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620章 归宁·意外
    一个晚上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南烟这一夜也几乎没有睡着,即使迷迷糊糊的时候,脑海里翻腾的,也都是那些事。

    所以,第一道阳光照在她脸上的时候,她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才刚到辰时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又吃了一点东西,她直接带着冉小玉往御书房那边走。

    如果祝烽真的是在御书房过夜,那现在,应该还在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玉公公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小太监,拿着用过的热水和毛巾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,像是松了口气似得,微笑着道:“贵妃娘娘来啦!”

    声音有点大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,怕是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南烟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皇上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奴婢进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开开心心的转身往回走,刚走进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声音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玉公公又欢欢喜喜的转过身来:“贵妃娘娘,皇上有请。”

    南烟抿了一下唇,小心翼翼的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冉小玉,机智的留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的光线有些黯淡,南烟看到桌案上的烛台,冒着一点青烟,应该是刚刚才吹熄了蜡烛。

    真的忙了一个晚上?

    再看向坐在桌案后面,眼睛有些微微发红,透着憔悴的祝烽。

    他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南烟走进去的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昨天,两个人的那一场争吵,也许现在在他来看,就是自己的“无理取闹”。

    而一个嫔妃,跟皇帝面对面的争吵,这种事……

    是不是要自己跟他认错?

    可是,真的要跟他认错吗?

    南烟咬了咬下唇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昨天是自己误会了他,可有一些事情,南烟并不觉得是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她有些犹豫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有些沉默的,像是僵持一般的相对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祝烽开口——

    “马车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?”

    南烟有些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刚刚,看到他张嘴的时候,还以为他要跟自己算账,可是一开口,却是说这个。

    马车,是说让自己归宁省亲的事吧?

    看来,叶诤已经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昨天的事,他完全不提了吗?

    虽然心里明白,如果他要提的话,可能自己就要受罚了吧?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下,轻声道:“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烟看了他一会儿,有些垂头丧气的,又轻声道:“妾,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要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刚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身后又响起了祝烽阴沉沉的声音:“朕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她的心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回过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只见祝烽慢慢的站起身来,又慢慢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高大的身躯,就像山一样,靠近的时候,有一种强烈的被压迫的感觉。

    南烟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了她面前,祝烽低头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朕,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看着他——

    他,跟自己一起去?

    皇帝,陪着贵妃一起归宁省亲?

    有这样的吗?

    眼看着她睁大眼睛,傻傻的看着自己,祝烽的气息一沉,冷冷道:“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还有些迟疑,但还是乖乖的转身走了出去,而祝烽跟她并肩一路往外走去,不一会儿,就在宫门口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的,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冉小玉和叶诤,还有随行的护卫等人,自然都是坐在后面的马车里,或者骑马跟在两边,这样看上去一点也没有皇帝和贵妃出行的架势。

    不过,也好。

    如果外面热热闹闹的,也许反倒会让他们两个人,更尴尬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个宽大的车厢里,非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祝烽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之后,他就紧闭着双眼,抿着唇,端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好像没有自己这个人似得。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,南烟自然不敢轻易的开口。

    只能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,隔了一个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其实,在去御书房的路上,她的心里想了很多话想要跟他说,可是到了御书房,却被他冷漠的态度所阻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算只有两个人相处,她还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冷峻的面孔,南烟轻叹了口气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,祝烽又睁开眼。

    那双深邃的眼睛里,闪烁着一点平静的光芒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|

    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,终于到了司府门口。

    还没停下,就已经听到前方人声嘈杂。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她知道,贵妃和皇帝要驾临,宫中自然是先要派人过来通知,让人接驾的,现在司家上下,应该都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可是,怎么会如此吵闹?

    这,已经不是接驾,而是御前失仪了吧?

    他们就不怕祝烽生气,惩罚他们吗?

    这时,祝烽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,看了南烟一眼,正好马车停了下来,他也没说什么,便直接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南烟也跟上去。

    叶诤站在外面,扶着他们,刚一下马车,就看见顾亭春和司慕云站在大宅的门口,率领着家中众人对着他们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“草民拜见皇上,拜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听着他们的声音,好像有点慌张。

    祝烽站定,淡淡的一抬手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顾亭春好像两条腿还有点发软,差一点跌倒,幸好身边的司慕云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南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,顾亭春脸色惨白,一头冷汗,那样子,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。

    自己和祝烽来,只是归宁省亲而已。

    再说,自己已经表态,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了,怎么吓成这样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道:“母亲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亭春抬头看着她,慌乱的道:“贵妃娘娘,出大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