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武林大主宰 > 第三百九十章 悲凉寺中坐老僧
    “弟子玄天,求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陆朕担心自己上山的路上,便被悲凉寺的僧人拦下,所以便用轻功绕路上的山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悲凉寺也没什么香火,所以路上也没有遇到任何人,很顺利地就来到了悲凉寺之中,来到了自己师父的门外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声音响起,片刻之后,方面吱呀呀地打开,一名老僧推开门朝着外面看了一眼,一双大眼睛有些贼贼的,朝着陆朕摆了摆手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进来,别让方丈师兄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同修大师朝着自己心爱的弟子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,房间里传来另外一个悠悠地声音,“同修师弟,我已经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同修大师马上身子一正,一副十分正经的表情大声道:“咦?方丈师兄,你不是在思考怎么下棋吗?怎么会注意到我的呢?”

    房间之中的方丈看了一眼同修,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奈,“师弟,你一个快两百斤的人蹑手蹑脚地跑去门口,我注意不到才有问题,好吧?”

    随着同修一摆手,陆朕随着师父进入到房间之中,见过方丈。

    方丈看着陆朕,先是笑了笑,然后方丈和同修两个人也不问陆朕什么,只是让陆朕先在旁边等着,两个人继续下棋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方丈的棋艺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——臭!

    而师父同修大师的棋艺,却是更臭。

    所以整个悲凉寺之中,方丈从来都不找任何人下棋,专门找自己的师父同修大师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师父同修大师每一次都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这一次肯定能赢,当然,结果依旧只能是嘴上说说。

    约莫两刻钟的光景,两个在棋盘之上的厮杀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自然还是方丈赢了,所以方丈显得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两名老僧开始相互吹捧。

    “师弟,承让了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分明是方丈师兄的棋艺精进了,看来我被方丈师兄落的真是越来越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师弟谦虚,否则的话,我又怎么会险胜半子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番毫无营养地吹捧之后,两个人才都将目光落在陆朕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玄天,之前让你去青州东宁府送信,可想不到你这一离开就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这一年的时间里,都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朕在同修和方丈面前不敢隐瞒什么,毕竟都是自己的长辈,而且陆朕觉得对于他们二人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,于是便将自己这一年里所经历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系统的事情自己是肯定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听完陆朕的话之后,方丈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看向了同修。

    同修一开始并未在意,继续喝着茶水,虽然茶杯里已经只有茶叶没有水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同修才感觉到沉默的气愤有些尴尬,“方丈师兄,您觉得,这弟子要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方丈师兄继续保持微笑,看着同修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又过了沉默的片刻,同修开口问道:“方丈师兄,您的意思是让我定夺,是吗?”

    方丈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同修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而且这口气叹得极为夸张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说实话,我们悲凉寺的香火真的不怎么样,所以这些年寺里的和尚的数量不仅没怎么增加,反而越来越少。弟子出去之后,基本上都不怎么愿意回来。所以,想走就走吧。毕竟孩子也大了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同修的话锋忽然一转,表情也变得比原来严肃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玄天,现在悲凉寺没有驱逐你离开,所以你还是我佛门中人。身为佛门中人,杀人、放火、喝酒、吃肉,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情。除了杀人这件事情少林寺也没少干之外,其他事情哪里有一件是和尚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陆朕还没有说什么,倒是一旁的方丈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你这是在教训你的弟子吗?

    你这是想要趁机开脱吧?

    同修继续说道:“我悲凉寺的规矩,犯错了就要认。对你惩罚有三:

    其一,逐出悲凉寺,从此以后你虽然与我们悲凉寺有香火之情,但再无半点师门之份。当然了呀,你自己闯下的祸,我们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其二,废去你一身悲凉佛派的武功,以免你依仗自己武功高强,为祸武林。

    其三,既然犯下清规戒律,就要受罚。

    此三点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陆朕心中暗笑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同修也点了点头,“好,既然如此,那先废去你一身我佛门武功,但考虑你身上本来也没什么我悲凉寺的武功,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方丈再次一口茶水喷出来,没有你说个屁呀!

    “驱逐出悲凉寺也是理所应得之事,不过也不着急,反正早晚都要走,这件事情等会儿方丈通知下去,然后你在寺里住一段时间,再离开就是了。以后记得有空常回来看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丈心中暗道:你这是驱逐出死么?嫁女儿都没你这么自由自在,还能随时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点嘛……徒儿,为师知道,你现在做了东宁府公,是不是给寺里捐点儿银子?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这一次不仅仅是方丈一口茶水喷了出来,陆朕都差点儿没喷。

    不过陆朕也知道,悲凉寺一直以来都很少介绍一些香客的香火钱,那些香客来奉上香火钱,说什么佛祖保佑、菩萨保佑,可进了和尚口袋里的钱,怎能让佛祖菩萨保佑呢。

    悲凉寺不愿意做这种骗人之僧,所以宁可自己饿一些。

    你愿意施舍,那钱便是我们的。

    你若想求保佑,这事我们做不到,这钱我们也不收。

    所以,悲凉佛派虽然名列正道十三派之一,但却是十三派之中最穷的门派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陆朕自然也知道悲凉寺的日子不好过,朝着师父同修大师深施一礼,“师父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同修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好吧,我这徒弟没别的优点,就是像我。善良,懂事。方丈师兄,要不临走之前,我们也送我这徒弟点儿礼物?”

    好在方丈现在没喝茶,不然又是一口茶水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听说将弟子逐出师门的时候,还要送礼物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要想要从我这里敲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反正寺里的《金刚不败神功》也没人修炼,不如给这小子了,如何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