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荒岛病毒 > 第一百零四章 无悲无喜
    不多时日,来到草原之上,一片碧波万顷,云崖暖没有驻足,保持着高速前进,他离地并不高,不多时就看到一条好像火车一般长短的巨蟒,瞪着比大货车脑袋还大的眼睛看着飞奔的云崖暖。

    云崖暖急忙把手放到弯刃上,准备接下来的战斗,可是没想到,那巨大的蟒蛇竟是如此灵敏,脑袋一转,脖子一弯,飞快的向着远处逃遁,倒是让云崖暖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那三足金蝉也是一般,在河边装成小山,等待食物临门,但是这次来的这个食物不但小,还咬不动,聪明如它,自然装死到底。

    哪怕那个年轻人很讨厌的用脚踹了自己两下,都丝毫没有动弹,杂家是有禅修的人,养气养气,莫动气,忍!

    年轻人咧着大嘴,笑着飞远,三足金蝉一张大嘴,长长的舌头耷拉出来,使劲的“呸”了一口,吐出了胸中一口恶气,然后继续装死。

    进入雪线,云崖暖没有搭理那几只小白狐狸,它们现在迷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而是径直来到当年和戴安娜发生第一次关系的温泉熊洞。

    在拳脚交涉下,黑熊弃家而逃,云崖暖步入温泉之中,躺在那块和戴安娜温纯的石头上,闭着眼睛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,他也不愿意计算这个时间,只觉得浑身爽利,拿起那把可心当宝贝的断刀放在背包里,一路赶到莲花玉桥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算计着时间,在夜晚来到此处。

    因为,他要再次看清楚,那些神,到底因为什么恐慌,他们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步入青塔,一路来到顶层,以手触摸厅中心的青莲。

    万丈毫光爆射而出,当年看到的一切重演。

    优哉游哉的神仙,荡漾随意的生活,诗情画意。

    最后一刻,恐惧降临,云崖暖闭上双眼,眉心却张开一道立眼。

    那一刻,只有一刹那,被云崖暖捕捉到了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这些神仙会有恐惧。

    没错,无论是谁,面对这样的事实,也只有恐惧和无奈。

    或许,这些神仙都很后悔抬头看了那么一眼,因为那比蚂蚁知道了高低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云崖暖仰天长笑,但是那声音中,却只有满满的无奈和悲凉。

    “你够狠!”

    他剑指苍天,口中大声怒道,伴随而来的,是滚滚雷动。

    “明知你的游戏,我却不得不配合你玩下去!好!好!好!却不知哪一天,我冲破了这条线,去到你眼前,你该当如何!吼!”

    天雷滚滚,闪电如麻,偏偏无云,满天星斗争明。

    云崖暖如同疯了一般,拿出那把沉重的断刀,在这一层里胡乱劈砍,不一会房倒屋塌,在冲到下一层,开始无休止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三千大道,哈哈!好大的笑话!十六卦,天机十六卦,好大的阴谋家!神仙,圣人,哈哈!好堂皇的称号......我杀!我杀!我杀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整座青塔变为一堆废墟。

    云崖暖自尘埃之中飞出,衣袖随风咧咧,化为一道残影,直射远山。

    冰封玉柱之中。

    云崖暖坐在八寒地狱封神的阴皇面前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“阴皇,我终于知道你们所谓的启明了,但是你知道吗?那只是一个比我们高级一点的笑话,不过,最可笑的是,我还必须在这个笑话里扮演小丑,直到有一天,我能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!或许你和龙神塔克斯他们早就知道了那更高的秘密,我一直瞧不起你们的明争暗斗,现在却明白了你们的苦心。

    是啊,道的对错才是最重要的,只有正确的道,才能冲破那道线,你们看的更远,更清晰,也更冷静,但是,我现在超过你们,因为我看的比你们还要真切。

    所以,对不起,我要毁灭你,成为某条时间线上,唯一的神,最大的气运加身,不知我能不能走到你们想象的遥远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八寒地狱开始解体,那无数的优钵罗化为一道道冷光,被收进了他手心上的烛九阴之眼内。

    阴皇封固的神魂,磅礴无边,他的九阴领域根本无法完全吸收,他的身体还无法容下这万千巫族供养不知年数的念力。

    只能用手里的烛九阴之眼,将这一切封存,至于以后再想吸收之法。

    阴皇消失了,在这个时间线的空间内,不会再有阴皇,云崖暖不知悲喜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不能用悲喜来形容。

    万事万物,对他来说,只有值得和不值。

    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当那八寒地狱消失,阴皇的神体变成一簇缥缈如雾的金光时,云崖暖感到了一种喜悦,不是他自己的,而是来自于阴皇最后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你果真认得我,看来我猜的没错!”

    云崖暖伸手,在那张光雾组成的,完美的脸颊上抚摸着,直到她完全消失在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速度变得迟缓。

    他似乎在享受这最后的时刻。

    是的,最后,因为结果已经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那些逆生的白色半成品,瑟瑟发抖的躲在远处,看着眼前的人,云崖暖没有释放任何念想,只是平淡的走着。

    一直到玉璧,顺着树洞进入意识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他钻入水底深处,因为云崖暖记得很清楚,那里有很大一片人的头发,可以成为他最后确定某事的证据。

    这里的时间是很小的一段,没有什么能够腐烂消失。

    云崖暖抓住一缕头发拽起来,看着那熟悉的面孔,嘴里喃喃道:“詹娜,原来你曾经在这里死过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拽起来另一个头颅,还是熟人:“熊胖子,你也有这么一回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戴安娜,你死去都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“可心,你是怎么笑着死去的,真无法想象!”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衣服?不像是本地人啊?我想想,哈哈,也算是古董了,古月鸣,某个时间线的你,还在旧社会吗!”

    “濑亚美?嗯?你嘴里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云崖暖在这颗人头的嘴里拽出来一块红鲜鲜的肉,只看皮肤,他就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怀疑,松下整不是食人蚁杀死的,还有后来皮特和卡芙对你的怨念,其实我没猜错,不过,这有什么呢?我们本就在比人吃人还恐怖的棋盘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还是熊胖子的,哟,还有詹娜的,喏,戴安娜你又牺牲了!哎,可心,这次怎么死的这么惨?毁容咯!哎呀,艾达你也在......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