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675章 不能跌份儿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祝烽低沉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怒吼,但那低沉的声音中所隐隐含着的怒意,叶诤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,早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急忙说道:“皇上,消息是微臣刚到北平的时候,就已经让人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的眼线也不是完全自由的。至少,也要有一段时间让他们反应,然后再传消息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听见“哐啷”一声响,祝烽一把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些陶瓷器皿,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叶诤立刻闭紧了嘴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如果再说话,只怕自己就要成为这头喷火龙的靶子了。

    他皱紧了眉头站在一边,脚下满是狼藉。

    祝烽两只手撑在书桌上,不断的喘着粗气,如同火焰一般的温度几乎要将他自己都灼伤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,也紧紧的绷着。

    好像一把拉到了极限的弓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好像所有的事,都在挑战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南烟,被掳走,甚至,就在他的眼前,被倓国皇帝带走。

    他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他竟然也有这么一天!

    两只拳头用力的握紧,狠狠的捶在了桌面上,几乎将整张桌子都打得震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诤站在旁边,看到他这样,脑子里不停的思索着,应该如何让他冷静下来,可是看这个样子,他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,司南烟在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只这样一想,他就苦笑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为了司南烟,才这样的吗?

    还有那个宁妃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叶诤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点苦笑,也难怪,祝烽会发那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传来了守卫的声音,仿佛正在对外面的人说话,应该也是知道祝烽在里面发脾气,所以声音压得很低:“宁妃娘娘,您就别为难小的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正在生气呢?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秦若澜,身后还跟着神情有些混沌的佟玉华。

    平静的说道:“不是我要见皇上,而是贵妃娘娘的祖母,要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,通传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皇上生气,一切由我来承担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护卫还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一边,是皇上不想见的宁妃;一边,又是贵妃娘娘的祖母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太为难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了,秦若澜抬头一看,是祝烽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跪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也对着祝烽道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却好像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只直接走到了佟玉华的面前,俯身道:“老夫人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佟玉华看着他,整个人还有些懵懂,只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袖子:“我孙女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一旁的叶诤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她醒来开始,这个不甚清醒的老人家就一直在不停的寻找她的孙女儿。

    整个燕王府,所有的人,都被她问过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听到了祝烽咬牙的声音,正担心他要压抑不住自己的火气,但下一刻,就听见祝烽开口,声音甚至还有些平静,道:“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,会把她找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简洁却有力,平时别的人说很多安慰的话,佟玉华似乎都听不进去,但他的话,佟玉华好像听懂了。

    轻轻的点了点头:“那,你一定要说到做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,你是疼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孙女儿,从小就苦,别再让她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的气息都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,他说道:“朕,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起身来,对着叶诤做了个手势,叶诤这才走过来,扶着不停絮絮叨叨的佟玉华,将她带走了。

    祝烽看着她的背影,过了好一会儿,才无声的转过身去,回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而秦若澜,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弯下腰,伸手要去捡,可是还没碰到,就听见头顶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纤纤玉指,在碰到茶杯的碎片的一瞬间,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立刻,柔嫩的肌肤被刺破。

    鲜血凝结成了一个血珠。

    秦若澜痛得心口都微微的抽搐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,看向祝烽:“皇上,就那么厌恶妾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为何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了百了呢?”

    祝烽两只手撑在桌案上,平时他做这个动作,有一种雄视天下的倨傲,但此刻,却像是在用两只手,支撑着自己。

    半晌,他慢慢的说道:“你以为,朕不想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秦若澜的指尖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慢慢的站起身来,落寞的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祝烽抬头,看着她的背影,目光中复杂的神情,仿佛要将他绞缠到窒息。

    |

    祝烽现在,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南烟坐在窗前,看着暮色降临,远处晦暗的天空,心里暗暗的想着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想,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宁妃秦若澜,那张绝美的脸上清冷的表情,好像也快成了她的噩梦了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闭上眼睛,甩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想要把她,和她说过的话,都甩出脑海里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传来了两个前来服侍自己的侍女的声音:“司贵妃,为你接风的晚宴快要开始了,奴婢们为你梳妆打扮吧。”

    南烟睁开眼,又往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远处的宫殿,已经灯火通明,隐隐的能听到一些人声,看来,酒宴真的快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去洗了个脸,然后坐到梳妆台前,让两个侍女给自己化妆梳头。

    虽然是被抓来的,但,她还是代表了炎国。

    不能跌份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梳妆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对着铜镜中她感叹道:“贵妃娘娘真是国色天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美。”

    南烟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虽然,她极力的让自己不要跌份儿,但自己容貌是如何,自己心里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“闭眼吹”,实在不必。

    穿上了一条华丽的长裙,确认自己没有什么失仪之处,便走到了摆设酒宴的那个大殿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南烟刚一出现,就有司仪官唱诵道:“炎国贵妃,司南烟到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