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一百零三章 疾行
    古老沧桑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启明要开始了?”

    云崖暖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或许是!”

    “没有完成杀戮的空间,会彻底泯灭,生灵全无!”

    云崖暖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些生命会化为最精纯的能量,回归主杆时间的空间,成为强者的养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任你毁掉阴皇的神魂!”

    “你们阻止我,就只能死!”云崖暖回答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一个空间只走出一个神,这世界,没有这样的造化!”

    “你们阻止,也是死!”云崖暖背着手,站在甲板前头,闭目感受着晚风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还有最后的龙神,既然无法独享,何不做人留一线!”

    “龙神...也要死!”云崖暖嘴角翘起来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根本没得谈,一直血海深仇的多贡人和巫部难得竟然一起联手,朝着云崖暖扑奔过来。

    云崖暖双手使劲往前一推,领域展开,迎面撞击到冲来的人马之上,雪花纷飞,立时就见前面一排的多贡和巫部战士变成了冰雕。

    同时,他向后喊道:“进武器舱,别出来!”

    熊胖子那还用等他提醒,早就滚过去,把圆形的舱门打开,呼唤众女钻进船舱,麦克和皮特也想进去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双脚好像被什么沾在了金属的甲板上,根本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低头这么一看,才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俩人的双脚已经有了一层厚厚的寒冰,与那甲板冻结在一处。

    熊胖子和众女钻进船舱,一看麦克和皮特好像傻子似的站在原地,忙对着俩人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好胆气,加油!”

    说完,“咣当”一声,关紧闸门,还听到里面咔咔几声脆响,应该是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怪异的蝙蝠铺天盖地而来,三个蝙蝠人盘旋而动,巫族部落的战士在腾蛇上跳下来,手里拿着坚硬沉重的武器。

    云崖暖没有动,他享受着夜晚的清风,最后那缕夕阳,雨林的清香,湖水的荡漾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是麦克和皮特惨厉的叫声,想来那些四瓣嘴的怪异蝙蝠咬起人来,一定很痛。

    这是云崖暖的战歌,惨叫声响起的那一刻,他睁开双眼,在皮特和麦克绝望的眼眸之中,就那么腾空飞跃而起。

    双手弯刃犹如蜜蜂在震动翅膀,反射着那仅剩下不多的夕阳。

    一个个巫部战士死去,一群群蝙蝠变成两段,方圆百米之内,雪花纷飞,美景如画,点缀着动感的鲜红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腾蛇俯冲而下,与云崖暖撞到了一处,那坚硬的甲皮,在云崖暖的弯刃下出现了一道道伤痕,而云崖暖也被它撞得四处乱飞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如山,一个看似弱小如蝼蚁,但是就是这样悬殊比例的相撞,却始终难分胜负,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麦克和皮特突然笑了,他们在笑自己的傻,这特么还研究暗算人家,暗算一个神,哈哈!

    天空之中的战斗还在继续,云崖暖和腾蛇身上都开始出现伤痕,麦克和皮特已经是弥留之际,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舍不得咽下去这口气,他们要看看到底谁能胜利。

    云崖暖的速度越来越快,相反,腾蛇的速度越来越慢,乃至于翅膀震动的频率都有些踉跄,九阴领域内,他体内的鲜血,流速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云崖暖双刀尖对在一处,身体急速旋转,速度变慢的腾蛇,已经无法跟随云崖暖的速度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钻进了自己的眼珠,然后旋转着,在脑后的骨缝之中钻出。

    世界在这一刻静止,它的眼眸里仅存着一个旋转的身影,慢慢消失,同时离去的,还有自己的生命和灵魂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身躯落入湖水之中,激起了几十米巨浪,差点把大井号掀翻。

    血流满湖面,引来了一群巨大的鼍来生食大餐。

    麦克和皮特带着满足的表情死去,因为死的不冤枉。

    “鼍,载船靠岸登陆,置于湖边,留你性命!”

    云崖暖弯刀遥指湖面呼呵道。

    还别说,话音刚落,大井号竟然被抬高了几分,开始向着沙漠边上靠过去,不一会,整条船已经完全安置在陆地上。

    云崖暖进入二甲板船舱,将一群活死人斩尽杀绝,顺便给皮特和麦克补刀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看着已经走出船舱,目瞪口呆的人们笑了笑,转过头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熊胖子和众女看着云崖暖的背影,在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,都犹如在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,真的有神?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,是生命进化的结果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会变成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这,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他说,曾经的我们,是他的爱人!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弑杀,我不会爱上他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不过想想,应该很刺激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们,别花痴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发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可不想永远留在这里!帅哥都死没了!”

    “噗!你熊爷我不帅吗?”

    “和它比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兽!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快出发吧!走过沙漠可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不用走,熊爷我有车,有车,有车!”

    “哇!真的有!熊爷,你是最帅的......”

    云崖暖人如飞鸿,脚不沾尘,快速略过曾经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在黑塔底部,拿出了地水火风四颗宝石,引出了一池秋水,一弯细流。

    站在湖畔,望着熊可艾赖皮湖,回忆那汽车内的表白,抓起一捧黄沙,用鼻子嗅了嗅,这是他们露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再相见,在新的世界,你们终将因我之名而汇聚!”

    在他们堕入地下城市边缘的绿洲简单吃了一顿早餐,才再次展开身形,一路激奔而去。

    正行间,却看到前方远远有一队人马,当下急忙落下身形,快步走了上去,一个干瘦的小老头,正畏畏缩缩的跟在队伍里,小眼睛闪着贼光。

    “古月鸣,哈哈!”

    小老头一看这人不熟,想回话又不敢出声,看着旁边几个壮汉,正犹豫间,就见云崖暖的弯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拔出来。

    上下翻飞,那几个吃香肉的家伙身首异处,然后没事的人一般说道:“在这向后行十里路,有一小河横过,然后在那里等待,不多久会有一队人马路过,可以同行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双脚一蹬地,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古月鸣和旁边的几个两脚羊几乎同时跪在地上,尤其古月鸣,又哭又笑道:“哎哟特么的,来对地方了,这里真的有神仙,还知道我叫啥名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