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之前曾经骑过马,但,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骑手。

    毕竟,熟练的骑手需要有马匹给她练习,需要宽大的场地才能在马背上飞驰,这一切,她几乎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骑在马背上的时候,她很紧张,握紧缰绳夹紧了马肚子,丝毫不敢动弹,弄得座下的骏马也焦躁的打着响鼻。

    蒙克在一旁耐心的说道:“你不用太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骑马的时候,要体会马的韵律。”

    “马也有韵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他微笑着说道:“马的呼吸,动作,每一次奔跑,都是有韵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找到它的韵律,你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骑手。”

    南烟听到他这么说,试着放松下来,感受座下的马匹,的确,能感觉到它矫健的肌肉随着呼吸而一起一伏,抚摸它修长的脖子,能感觉到皮毛下面所蕴含的,饱满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蒙克道:“你先试着,让它走一走,熟悉了韵律之后,再试着跑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点头,便抖动了一下手中的缰绳,座下的马立刻抬腿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倒是走匀速而平稳。

    很快,南烟就找到了那种与它相合的韵律。

    蒙克道:“试着跑起来。”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握紧了缰绳,再一抖:“驾!”

    座下的马,原本就是一匹骏马,一听到命令,立刻撒开四蹄,朝前飞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烟猝不及防,往后仰倒了一下,但立刻就稳住了身形,两只脚踩在马镫上,俯身向前,随着马匹的每一次飞奔,调动身体。

    很快,也合上了这样的韵律。

    她跟马,几乎是相合无间的,很快就绕着马场跑了很长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风,带着青草的气息吹拂过脸颊,带来舒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被劫到倓国来,很长时间,她没有开心的笑过了。

    蒙克在后面,看到她的样子,也笑着说道:“好了,你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扬声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可是,当她想要勒紧缰绳让马停下的时候,却发现,这匹马有些不听使唤的摇晃了一下头,不但没有停下,反倒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南烟顿时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马的速度一快,她坐在马背上就感到一阵颠簸。

    她更加用力的想要勒紧缰绳,可是,一阵剧烈的颠簸之后,她的脚一下子从马镫上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她吓得低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骑马的时候,如果两脚不能踏着马镫,整个人就像是悬空的,很难在马背上控制平衡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往后仰倒。

    两只手用力的抓紧了缰绳,才没有跌下去,可是这一下,却反倒像是激怒了座下的这匹马,它发出了一声兴奋的长嘶,撒开蹄子飞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南烟慌了,身子在马背上前后摇晃,甚至握紧缰绳也没有办法稳住身形,她急的一下子抱住了马脖子。

    “南烟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蒙克也看出了她的不对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抱住了马脖子,蒙克立刻翻身上马,策马飞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烟座下的马越跑越快,而且不停的晃着头,好几次都差一点将她摔下去,南烟听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,这个时候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南烟!”

    蒙克的声音在风中传来,南烟回头一看,他正策马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南烟吓得大喊:“蒙克,快帮帮我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慌!”

    蒙克一边说,一边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鞭子,他的马也跑得很快,顷刻间,已经跟南烟的马平行。

    蒙克一只手握着自己的缰绳,另一只手试探着想要来抓她。

    可是,根本够不到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两匹马撞上,他们之间还是有一段安全的距离,只一个人的手臂,完全没有办法伸过去。

    南烟已经吓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这时,蒙克皱着眉头,一边尽量的策马跟她平行,一边说道:“南烟,把你的缰绳给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缰绳给我!我帮你控住这匹马!”

    南烟一下子慌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两只手紧紧的抱着马脖子,才能勉强不被摔下马背,如果一只手把缰绳递给他,恐怕他还没接过去,自己就被摔下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正犹豫,蒙克道:“快,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看到他看着前面,目光中透出了一丝恐惧,南烟抬头一看,才发现,前面出现了一道河沟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咬了咬牙,一只手用力的环住了马脖子,另一只手摸索到缰绳,试探着递给蒙克。

    第一次,两个人的手差一点就擦过了。

    南烟也几乎被晃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吓得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蒙克道:“别急,慢慢来!”

    南烟咬了咬牙,转头看着他伸过来的那只手,尽力的将身子倾过去,一下子把缰绳塞到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蒙克一下子抓紧了缰绳,用力的往后一拉——

    南烟座下的马发出了一声长嘶。

    几乎人立而起。

    南烟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倒了过来,差一点就摔倒下去,她只能用尽全身力气,抱紧了马脖子。

    那匹马又愤怒,又不舒服,拼命的晃着脑袋挣扎着,而蒙克抓紧了缰绳,一丝一毫都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成了一人一马的僵持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那匹马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蒙克长松了一口气,抬起头来看向紧紧抱着马脖子,闭紧双眼的南烟:“你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安全,南烟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?”

    眼前,是蒙克带着笑意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对着她点了点头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只觉得一身冷汗,这个时候风一吹过来,彻骨的凉。

    她刚打了个寒颤,后面的侍卫已经骑着马冲了过来,急忙护着他们两下了马背。

    蒙克看着心有余悸的南烟,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这话,应该我问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看着蒙克的手,虎口因为抓紧缰绳的缘故,被硬生生的勒得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把他的袖子都染红了!

    周围的侍卫也吓坏了:“皇上!”

    蒙克淡淡一笑:“皮外伤,没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整个人突然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