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566章 她重要还是朕——
    冉小玉体内的药性,不是已经都驱除干净了吗?

    她吓得急忙跑过去,可稍微靠近一点才发现,他们两的姿势,好像不是抱着。

    而是冉小玉一只手控制着叶诤的一只手,另一只手的手肘直接压在了叶诤的脖子上,将他整个人都抵在了墙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叶诤被压得气都喘不过来,挣扎着道:“你——你干嘛?我好心没好报啊!”

    从南烟这个位置看过去,虽然看不到冉小玉的脸,却看到她的两边耳朵,已经红到耳尖了。

    “好心?”

    她气得咬牙道:“你还敢说你好心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叶诤挣扎着道:“那天,明明就是你对我动手动脚的,我没告诉别人,已经是好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还敢说!”

    冉小玉气得直跺脚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越是这样,叶诤越说得欢:“哼,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天明明是你,对,就像现在这样,把我压着不准我动,还动手动脚的,今天你又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专找着我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心里本来就对我有意思,所以故意每次都找到我了再动手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冉小玉气得七窍生烟,跺脚道:“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说完,抡起拳头朝他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烟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冉小玉可是有家学的,之前在北方跟人动手的时候一套一套的,但现在,她好像已经被气糊涂了,两只手毫无章法的冲着叶诤一阵乱捶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无章法,她毕竟还是习武。

    拳头的力道跟普通的女孩子还是不能比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打在叶诤的身上,他被打得节节后退,嘴里却还不饶人:“要杀了我灭口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冉小玉气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加上身体刚刚恢复,顿时就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越咳越厉害,腰都弯得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,叶诤反倒被吓着了,小心的走过来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冉小玉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小心的伸手去帮她捶背,顺气。

    冉小玉气得一把甩开他的手:“走开,别碰我!”

    叶诤站在一旁,嬉皮笑脸的道:“哎,开个玩笑而已,不至于吧?大家都是江湖儿女,你怎么这么小气?”

    冉小玉咳得眼睛都红了,听到他这话,更气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也不理他,转身走进了承乾宫。

    叶诤急忙跟了上去,嚷嚷道:“哎,真的不理我了?真的这么小气?”

    渐渐的,声音远了。

    南烟在旁边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像看完了一场戏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有些回过神来,不由得想起刚刚冉小玉转身走进去的时候,除了眼睛红红的,耳朵红红的。

    好像脸,也红红的。

    她……有点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站着想了一会儿,然后忍不住一笑,也总算有些放心的转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,一回到武英殿,才发现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祝烽不理她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请安,还是过去办事,甚至特地给他添茶倒水,祝烽连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整个武英殿内,散发着一种沉沉的寒意。

    而那种寒意,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是春天,甚至快要入夏了,但武英殿中却好像在经历寒冬,小顺子连门都不敢迈进来,而南烟坐在几乎被寒气冻硬了的珠帘后面,也大气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谁得罪这位爷了?

    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祝烽倒是也让她坐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仍然不理她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他话也不说,又坐回到桌案前,继续看自己的折子。南烟只能小声的问道:“皇上?皇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仍然把脸埋在文书里,沉声道:“你现在一天天的,越来越懒了。”

    “懒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道:“微臣,没有犯懒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啪的一声将文书放到桌上,沉着脸道:“你不是说要练剑的吗?可朕也没看到你动过一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亏得朕还等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立刻抿着嘴,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烟愣了一下,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在北平的时候,自己提过一次想要练剑,他就说会教给自己,让自己早上起来跟着他一起练。

    可是,这几天只顾着照顾冉小玉去了,哪还顾得上这个?

    南烟急忙道:“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冉小玉这两天身子不适,微臣照顾她去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照顾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重要还是朕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咬了一下嘴唇,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再看着一脸懵懂,好像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气的司南烟,只觉得火气更大了。

    真想掐死她!

    南烟倒是有点明白了,他是在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,南烟做小伏低了一整天,都不见他给自己一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也有点气馁,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祝烽冷冷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南烟停下脚步,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已经有宫女来服侍他洗漱了一遍,也换上了贴身的衣裳,应该是要休息了。

    还要留自己下来做什么?

    祝烽沉着脸:“朕这儿连一个上夜的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有些回过神的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来服侍的那些宫女,都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要让自己留下来上夜吗?

    自己明明已经不是奴籍,不是贴身宫女,上夜当然也不用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一犹豫,他的脸色更阴沉了一些。

    南烟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乖乖的关上门。

    小心的走回去。

    祝烽已经换好了衣裳,但没有立刻去床上休息,而是坐在卧榻上,似乎还在看什么书。

    南烟便自己去做事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倒也是熟门熟路的,她将他脱下来的衣裳整理好了,挂在一旁衣架上,然后便走到床边去,给他铺床。

    刚刚一掸被子,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南烟还没回过神,就感到腰间一紧。

    一双铁钳一般有力的手臂一下子环住了自己的腰,用力的将自己抱进了一具滚烫,又结实的胸膛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