崖暖,我求你了,别上去,我不想在看到那么多的鲜血,求你了,求求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艾达已经彻底崩溃了,苦苦的哀求着云崖暖。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我,否则就可能永远迷失在这里,跟着我走!”

    说着,云崖暖提起艾达的胳膊,架着她上岸,几个女人早就吓破了胆,乖乖的跟在后面,慢慢蹬上山路而上。

    那美丽的寨子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眼前,城墙上火把依旧,随着清风微微荡动。

    云崖暖当先走到城下,看着紧闭的大门,先是“哈哈”几声狂笑,紧接着,却一下跪在地上,肩膀后背剧烈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在哭,眼泪鼻涕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六个女人不明所以,她们想不通,这个男人怎么现在才想着回来忏悔哭泣,那么他杀人的时候在想什么?难道真的是个疯子,刚才只是控制不住情绪?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让她们完全惊呆了,那根本就远远超出她们的思维范畴。

    城门上传来脚步声,一个穿着豹皮裙子的部落战士,拿着一根长矛,对着下面呼喊说话,沧桑而古老的语言,一如之前。

    “怎...怎么会这样?他们不是全都死了吗?怎么......”

    六个女人面面相觑,似乎忘了刚才的血腥和恐惧,全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,吓傻了。

    云崖暖哽咽着,控制着自己的气喘,回答着寨门上的话,一如方才,五彩女子蹬上城门之后,简单的交流片刻,他们就被请进了寨子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刚才进来的时候一般无二,只是这次云崖暖没有吃槟榔也没有吸烟,更没有杀戮。

    进入寨子之后,云崖暖就像一个牵线木偶,任凭这些部落之人安排他们的食宿,那种原始部落人的热情,在六个女子眼中是那么的真实,让她们方才恐惧的心有了一些暖意。

    “或许,方才只是个噩梦吧?”她们想着,努力的让自己相信,此时此刻才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云崖暖耷拉着肩膀,无精打采,甚至可以说是全身无力,这些鲜活的生命,此时此刻,在他的眼中,似乎全都是假象,他甚至忍不住回头看向六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她们...是真实存在的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