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八十九章 走程序
    七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宽大的兽皮帐篷之中,热汤烤肉香甜的果酒。

    可心发誓,她从没有看过如此空洞的眼神,若不是火光在那眼眸里流动,她甚至会以为那是一双死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云崖暖就那么痴痴呆呆坐着,对面前的酒肉浑然不理,六个女人看着他,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情感。

    她们不得不承认,一路上走来,若不是这个男人,她们早就不知道死了几回,但是,云崖暖的很多做法,在她们看来是非常可怕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可心!对,可心!”

    云崖暖扑棱一下,似乎梦中惊醒,一把抓住可心盘坐的小腿,那模样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“啊!云崖暖你干嘛?”

    可心被云崖暖抓的小腿痛,又疼又惊,呼喊说到。

    “可心,你告诉我,为什么死去的人会重生?为什么?”云崖暖的精神状态,明显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,再这样下去,恐怕真的要崩溃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们会重生?”可心颤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到有这种可能,但是,我不希望是我所想的那样,你给我一个解释,你的解释!我相信你!”云崖暖有些无助,焦急的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你听我说,问题可能出现在第四维度的时间上。”可心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云崖暖现在问出来,她立刻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时间?”

    “对的,就是时间线。我们前进到某一个位置,重新回到某一个起点,我一开始以为是镜像空间的折射,但是,当我看到那些人重生的时候,这种可能已经彻底排除掉,那么问题就只可能是时间线的重复。

    当我们进入到某一个位置的时候,时间突然倒流,把我们送回到初始的某一个点上,这样才可能出现那些部落战士复活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喃喃自语:“时间线上,对,一定是这样!一定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可心望着这个不久前杀人不眨眼的魔王,小心翼翼问道:“云崖暖,能说说你的猜测吗?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了看左右上下,但是偏偏看不到他的眼神聚焦在何处,鬼鬼祟祟般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猜测,这里是一个有人控制的系统在掌握着一切,每一步都有着它自己的规则,只要没有按照那个程序前进,那么一切都会重演,直到选择了正确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可心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这种可能性很小,换句话说,如果这里是一种程序式的规则在控制,那么我们无论如何也违背不了这种规则的意志安排,不会出现失控的可能,但是很明显,在刚才你开始屠杀的时候,这一切是失控的!所以,我认为,时间线的可能更大一些!”

    云崖暖沉默片刻,小声道:“或许,是因为我的存在,所以一切失去了控制!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是的可心,因为我,我要是告诉你,这个部落有一张兽皮地图,可以带我们继续前进,你会不会觉得,我说的那种可能性更大一些?”

    云崖暖轻声问道,看得出来,他的情绪已经渐渐平静下来,只是这种安静,带着一股死士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时间线和你所说的程序控制之间并不矛盾,换句话说,不仅仅是这座荒岛,就是整个世界,也都在一种规则的控制下,只是我们无从发现其根源罢了。

    或许之前,我不会相信你刚才说的话,但是现在我相信,死去的人转眼间复活了,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都真切的发生了,我还有什么可以不相信?”

    艾达看着云崖暖,听着俩人的对话,声音冷冷道:“我希望这一切只是个系统在掌控,那样我就不需要面对一个杀人的恶魔,因为他毁掉的只是一群数据,不是有血有肉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斜着看了她一眼,“哼”的一声冷笑,道:“你又怎知我们不是数据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们又如何能够知道,自己是否也仅仅不过是一串数据!毕竟我们也在此山之中。”可心不无感慨的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这海岛的诡异,终究被你逼的露出了一丝马脚,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呢?”濑亚美毕竟年纪大些,此刻冷静下来,也明白了云崖暖的用意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了看帐篷的棚顶,慢慢说道:“接下来,就逼迫它露出更多的马脚,直到我彻底捉住它!”

    艾达望着云崖暖,很认真很严肃,沉声问道:“云先生,我只想知道一个问题,你确定那些人能复活的是吗?”

    云崖暖坐在篝火旁,轻轻的喝了一口果酒,他很清楚,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会“是的,自己肯定”,这样的话,所有的人,心里都会有些安慰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并不是事实,真相是,他想到会有这种可能,但是并不能完全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...猜到有这种可能非常大,但不是百分之百。”

    云崖暖最终回答了实话。

    艾达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懂了,你是在用一千多条人命来做实验,来逼迫出你所谓的马脚,可你难道没想过,如果你猜错了,这一千多条人命有多冤枉?你就不能少杀一些人吗?”

    她捧着已经很久没有离开怀抱的圣经,一脸圣洁。

    濑亚美看了一眼艾达,没用云崖暖出声,直接回答道:“只有不杀和全杀两个选项,否则我们六个会死!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事实,如果云崖暖杀一个人就逃,那么她们六个除了玛雅还有机会活命,其他都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这些部落战时的毒箭陷阱也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艾达摇着头,呢喃道:“不,我不要这种拯救,那样的话,我宁可自己死去,换回一千多条生命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和濑亚美还有卡芙,几乎同时回答道:“我们不愿意!”

    艾达看着几个女生,张了张嘴,终于被彻底怼的说不出话来,也可能她认为自己是在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这一夜,其他人都睡了,只有云崖暖和可心秉烛夜谈。

    他们聊了很多,做了很多假设,为了剩下的路谋划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,云崖暖很直接的向部落长老索要兽皮地图,但是却被对方各种理由推诿,愣是不给,最后云崖暖搬出来玛雅,摘掉了她遮掩容颜的面纱。

    部落众人惊为天人,因为玛雅与他们心中的神太过相像,但是一谈到地图,也依旧是死活不给,这让云崖暖陷入了迷雾,难不成,要拿到这个地图,也必须要走程序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