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681章 真是个痴人
    “塔娜公主的驸马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转头看向蒙克。

    蒙克轻轻的点了点头,道:“听说他很小就在军中,后来就在朝中领兵,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被祖父看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说,原本是要召他为驸马的。但是后来——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南烟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后来,塔娜公主失踪了,这件事,自然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可是,从刚刚那位满都大人特地走到她面前询问,和他那凝重的神情来看,南烟感觉到,也许对于有些人来说,那件事,并没有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南烟迟疑了一下,道:“那他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又有点不好再问似得。

    倒是蒙克,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,平静的说道:“满都大人,至今孤身一人,没有娶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的倒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竟然孤身至今。

    难道,他的心里,还一直挂念着塔娜公主吗?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会儿,轻叹了一声,道:“真是个痴人。”

    蒙克没有说话,不一会儿,他们就走到了那座宫殿的门口,蒙克将她送进房间,然后道:“今晚已经很累了,贵妃就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自己进到了房间里,两个侍女也将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蒙克站在门外,却是停留了一会儿,那双细长的眼睛看着窗户上映出的纤纤人影,过了好一会儿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南烟洗漱一番之后,便上了床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清冷的月光,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其实,比起在金陵的经历,今天的事,都算不上什么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关于自己的身世,哪怕不惊心动魄,但任何一点小小的事情,都可能影响自己的下半生。

    她有些惴惴不安,但同时,内心也有一点期盼。

    人在世上,有三个永恒的疑惑。

    自己从何处来,自己是什么人,自己要到何处去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弄明白过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被人叫做“野种”,她不是没有想过去弄清自己的身世,去找到自己的母亲,可总是有太多的阻碍,让自己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可能真的能弄清自己的来处。

    能明白,到底谁是自己的母亲了。

    也许,再等一阵子,等到蒙克说的那个巫师回来,一切,就能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枕头上,喃喃的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切都真相大白,我,还能回到你的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里,还有我吗?”

    南烟在半梦半醒中煎熬着,而陪着她的,是大半个库伦城中的人。

    蒙克公布的关于她的身世的猜测,也让很多人彻夜不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有一些人红着眼睛就跑到了北蠡王的府上。

    自然,是在商议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毕竟,塔娜公主的女儿一旦出现,就可能预示着,玉玺的线索出现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线索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将军模样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大王,咱们这一次可不能再错失良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,那个女人的身上,真的有玉玺的线索——”

    旁边立刻有人道:“是啊,不能让别人抢占先机啊!”

    这个“别人”是指谁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瞒着所有的人,南蠡王又一次去了炎国,而且,还去了不短的时间,没想到这一次,他竟然带回来了塔娜公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另一个大臣道:“大王,之前咱们散布的消息,说谁能得到玉玺,谁就是倓国的王——不能搬起石头,砸了自己的脚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阿希格的眼睛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人暗暗道:“是啊,万一让他们找到,咱们就再无话可说了。”

    阿希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狠狠的一拳砸向桌面。

    顿时,上面的杯盏都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另一个谋臣牧仁想了想,轻声道:“大王,国师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国师”两个字,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阿希格原本发红的眼睛,这个时候慢慢的恢复了一点平静,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他说——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等什么?

    阿希格又道:“等巫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巫师回来?”牧仁深吸了一口气:“国师的意思,也是要先弄清楚那个女人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阿希格点头道:“如果不弄清她的身份,杀了她,也是白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弄清了呢?”

    “弄清了,那可就有意思了,”阿希格说到这里,脸上闪过了一丝狞笑:“炎国皇帝的贵妃,又是我国公主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就算我们不搅,这潭水,也够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我们再一出手——”

    牧仁立刻道:“大王要出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阿希格冷冷道:“你们不是也说了吗,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块石头,我还是要握到自己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慢慢的,捏紧拳头:“玉玺……”

    |

    两天后,一匹疾驰的快马停在了燕王府的门口。

    叶诤从马背上翻身下来,还没站稳,就急匆匆的往里走去,一路上,大家都噤若寒蝉,纷纷给他让路。

    这几天,皇帝的暴脾气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大家都期望着,叶大人能带回来一点好消息。

    把大家从高压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叶诤一直走到了书房,看到祝烽坐在椅子里,彻夜没睡的他,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更红了一些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叶诤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卷,展开道:“贵妃娘娘在倓国的情况,已经传回来了。信上说,她被安置在了库伦城的皇宫当中,倒是受到了很好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一听,口气稍微的缓和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,没有受委屈。

    这就好。

    叶诤看着纸卷,接着说道:“两天前的晚上,倓国新帝蒙克举办了一场酒宴,宴请贵妃。皇上,贵妃自称出使倓国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祝烽的气息更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丫头……

    倒是聪明。

    她被掳走,这件事对炎国,也是一件大扫颜面的事。

    但,她自称出使,就顾全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叶诤往下看了一眼,脸色突然发白了。

    祝烽看向他:“嗯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