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图公公笑着说道:“既然老人家休息了,那咱家就等候一会儿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,是司女官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家回去,也得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司慕云立刻微笑着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在下带公公过去,看看老人家醒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图公公便起身,对着顾亭春行了个礼,跟着司慕云往喜荣堂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正好过去,佟玉华刚刚醒来。

    洗了个脸,老人家坐在窗边,看着外面的春光,虽然一句话也不说,但那双浑浊的眼睛里却透着一点以往很少有的安静和清明。

    司慕云带着图公公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祖母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佟玉华抬起头来,两个人已经进门,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佟玉华说道:“慕云?”

    司慕云上前来对着她行礼。

    佟玉华微笑着对着他摆了摆手,又看了一眼图公公,说道:“这一位客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司慕云道:“祖母,这一位是宫里来的公公,图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宫里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宫里怎么来人了?”

    看着她今天的情况,似乎比平时要更清醒一些,司慕云也松了口气,原本就害怕她老糊涂了,在公公面前乱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微笑着走到她身边,说道:“你忘了,你的孙女儿,我的妹妹司南烟在宫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公公是带她的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烟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名字,佟玉华又惊又喜,忙说道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图公公上前一步,对着佟玉华作揖行礼,道:“老太太,司女官眼下可不能回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她要接受册封,这两日正在宫中准备呢。”

    “册封?”

    佟玉华有些惊讶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外面走进来一个小厮来司慕云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早就打听到南烟要被册封的消息,所以司慕云早早的准备了给她的贺礼。

    小厮来报,贺礼的份数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司慕云便对图公公道:“在下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图公公笑道:“公子不必多礼,咱家也就是给老夫人带几句话,说完了就走。公子只管忙自己的去。”

    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司慕云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,佟玉华好像更清醒了一点,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图公公一眼。

    在过去,两个儿子在朝中做公侯的做公侯,做官的做官,她也不止一次见到过穿着这样官服的人到家里来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但这一回,传递的,却不是儿子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是孙女儿,司南烟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直起身子,对着图公公说道:“这位公公,你刚刚说,我的孙女儿南烟,她要接受册封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老夫人大喜啊。”

    “册封,是不是就是,她要嫁人的?”

    图公公笑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她嫁的可不是普通的人,而是当今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的孙女儿要被册封为贵妃了,将来,您可就是贵妃娘娘的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在商量着,要给您封诰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诰命……?”

    佟玉华听到这两个字,脸上闪过了一阵感慨,过了许久,才轻轻的说道:“这些,都是我的孙女儿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您老的孙女儿,光耀门楣啊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满是皱纹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这个丫头不是福薄命浅的人,也知道,一定会有一个有福的,把她得了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又抬头看着图公公,道:“皇上,疼我的孙女儿吗?”

    图公公笑道:“老夫人,何止是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宠,万千宠爱的宠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图公公眯着眼睛笑道:“宫里的人都偷偷的在说,皇上在战场上,是骁勇善战的猛虎,可是一遇着司女官,一身的虎劲,都成了猫劲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怕露一露爪子,也不过是给司女官挠痒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再没更重的了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听着,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倒也不是要万千宠爱,两个人,需要互敬互爱,才能长久。”

    图公公笑道:“老夫人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想了想,说道:“那我今天,能见一见我的孙女儿吗?”

    图公公为难的道:“这可不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要见她,只能在初八,册封大典上了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一听,眉头微微的蹙起,喃喃道:“那,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图公公立刻看出,她有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封诰命,虽然这位老人家只是个普通的平民,但毕竟,是即将册封为贵妃娘娘的司南烟的祖母。

    得罪不起啊。

    于是笑道:“老夫人有什么事,可以尽管吩咐,咱家自然竭尽全力为老夫人达成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起身走到里屋。

    她打开了一个柜子,从柜底,拿出了一封密封好了的信。

    这封信,是司仲闻在临终的时候交给她的,也交代得很清楚,要在南烟成亲之前,交给南烟。

    而她的病,一阵清醒,一阵糊涂,经常都把这件事忘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今天清醒了些,又正好有人可以去到宫里,便拿着信给了图公公,说道:“这位公公,这封信,请一定要在南烟出嫁之前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时常生病,经常就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容易今天想起来,可又不能在南烟成亲之前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烦请公公把这封信带进宫里,一定要亲手交给我那孙女儿。”

    图公公郑而重之的接过来,将信揣进了怀里,说道:“老夫人放心,这封信,咱家一定亲手交到司女官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喜荣堂,出去一看,时候也不早了,他便匆匆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刚刚走上一条长廊的时候,前面一个丫鬟突然拐弯,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唷!”

    图公公被撞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而那丫鬟手中的茶水,一下子泼到了图公公的身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