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九十八章 可怜
    麦克被那冰冷的手爪抓住肩膀那一刻,猛的惊醒过来,急忙用左手去推开约翰的前冲之力,右手的军刀,猛地扎进约翰的心脏之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下,就可以看出麦克这个人的心肠。

    他不是云崖暖,并不了解荒岛上人死了一定会复生这件事,那么当他面对着复活的队友时,哪怕是攻击,正常也会选择控制,然后搞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,在感觉到自己受到威胁的那一刻,直接下了杀手,尖刀直奔心脏约翰而去,没留一丝余地。

    “噗!”..

    尖刀直接末柄,完全扎进了约翰的胸膛,但是奇怪的是,并没有鲜血喷出来,倒是流出一些墨绿色的粘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约翰一低头,抓住了麦克的右手,上去就是一口,直接咬掉了一根手指,疼的麦克“嗷”的一声怪叫,使劲一脚蹬开约翰,向后猛的向后打了一个滚。

    “蹡啷”

    一声金属余音,云崖暖弯刃出鞘,携着风声一扫,麦克的右手齐肘而断,再次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。

    云崖暖身形未停,弯刃横扫,约翰双腿被斩断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生命力顽强的生物,竟然用手抓着地往前爬,还要进攻离自己最近的麦克的脚丫子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可不行!”

    云崖暖一想到,还要有人背着这货走路,太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当下弯刃抖了两下,约翰两条手臂跌落,彻底成了人棍在地上扭动着身体,嘴里呼噜呼噜的冒着气,听起来就像是野兽的低吟。

    伤口处没有血喷出,只有粘稠的液体,片刻功夫就包裹住伤口,结了痂。

    皮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大吼道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这句话自然是问云崖暖为什么斩断麦克的手,由此可见弯刃速度之快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快给他止血,一会失血过多挂了才叫不值得!”

    云崖暖说完,再指着那人棍说道:

    “这荒岛上有一种神奇的病毒,可以让死人复生,一旦被这种活死人咬中破皮,就会被快速传染身死,变成毫无意识的活死人。我若是不及时斩断麦克的手,他恐怕就没救了!我!早就提醒过,这很危险!”

    确实,他刚刚提醒过,可是谁会相信呢?

    皮特此时,早就按住了正在嚎叫的麦克的手臂血管,现在也是没了主意,慌张的喊道:“现在怎么办?詹娜,快把药箱拿来,给麦克处理伤口.”

    卡戴珊和詹娜,都是见惯死人的雇佣兵,这断手自是吓不到她们,可是那被打断了手脚的约翰,此时此刻,依旧在地上使劲的拱腰蹦跶,就好像不知道痛一般。

    那场景的确让除了云崖暖的所有人,都有些心惊胆战,哪怕可心听云崖暖说过这样无稽的事情,可是亲眼所见又是另一番光景,竟然也吓得呆住。

    麦克本来就是练拳击的职业选手出身,力气大得很,这一痛起来,皮特也有些压不住他,云崖暖急忙在背包里掏出一捆绳子。

    几下就把麦克五花大绑个结实,然后詹娜和卡戴珊开始替他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“不行,皮特,我们没有止血的工具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再用绳子勒下去,伤口位置会坏死掉,那就......”

    詹娜带着哭腔说着。

    现在止血,靠的是云崖暖用绳子勒住了手臂的血脉,但是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云崖暖看着几个人手足无措,知道这样下去,麦克怕是要提前挂掉,自己可舍不得他就这么没价值的去死。

    “云崖暖,我要弄死你!”

    皮特狗熊似的身体猛地扑过去,就要和云崖暖玩命。

    他窝了一肚子的火气,短短几天功夫,自己十几人,就剩下两个女兵,麦克这小命怕是保不住,这一切自然全都怪云崖暖。

    所谓的活死人病毒,不过是云崖暖一面之词,皮特又怎么会相信这种夸张的说法。

    卡戴珊却一把拉住皮特,指着地上喊道:“皮特,云崖暖是为了救麦克,你看!”

    皮特顺着卡戴珊的手看过去,就见麦克那被砍掉的半截手臂已经彻底变成了青黑色,最神奇的是,那手指竟然还在微微的一抓一握,看起来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,可想而知,若是云崖暖没有及时的砍掉那受伤的部分,麦克恐怕整个人都变成那个颜色,就如同地上还在努力翻滚的约翰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!”皮特一声尖叫,然后望着疼的全身颤栗的麦克,惨声道:“可是,现在这样,还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麦克现在这样,如果无法止血,依旧是个死,还是慢慢遭罪死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云崖暖看到一群人心神错乱,知道他们是真心没办法。

    于是才上前一步,来到篝火边,把两把军刀插进红碳里,几个人看得莫名其妙,倒是皮特似乎想到了什么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把军刀烧的火红,云崖暖用湿树皮包住手柄,一手一个拽出来,来到麦克的身前,说道:“皮特,按住他,我给他止血!”

    皮特一咬牙,使劲的点了点头,把一块兽皮做卷塞进麦克嘴里,用膝盖按住麦克的肩膀,双手捉住他的两条手臂,云崖暖这才把通红的两把匕首放在麦克齐断的手臂创口上。

    “呲啦”

    一股股水雾伴着黑烟一起冒了出来,带着烧焦肌肉的臭味。

    麦克身体绷紧,牙关紧咬,只是那么一下,就彻底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以火伤止血,这是在很古老的年代就有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称得上是以毒攻毒,把刀伤变成火伤,虽然可以止血,但是,必须有火伤药拔热毒,否则血液会坏死变质。

    伤口烫的焦糊一片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红色的硬壳,好在鲜血已经止住,詹娜要拿消炎的药物涂抹,被云崖暖阻止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些药物,我去寻找几种中药,给他配置枪伤药,现在暂时松一些包扎,莫破了伤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崖暖纵身进入树林,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就见他带回了几颗植物的根茎,两种矿石。

    用青石板炒成干硬碾成粉,混以蛇油,在麦克的手臂伤口处厚厚的涂抹了一层。

    这种伤药,是云崖暖的祖辈在当地落草为寇的土匪窝里弄出来的方子,治疗外伤奇效,涂上便可有效的止痛生肌。

    麦克一条小名暂时保了下来,躺在篝火边的帐篷里,即便是昏睡状态,依旧痛的不住哼哼。

    皮特看着还在地面上滚动嘶吼的约翰,看着云崖暖说道:“给他个痛快!”

    云崖暖拔出弯刃,递过去道:“你自己来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