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因为闹疫病的关系,宫中来往走动的人少了,冉小玉的脸上围着一块白布,挺拔的身影匆匆的走过红墙内。

    她的脚程很快,不一会儿就从御膳房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边,没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虽然前几日珍儿都按时去御膳房传话,但御膳房的人并没有染上疫病,想来这个地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她又去了其他几处地方,也是珍儿平日里要去的,但查找了一番,也没有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于是,她又匆匆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|

    而这时,皇后许妙音正从延禧宫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皇上亲自过来看了德嫔,可见他对这件事的重视,皇后身为六宫之主,责无旁贷,她也每天都要过来看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德嫔躺在床上,奄奄一息的样子,她的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对德嫔,不管后宫中其他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心思,但她的确没有什么坏心思,这个如母如姐的女人陪在少年祝烽的身边,的确抚慰了他那颗野兽一般敏感又易怒的心。

    许妙音也并不希望她离开。

    从德嫔的房间里出来,她的脸色跟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。

    身后的淳儿跟碧荷也看出了她的心情,碧荷小声的安慰道:“娘娘不要太担心,这件事一定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起往外走去,淳儿看着这建福宫中萧瑟的样子,轻声道:“哎,才几天没侍弄,这宫中的花草全都枯萎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的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已经看到,延禧宫中的花草凋零。之前在建福宫,那里的花草似乎也都凋零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侍弄,花草的确是会凋零,但,会这么快吗?

    金陵可是在南方,这里的冬天跟北平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走到花坛前,低头看着那些枯萎甚至有些发黑的花木,身后的宫女太监都有些茫然,不知道她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淳儿立刻明白了过来,她急忙说道:“来人,把这里挖开!”

    很快,小太监们便拿着锄头铲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花木被铲,泥土一点一点的被扒开,突然,有人高声叫了起来: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——厌胜!”

    厌胜?!

    这两个字一出现,许妙音的眉头都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厌胜之术是宫中的禁忌,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立刻说道:“都退开!”

    那些小太监自然也不敢伸手去碰,都纷纷的推开,许妙音要往前走,淳儿他们又有些担心的拦住她,她伸手一挥,道:“无妨,本宫不惧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一个烧黑了的小木人,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果然,是厌胜之术!

    许妙音看了一眼,脸色都黑了下来,她的目光忽闪了一下,突然说道:“把这里围起来,你们几个,跟着本宫去建福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立刻将这里围起来,而另外几个拿着工具的太监跟着她匆匆的建福宫。

    可是,刚走到建福宫门口,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也从另一边走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淳儿立刻就道:“小玉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