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639章 宰了他们!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南烟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与那尖叫一起出来的,还有她紧抱在怀中的那把短剑,她刷的一声抽出短剑,狠狠的朝着那只手砍去!

    顿时,鲜血流了出来,那只手一下子缩回到水中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还有更多的手从木筏的四周都伸了出来,抓住了冉小玉和叶诤的脚踝,用力的一拉,两个人猝不及防,全都被拉得跌倒,栽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就听见扑通扑通几声响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祝烽的面色沉凝,眼看着又有手从水里伸出来,抓向南烟,他飞快的冲过去一把将她护在怀中,另一只手抡起拳头,狠狠的朝着那只手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南烟听见了水底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那只手,硬生生的被打断了腕骨!

    这时,冉小玉和叶诤都跌倒了水里,不停的挣扎扑腾着,显然有人在拖着他们往水下拉,冉小玉似乎不太会水,被呛得拼命的挣扎咳嗽。

    叶诤一见此情形,用力的蹬掉了抓在脚上的一只手,奋力的朝冉小玉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抓住我!”

    冉小玉想要抓住他,但根本够不到,幸好这时,叶诤的手里还捏着刚刚那根竹竿。

    他抡起竹竿,重重的打在冉小玉身侧的两边,水花激起一人多高,也听到有人被打得惨叫,然后他将竹竿递到了冉小玉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抓紧!”

    冉小玉咳嗽着,一把抓住了那根竹竿。

    水面上这一刻已经完全开了花,祝烽一只手将南烟拦在怀中,另一只手紧握拳头,环顾着木筏的周围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他们突然感到木筏微微的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南烟瞪大双眼,看着祝烽,想要说什么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身侧,几只手攀住了木筏的边沿,然后用力的往上一掀——

    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整个木筏被他们掀翻倒扣在湖面上。

    南烟和祝烽一起跌倒了水中!

    冰冷的湖水一下子将两个人吞没,南烟猝不及防呛了水,一时间只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。

    而恍惚间,她看到水下无数的黑影在扇动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无数的手伸向她!

    但这时,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护着自己的手,用力的揽着自己的腰,往上拖。

    哗的一下,她钻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咳咳!”

    她用力的咳嗽了一阵,再回头,就看见水面上已经激战成了一片,有几个黑衣人不时的钻出水面,又没入水底,不停的跟他们交缠着。

    他们,并不熟识水性。

    而那些黑衣人,显然是非常精通水性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水中隐藏着,趁他们不备,突然窜起袭击。

    眼看着一个黑衣人忽的从水底蹿了出来,扑向他们,冉小玉抡起竹竿,大喊一声:“呀!”

    那竹竿带着水,狠狠的抡过去,一下子打到那个黑衣人的腰上。

    那人惨叫一声,扑通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好几个人相继窜起来,她和叶诤握着竹竿,不停挥舞。

    可是,没几下,两个人就已经累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在水中,抡起竹竿要比在平地上花费更多几倍的力气,再加上,水底还有人不时的突袭,抓住他们的脚就往下拖。

    这一边,南烟他们也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祝烽一只手始终紧抱着她不放,而另一只手攥紧拳头,只要那些黑衣人一蹿出来,他就立刻给与还击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南烟感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她分明看到他握紧拳头的那只手上,纱布里已经透出了鲜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是血!

    他那只手原本就受了伤,这个时候,肯定已经裂开了!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她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看着她,只见南烟双手抓紧了那把短剑,咬着牙道: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,南烟能看到自己,一定会觉得滑稽。

    她全身湿透,头发也湿漉漉的耷拉在脸上,比起那些突然蹿出的,幽灵一般的黑衣人,她更像一个女鬼,两只手紧握着一把短剑,一边说话,手还一边抖。

    可是祝烽看着她,却一点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反倒,心跳都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黑影猛地从他们身后蹿了出来,祝烽看也不看,一个肘击,将那黑衣人击落到水中。

    南烟握着短剑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你要来吗?”

    南烟已经吓得满身冷汗,却还是咬着牙,用力的点头。

    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游移到了她的身后,胸膛贴在了她的后背上,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,而那只已经将纱布染得鲜红的手,握住了南烟抓紧短剑的手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道。

    南烟微微的战栗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听到两边哗啦的水响,有人冲着他们扑了过来,祝烽抓紧她的手,沉声道:“刺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手臂几乎同时用力。

    一剑点在了一个人的胸膛上,立刻又挥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鲜血,在他们眼前绽开了花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受伤,惨叫着往后退,却不敢再钻入水中。

    祝烽大声道:“叶诤!”

    叶诤一听,立刻转过身来,抡起竹竿重重的打在那两个人的脑侧。

    顿时,两个人就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那些黑衣人也被彻底的激怒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再隐藏在水底突袭,而是纷纷的钻出了水面,从四面八方开始包围他们,这才看清,这些黑衣人的人数不少,至少有十来个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将他们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而那些人,手中也都拔出了武器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白天的那些护卫和船工,都是他们掳走的,正如祝烽的猜测,他们晚上又来?

    到底,为什么呢?

    南烟紧张得牙齿都在打着磕。

    她不怕别的,但,现在祝烽明显已经受伤了!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要来硬的,会不会伤了祝烽的性命?

    他可是皇帝,身系的不止他自己一身一体,也不止是她司南烟,还有整个炎国的天下!

    南烟的心,都要跳出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她感到祝烽的手也在微微的收紧,掌心的鲜血,几乎已经浸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但那些黑衣人接连吃亏,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神情,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恶狠狠的道:“宰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这些黑衣人立刻便要扑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遥远的湖面上,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