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这个女人年纪很轻,大概二十来岁,容貌秀美,装束华贵,虽然风尘仆仆却难掩翩然绝世之姿,尤其是她的俊眼修眉,明丽之外又透着精明,让人一见难忘。

    南烟一时间愣住了,竟忘了回答。

    那女人柳眉微蹙,又问了一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的祝烽慢慢的走了过来,说道:“妙音,你来了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那女人立刻抬起头来,美丽的脸上浮起了激动的笑容,一把推开南烟走了进来,在祝烽的面前盈盈拜倒:“王爷!”

    祝烽伸手扶起她来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妾,思念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还只顾着说话,南烟有些僵硬的站在门口,外面耀眼的阳光刺得她有些恍惚,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回过头来,看着那一对成双的俪影。

    燕王妃许妙音。

    天底下只要知道燕王的,就没有不知道燕王妃的,她是本朝开国功臣,大将军许远的长女,也算个将门虎女,十八岁出阁,嫁给了燕王,据说其人精明能干,在北平燕王府也颇有贤明。

    其实,南烟早就知道这位燕王妃,也知道拿下金陵之后,燕王的部下,还有他的亲眷们肯定都是要立刻赶来这里的。

    但,她只是没有想到,会这样和燕王妃见面。

    而这一对分别数月的夫妻叙了几句话,情绪也慢慢的平复下来,毕竟祝烽常年征战在外,儿女情长对他来说,太多余,太累赘。

    倒是许妙音仍然痴痴的望着他:“王爷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祝烽淡淡笑道:“这些日子事务繁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本王算起来,你们应该还有些日子才到,怎么你今天就到了?”

    许妙音迟疑了一下,才说道:“原本是还要几天的,她们几个还在路上,妾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转头看了她一眼,突然就明白过来,淡淡道:“鹤衣,越来越自作主张了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慌忙道:“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一下,声音才放缓了一些:“罢了,你来了也好,本王也可以轻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的脸上这才又浮起了笑容,又说道:“妾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妾刚刚过来的时候,听说朝房那边,已经有不少的官员在等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祝烽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而南烟站在门口,呼吸也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么快。

    昨夜那一把火才刚刚烧完,今天早上,大臣们就已经到朝房去等候来。

    祝烽在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一声,下一刻,他又下意识的看向了还站在门口的司南烟。

    门外阳光刺眼,她纤细的身影站在门口,越发显得瘦弱,好像想走,又似乎想留,那种矛盾的情绪已经从她的眼睛里透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那天的那句话,自己也想不到烧毁奏折这件事。

    不过,只一想到昨夜她的那些话,心头又莫名的一阵火起,祝烽冷冷的说道:“你还不下去,在这里做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