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也许,不是犹豫,只是单纯的害怕而已。

    刚刚叶诤虽然说,“梦中好杀人”只是玩笑,但燕王行伍出身不假,而且这两天已经看到他杀了不止一个人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晚上会是个什么样子?

    南烟惴惴不安,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她又不能老站在门口,眼看着周围已经漆黑一片,远近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,她只能鼓足勇气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谁知刚一进门,就看到眼前一道寒光刷的闪过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吓得惊呼了一声,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,谁知脚跟在门槛上一绊,顿时一屁股跌坐下去。

    祝烽反手挽了个剑花,“苍”的一声将长剑收回到剑鞘里,然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除了每天早上要练剑之外,他每晚入睡之前的一件事就是擦剑,保持剑锋的锐利,没想到,把她吓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也倒是,怕死而已。

    南烟急忙走进来道:“殿下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祝烽不发一语,只转过身去将长剑放到了枕边,然后冷冷的说道:“还不关门?”

    南烟急忙进去,反手将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大暑天的,即使是晚上,这样关上大门之后,空旷的大殿里仍旧显得有些气闷,可是她也不敢说什么,服侍了燕王喝水宽衣之后,他便上床去睡了,南烟走到墙角叶诤说的那个凳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偌大的武英殿里只剩下一盏烛火,只能照亮那方寸之地,其他的大片地方都是沉沉的阴暗,好像在眼前垂下了无数黑色的纱幔一样。

    万籁俱静,甚至连风都没有。

    南烟尽量的控制自己的呼吸,因为她感觉到这样的寂静里,自己的呼吸显得有点突兀,可是呼吸声低下去了,她的心跳反倒又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擂鼓一样,不知道别人听不听得到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睁大眼睛看向墙角边的那张床榻,祝烽上了床之后就一直一点声息都没有,难道这么快就睡着了?

    还是在想事情?

    南烟下意识的伸长脖子去看,却听见安静的大殿里响起了一阵鼾声。

    还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过,睡着了也好,睡着了今晚就能好好的过去了,南烟一直就担心他若睡不着会让自己端茶倒水,万一又得罪了他就难办了,这一下她轻轻的松了口气,也靠在墙角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渐渐的,睡意袭来,慢慢的将她包围。

    就在她几乎已经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,空旷的大殿里传来了一阵的很轻的声音,好像有什么东西软软的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很轻,但南烟向来浅眠,加上今晚又是第一次来给燕王上夜,她自然警醒,立刻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原来,是床上的被子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而燕王就穿着他那一身雪白的,单薄的贴身睡衣睡在床上,随着他的呼声,能看到那厚实精壮的胸膛均匀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南烟扶着墙壁站起来,正准备走过去帮他捡起被子,但脑子里忽的一下闪过了刚刚叶诤说的话——

    咱们王爷行伍出身,梦中好杀人!

    她顿时迟疑了下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