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647章 真心相爱,不顾一切?
    南烟一个人慢慢的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等他们开口,这个时候,知情识趣的人,也不应该等人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没有下山。

    毕竟,和祝烽一起来的人是她,两个人也应该一起回去才是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朝着山顶的另一边走去,因为山上云雾遮蔽,很快就已经看不清身后那些高耸的石碑,还有那两个人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些冷。

    雾气萦绕在身边,很快就把衣角都弄得有些湿润了,头发上也沾染上了一些清露。

    再走下去,就更冷了。

    她索性找到一块大石头,乖乖的坐下,看着眼前的风景。

    这一边的雾气要小一点,甚至能看到山脚下清澈的湖水,水中倒影着绿树青山,格外的静美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美景,她也没有多少心思去欣赏。

    回头,已经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其实,那个时候跟祝烽争执的时候,她说是嫉妒,但其实,真正细究起来,她的感觉,也并不完全是嫉妒。

    凡是女人,几乎没有不被秦若澜那惊世美貌所动的。

    但,容颜又如何?

    终有一天,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渐渐的淡去,以色侍人,终难长久。

    她也不认为秦若澜是个以色侍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更不认为,祝烽会是一个沉溺美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在乎的,是他们两,有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,是她不知道的过去。

    就像刚刚,他们两之间的对话,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懂,虽然自己就站在他们的身边,却始终有一种没有办法插入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,才是让她心里难受的原因。

    祝烽对后宫的女人,从许妙音到新晴,从夏云汀到吴菀,爱恨都很分明,南烟能一眼就看懂。

    唯有这个秦若澜。

    她看不懂。

    他的厌恶和冷漠,到底源头是什么?

    仅仅是厌恶和冷漠,而已吗?

    刚刚,秦若澜已经承认,她的父亲就是曾经的太子,也就是祝烽的大哥的师傅,通俗一点来说,他们,应该算是太子的势力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按照常理,秦若澜,不是应该嫁给太子,加深这一段关系才对吗?

    她,为什么会嫁给祝烽的?

    双方是对立的关系,她却嫁给了祝烽,是带着目的?

    还是,真心相爱,不顾一切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南烟的心口微微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他们,是真的相爱吗?

    如果,祝烽是爱着她的,那,他对自己……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?

    南烟伸手捂着胸口,感觉到呼吸都有些沉重,她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勉强让自己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伸手撑着身下湿冷的石头,慢慢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一片,已经离刚刚的石碑很远了,几乎已经是荒草丛生。

    可南烟还是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好像,想要离他们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走到了山边的一棵大树前,扶着树干站着,看着下面广阔的水域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别想他们了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晃了晃自己的脑子,试图用别的思绪来将那让她有些痛楚的念头赶出脑子。

    这时,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——

    老祖母,她为什么要来这里?

    这件事,她还一直没有想通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祝烽所说,那些倓国人改变自己原定的路线,折到这里,是因为受到了老祖母的影响,那她跟这里,到底有什么渊源呢?

    难道,她会认识这里的水匪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老祖母一直深居简出,她怎么会跟这里的水匪有关系?

    又或者——

    是大伯?

    这里,是有什么线索,关于大伯的?

    那些人倓国人,又为什么愿意放弃原定的计划,跑到这里来?难道这里,有什么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吗?

    南烟越想,心里越沉。

    就在她凝神深思的时候,突然,身后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她吓得整个人都差一点跳起来,急忙回过头,只见一人多高的荒草在眼前随风晃悠。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:“谁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应她。

    只有风吹着草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那声音,越来越近,更让她不安,她瞪大了眼睛,下意识的伸手摸出了怀里的那把短剑:“是谁?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响起了祝烽的声音:“南烟!”

    就听一阵沙沙的响声,那荒草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下面,钻出了一只小白兔。

    南烟大大的松了口气,才发现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,指着那一蹦一跳的小兔子道:“吓死本宫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信不信本宫把你捉回去红烧了!”

    那小兔子三瓣嘴动了动,也不看她,撅着小尾巴又蹦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,祝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:“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不太想说话,但又不能不说。

    她不想因为一个宁妃,让两个人又开始争吵,自己的情绪被别人的出现所左右,也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只轻声道:“我,妾又没处可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半晌,只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南烟也看了看他,还是乖乖的伸手过去,牵住了他的手,祝烽带着她往回走,等到下了山,才看到宁妃已经站在岸边等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两牵着手走过来,她的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将脸,偏向一边。

    这里停了两个竹筏,一个是之前上善师带着他们来的那一个,还有一个是宁妃坐着过来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自然还是按照来的时候的坐法。

    南烟已然和祝烽并肩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,她能明显的感觉到,祝烽的眉头比之前皱得更紧了一些,眼神中,也透出了几分凝重和狠戾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个人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就回到了之前的那座岛,一行人上了山,等到了皇陵观,刚好申时。

    一大早就去了皇祖陵,他们还没吃午饭呢。

    南烟正准备让上善师他们准备午饭,自己和祝烽去吃饭,但祝烽已经转头对她说道:“南烟,你先回房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愣了一下:“皇上,你呢?”

    祝烽还没说话,旁边的秦若澜平静的说道:“皇上跟妾,还有些事要说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