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560章 我要收拾她!
    南烟转身就要往外走,但这时,彤云姑姑一把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南烟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咬牙道:“我要收拾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她这样欺到我头上,也不能让小玉白白被她这样加害!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回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叶诤,又看着已经气得咬牙切齿的南烟,用力的拖着她的手,将她拉到一边,低声道:“你,是要去找皇上告状吗?”

    南烟呼哧呼哧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一定要查清楚,要让她恶有恶报!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沉声道:“不行啊!”

    南烟一愣,抬头看着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在她耳边说道:“南烟,这种事,你若是一告到皇上那儿,皇上必然雷霆大怒,可那样一来——这件事就彻底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案子能不能查清楚,可小玉的名节,就不保了!”

    南烟一愣,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道:“只怕叶大人,也有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事情没发生,但你知道后宫的人,嘴有多毒,时长日久,小玉不能做人了啊!”

    南烟听到她这话,顿时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的确,虽然事情并没有实际的发生,但这种情况下,发没发生其实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女子的名节一旦被怀疑,就永世不能翻身了。

    小玉是被自己连累的,中了那种药,对叶诤做那样的事,对她而言,已经是非常丢脸的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能让她被人唾弃呢?

    这样一想,南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,冷静下来了再一想,彤云姑姑的话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看到了喜鹊和福兰的身影,并没有抓到现行,证据,只剩下杯子里一点几乎已经不存在的水,如果夏云汀他们要抵赖,也很容易。

    况且,其他的证据,只怕他们早就销毁了。

    现在去告状,的确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她这么说,彤云姑姑才稍微放心了一点,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南烟又回头看了看陷入沉睡的冉小玉,对叶诤说道:“叶诤,你帮我叫两个小太监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诤原本也看着小玉,一听她的话,疑惑的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指着墙角那一筐杨梅:“我要去一趟寿安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把这个给我抬过去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急忙道:“你怎么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冷静的说道:“姑姑你放心,我不是要去告状,我不会不顾小玉的名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不能让人白白欺负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作恶的人,必须要受到惩罚!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严肃的样子,叶诤也不再嬉皮笑脸,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转身出去帮她叫来了两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句:“南烟,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|

    另一边,寿安宫中。

    自从做了那件事之后,夏云汀就一直坐立不安,不停的让福兰出去打听消息,看看有没有司南烟淫乱宫廷获罪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一直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次,福兰又从外面回来,附在她耳边报告了外面的情况,夏云汀一听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婢刚刚打听到,好像司南烟跟那位叶诤叶大人,一起把冉小玉背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路上,很多人都看到,冉小玉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是冉小玉,中了那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夏云汀惊道:“居然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失算了,怎么会药到她呢?你们不是看好了时间,司南烟比她先回去吗?”

    福兰皱着眉头:“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夏云汀想了一会儿,顿时又有点慌张了起来,说道:“既然司南烟没有被下药,那她,会不会来找我们啊?”

    福兰道:“她又不是开了天眼,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干的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?她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药,奴婢早就处理掉了,咱们寿安宫中一点痕迹都没有,昭仪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夏云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她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外面的喜鹊匆匆忙忙跑进来,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:“昭仪,司女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夏云汀吓得手一抖,手中的茶杯跌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哐啷一身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茶水泼湿了她的衣裳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她都顾不上这些,吓得急忙抓住福兰:“怎么办?她来找我的麻烦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福兰也慌了一下,但立刻想起了什么,问喜鹊:“她是跟皇后娘娘他们一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她一个人,带着两个小太监,说是给昭仪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福兰一听,便拍着夏云汀的手,说道:“昭仪放心,她肯定没有找到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是找到了证据,她肯定直接去皇后娘娘,或者皇上那儿告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来的人肯定不止她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只要我们抵死不认,她也拿我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见她这么说,夏云汀又稍微镇定了一点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司南烟已经从大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身材娇小,但不知为什么,这一走进来,仿佛带着一阵狂风吹了进来,顿时,夏云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吓得微微发抖,但还是强行让自己做出理直气壮的样子,梗着脖子道:“你,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走进来,看了看屋子里三个脸色苍白的女人。

    然后冷笑了一声,既不清安,也不问礼,而是直接走到了桌边,一掸衣角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指着他们面前的一块空地道:“东西放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太监立刻把那一筐杨梅放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在外面等我吧,我随时有事,随时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太监也是听了叶诤的话,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寿安宫中,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人。

    南烟坐在凳子上,冷冷的看着那三个神色慌张,目光闪烁的女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